• 第十七章 走进岳母家

    更新时间:2018-09-27 21:22:24本章字数:3276字

    一天的工作忙完了,回到乡政府就是晚上8点多了,天空里没有一颗星星,到处黑鸦鸦的。段梦飞不能回县城,只好住在乡政府。他想,农民真的好辛苦,好可怜!自己每月拿国家工资,不愁吃不愁穿。而且,无论是在枫林乡,还是在县城,没有哪个女人比柳燕漂亮。有工作有美女,此生真的好幸运!

    晚上,乡政府空空如也,像一座庙。他不喜欢去同事家串门,不喜欢跟同事打牌,不喜欢跟同事们到外面去凑热闹,有些独来独往。平常看电视,看报纸,练练少林拳,累了就洗澡睡觉。然而,脑海里总是浮现柳燕的影子。现在离柳燕出院的日子只有一星期了,他盼着时光快快过去,那一天快快到来,他就能去接柳燕,就能见到心爱的人。

    到了柳燕出院的那天早晨,段梦飞只好豁出去了,第一次向王部长说好话,求他帮忙批假。王部长勉强批准了他一天假,段梦飞高兴得什么似的,连连道谢。

    柳燕办完了出院手续,和母亲站在医院门口等待。段梦飞说好9点来接的,可是现在已经9点30分了,还不见他来。柳燕的母亲说:“小段工作很忙,可能来不成了。我们就这么一点行李,提得动,我们走吧。”

    柳燕不想走,说道:“再等5分钟吧。如果他还不来,我们就不等他了。”

    可是,5分钟过去了,还未见段梦飞的影子。柳燕的母亲不耐烦了,就拉着柳燕走。柳燕不情愿地跟着母亲走。她们刚走出十几步,远远听到有人在后面喊。回头看时,段梦飞满头大汗地朝她们跑来。

    段梦飞为自己的迟到感到内疚,红着脸叫了一声:“阿姨!对不起,路上堵车,我来迟了。”

    柳燕的母亲笑着说:“没关系,没关系。今天中午柳叔叔要亲自掌厨,请你吃饭。”

    段梦飞说:“太客气了,谢谢。”

    段梦飞高兴地接过她们手中的被子和铁桶,与她们一起回家。

    柳燕家在轻工业局的家属楼的三楼。段梦飞走进屋内,朝屋内看了看,这是二室一厅的套间,虽然没有什么豪华摆设,可是室内一切井井有条,一丝不染,给人一种非常清雅的感觉。段梦飞很高兴,拘谨地坐在客厅沙发上。柳燕的母亲满脸笑容,又是泡茶,又是洗水果,在客厅和厨房间来回走动。不久,茶几上摆了一盘苹果、一盘杨梅、一盘香喷喷的花生、两杯绿茶。柳燕的母亲笑嘻嘻地说:“小段,你别客气,把这里当成自己家,随便吃。”

    段梦飞感觉柳燕的母亲非常客气了,紧张的心情放松了。

    柳燕的母亲与段梦飞聊了一些家常话,就出门买菜了。段梦飞和柳燕坐在客厅里,相望一笑,不知道干什么。沉默良久,段梦飞说:“你的卧室在哪一间?”

    柳燕手指一间房,笑着说:“那一间。”

    段梦飞说:“我看看。”

    柳燕说:“我的房间不许男士进入。”

    段梦飞狡黠地笑说:“我不是男士,我是男朋友。”

    柳燕吃吃地笑了,带着段梦飞走进卧室。

    这是柳燕的闺房,床头墙壁上贴着一张清纯美女的挂历画,两边挂着一个毛茸茸的白熊猫。窗台上挂着一串紫风铃,兰丝绒的窗帘拉在两边。玻璃书柜里整齐地摆着每一个读书阶段的书籍。书桌玻璃台板下,放着每一个学习阶段的毕业照,有一张是柳燕中学时代的剧照。

    段梦飞看着书桌玻璃台板下面的照片,一一辨认,觉得柳燕从小学、初中、高中、中专每一个阶段都是班花校花。看完照片,段梦飞把绿茶一咕噜喝下去,出神地望着柳燕。柳燕也望着他,满眼的兴奋。段梦飞慢慢地把她身体移过来,搂着她的肩膀。柳燕就势倒在他的怀里,吊着他的脖颈。段梦飞激动地看着她黑葡萄一样的眼球,鸡蛋清一样的眼白,轻轻地吻着她长长的睫毛,泛红的双颊。段梦飞还含着一颗鲜红的杨梅,递到她嘴边。柳燕笑着张嘴含住杨梅,挥手拍了一下段梦飞的肩膀,娇滴滴地说:“你真坏!”

    段梦飞嘻嘻地笑。

    一会儿,段梦飞想起自己酝酿多时的计划来:“乡政府正在抓计划生育,不准请假,我磨破了嘴皮才请了一天假,限定我明早8点30分必须赶到乡政府,可是最早的汽车也要9点才到达,我明天会迟到的。”

    “这可怎么办?”

    “我想买一辆自行车,明早7点就出发,8点半赶到乡政府。现在,乡政府的半边户都是骑单车上下班。”

    柳燕吃惊地说:“20公里的路,你能骑呀!” 

    段梦飞很自信地说:“肯定能!我以前晨跑都能跑10多公里啦!要是有了自行车,就可以每天下班骑回来,清早骑回去。这样既锻炼了身体,又节约了车费,一举两得。”

    “好呀,那买一辆。”

    段梦飞恨不得马上骑上自行车,就说:“离吃饭还早,我们现在去买。”

    柳燕站了起来,拿出一个漂亮的坤包,说道:“走吧。”

    两人向县城最繁华的商业区走去。段梦飞发现县城一天一个样,新开的店门也越来越多,大部分临街的机关办公楼的第一层也改成了门面,各门店比赛似地搞装饰摆阔气。流行歌曲和广告词满街飞扬,吆喝声也此起彼伏。街道两边的人行道上摆满了五颜六色的百货摊,整个街道像个万花筒。

    不知不觉一路看过去,来到一家中心商场。这里各种款式的自行车上挂着红色价格纸,整齐地排着,像翘首以待,接受皇帝青睐的妃子。柳燕说:“梦飞,你喜欢哪种就买哪种。”

    段梦飞左选右选,终于选中了一辆载重的凰凤牌自行车。

    柳燕抢先付了款。段梦飞兴高采烈地推着崭新的自行车出了商场,就骑上车,叫柳燕坐上后座来。柳燕从没有搭过自行车,很害怕,不敢坐上来,说道:“你慢慢骑,我跟着走。”

    段梦飞不同意,停下来,非要她坐到自行车的横梁上。柳燕红着脸侧身坐上去。段梦飞欢快地骑起来。

    柳燕的母亲进门后发现客厅里没有人,以为他们在卧室里,喊了几声没有应,吃了一惊。柳燕的母样推门一看,哪里有人影!柳燕的母亲想,这两个冤家到哪里去了?怎么不打招呼就走了?莫非他们有什么紧要事?她放心不下,打电话到财政所,可是财政所的人说柳燕没有来。她坐在沙发上犯难了,他们到底去哪了?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楼梯上传来。柳燕的母亲一下就高兴了,打开房门,见他们回来了,笑着问:“你们去哪了?”

    柳燕得意地说:“刚才到商场买了一辆自行车。梦飞说每天下班后骑车回来,清早骑车回去。”

    “哦,这么远的路可要注意安全哟!”

    段梦飞连连说:“我会的,我会的。”

    不久,柳燕的父亲柳新生回来了。段梦飞赶忙站起来,紧张地说:“柳叔好!”

    柳燕的父亲打量了段梦飞一眼,客套地说:“好好,坐吧。”

    段梦飞第一次见到未来的岳父,心里面七上八下,不知说什么。

    柳燕的母亲在厨房做饭,听到柳燕的父亲回来了,在厨房里喊:“柳条,你快来。”

    柳燕的父亲站起来,对段梦飞说:“我去厨房帮忙,回头再聊。”

    柳燕打开电视机,选了一个电视剧看了起来。段梦飞眼睛望着电视,却无意看电视剧,琢磨着未来岳父的心思。

    一个小时后,香喷喷的饭菜端上餐桌。柳燕的母亲叫大家就坐。段梦飞坐在柳燕的旁边。四人坐下后,柳燕的父亲说:“小段,听燕子说你们谈了两年了,相互都了解,我们都很高兴。以后,你就把这里当自己家。”

    段梦飞感觉他的话似初春的阳光照进心里,激动地说:“好,谢谢柳叔。”

    柳燕听到父亲这么说,就知道父亲同意了,插话说:“应该叫爸了。”

    段梦飞不好意思,犹豫着。柳燕拍了一下他的大腿,说:“叫爸妈啊!”

    段梦飞绯红了脸,对着未来的岳父和岳母轻声喊道:“爸!妈!”

    “哎!”柳燕的父亲和母亲开心地应着。三人的脸上同时绽开了甜蜜的笑容。

    吃过饭,午睡的时候,柳燕带着段梦飞到她的闺房里。母亲将她喊出来,悄悄地提醒:“你们还没有登记,别人会说闲话的。”

    柳燕的脸红得像一个大苹果,轻声说:“可是,没有别的床铺了。”

    柳燕的母亲说:“去招待所开一个房间吧。”

    柳燕说:“去招待所麻烦,我们在医院就睡一个床上。”

    柳燕的母亲犹豫着。

    “妈,放心吧。他对我非常好的。我让他睡地铺。”

    柳燕的母亲没有做声,算是默认。

    柳燕从衣柜里翻出一床竹席、一床毛毯、一个枕头,笑着说:“梦飞,委屈你睡地铺。”

    段梦飞往柳燕的床铺望去,柳燕的床铺上是雪白的床单,雪白的被套,被子中间还有几朵金黄的菊花,灿烂地开放,其中一朵菊花含苞待放,花瓣渴望着向外伸展,一展她蕴藏已久的艳丽和娇媚,非常地迷人。段梦飞对柳燕的床铺十分向往,叫他睡地铺心里不乐意,却微笑着说:“没什么的,这样也好。”

    柳燕在医院习惯和衣而睡,此时也不例外。段梦飞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道:“在家里了,外衣都不脱。”

    柳燕笑了笑,说道:“你别管我,你快睡吧。”

    段梦飞脱了外衣睡在地铺上,眼望着柳燕。柳燕飞快地脱了外衣,穿着三点式内衣钻进被窝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