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情人桥

    更新时间:2018-10-07 19:30:06本章字数:2965字

    情人桥比去年还热闹,朦胧的月色下,桥两边是白白的衬衫,花花的裙子,少男少女相搂而立。年轻夫妻还抱着小孩来了,想必是重温昨日的美梦。

    段梦飞和柳燕走下桥去。借着吸烟时烟头发出的红光,看到了几对情人或坐在桥墩上,或坐在草地上。有一对情人搂抱地坐着,嘴唇贴到了一起。还有一个女孩躺在男孩的腿上,外衣披开,胸前白白的显眼。男孩的手在她的胸前游移。女孩见到有人来,赶紧将外衣盖住胸脯。柳燕催促段梦飞快走。段梦飞轻笑一声,向老地方快步走去。

    柳燕从坤包里取出报纸,铺在草地上,坐了上去。她撕开那包夹心巧克力,取出一颗剥开纸,塞进段梦飞的口里。段梦飞抱住她的头,将嘴唇外面的另一半巧克力送进她的嘴里。巧克力在四片嘴唇中一点点融化,甜蜜而欢快地流进心田。

    柳燕开心极了,又剥了一颗巧克力,口含着送进他的口里。等巧克力融化了,段梦飞搂着她狂吻起来。她被轻轻地放倒在草地的报纸上,外衣扣子解开,白白的胸脯忽隐忽现。

    段梦飞满足了一阵美妙的快感后,就坐了起来。柳燕也坐了起来,偎依在他的怀里,静静地看着银灰色的河面。这是一个宁静优美的两人世界,青蛙鼓动着腮帮在伴奏,蝉鸟鸣叫着在为他们歌唱。朦胧的月亮为他们镀上一层淡淡的荧光。

    柳燕突然问:“咦,你以前说哥哥在县城里工作,是不是?”

    “是的,我哥在县建筑公司工作。上次回家的时候,他们听妈和妹说起你后,非常地高兴,还怪我一直瞒着,也不带你去他们家玩呢!”

    “妈和妹是怎么说我的?”

    “妈说你聪明贤惠,妹说你是一个大美人!”

    柳燕笑了:“你满嘴巧克力。”

    段梦飞哈哈大笑起来。

    沉默片刻,柳燕问:“你哥是一个经理吧。”

    “是一个项目经理,其实是一个包头,我哥以前承包过枫林乡小学。”

    “那赚了不少吧。”

    “听哥说,没赚多少钱。收钱的部门太多,开支太大。”

    “你哥熟人多,叫他想办法把你调到县城来。”

    段梦飞想,现在别说是调到县城来,粮站不开除我就阿弥陀佛了,嘴上却说:“我下次跟哥说说。”

    这天下班后,段梦飞还特意请了两天假。他以前骑车去县城总是匆匆忙忙的,没有注意晚霞竟是如此的美丽和浪漫。天边一个通体透明的火球,正挂在远处的山尖上,炫耀她的万丈光焰,欲向山峰扑来。山峰终究抗不住她的淫威,染成了火红的一片。天边几条长河也难逃此劫,纷纷被染上血红,橙红,金红,蓝红。唯有高空中还有一片纯洁的地方,是一片蔚蓝。段梦飞无比兴奋和快乐,竟哼起流行歌曲来。

    母亲见他们回来了,高兴地说:“来得正好!下午买了一只乌鸡,盼着你们回来吃的,果然就回来了!”

    柳燕和段梦飞哈哈大笑。

    笑过后,柳燕说:“爸爸不在家,妈妈不会杀鸡的,你去杀吧。”

    段梦飞领命而去。他把鸡的喉咙下面拔掉毛,捏着鸡喉咙,反转鸡头,就是一刀。鸡被倒立后,鲜血直流。

    柳燕害怕,马上走开。等鸡在地上不动了,柳燕端来一盆滚烫的开水,跟段梦飞一起拔鸡毛。段梦飞看见她蹲着,把裙边弄脏了,叫她去休息。她不愿离去,只是移了半步,呆在一边看着他。

    开饭的时候,餐桌上摆了一碗补药炖鸡,一碗红烧鱼,一碗青椒炒肉,一碗小白菜。母亲问道:“小段,你喝白酒还是药酒?”

    柳燕插话说:“白酒度数太高,就喝药酒吧,我尝过,很好喝的。”

    段梦飞点头说:“好,喝药酒。”

    母亲提来了一个红色的玻璃瓶。

    柳燕飞快地给段梦飞倒了一大杯红色的药酒。段梦飞说:“这么多啊!”

    柳燕笑着说:“覆水难收,不能倒回。”

    段梦飞朝柳燕笑说:“那你再拿两个小杯来,你跟妈也喝一点。”

    柳燕高兴地照办。

    母亲夹了一只鸡腿到段梦飞的碗里,说道:“乡政府没什么吃的,多吃点。”

    段梦飞又把鸡腿回夹到母亲的碗里,笑着说:“妈吃,我喜欢吃鸡头和鸡爪。”

    母亲推让说:“这怎么行?我是特意为你准备的。”

    “妈,乡政府没有鸡吃,可是村干部家有鸡吃的。村干部对乡干部很好。”

    母亲说:“你们经常下乡吗?”

    “是的。”

    段梦飞又把另一只鸡腿夹到柳燕的碗里。柳燕接过后,夹了一只鸡翅到他的碗里,命令说:“你非吃不可!”

    段梦飞只好笑纳。

    母亲说:“小段,你经常下乡,风吹雨淋的,千万注意带好雨伞,带好衣服,别着凉。”

    “谢谢妈,我知道了。”

    晚上,父亲出差在外。段梦飞、柳燕和母亲坐在客厅里看一部国产电视连续剧《渴望》,看到动情处,母亲含着泪花说:“宋大成和刘惠芳真是大好人!可惜这个社会好人太少了!”

    柳燕说:“刘惠芳面对恩情和爱情好难做人。”

    段梦飞说:“宋大成真是憨厚,伟大。为了爱,可以放弃爱。”

    段梦飞和柳燕深受了感动,柳燕还把《好人一生平安》的歌词抄下来,反复吟唱。

    等两集电视剧看完了,段梦飞和柳燕还坐在那里,心情澎湃。母亲催促说:“时间不早了,睡觉吧,明天接着看。”

    段梦飞和柳燕躺在床铺上,柳燕偎依在他的怀里问:“梦飞,宋大成真好!你愿意像他吗?”

    “我愿像宋大成。但是不想希望你像刘惠芳哟!”

    柳燕满眼惊疑:“为什么?刘惠芳那样的人还不好啊?”

    “她人很好,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她哪有你漂亮!”

    柳燕把头埋进他的怀里蹭了蹭,撒娇说:“你真会哄我。”

    段梦飞突然想起来,上次说要带柳燕去哥哥家玩的,说道:“明天下班后去哥哥家吃晚饭吧。”

    “好呀!”

    两人沉默片刻,柳燕说:“你这个月应该可以转正了吧。”

    段梦飞一下紧张起来。

    柳燕问道:“怎么不说话?”

    “我不知道粮站会不会给我转正。”

    “你在处分期间没有再犯错误吧。如果没有再犯错误,是应按时转正的。”

    “可是。”段梦飞欲言又止。

    柳燕追问:“可是什么?”

    段梦飞不想让她知道与刘疤子打架的事,更不想让她知道林主任说要开除他的话,撒谎说:“没什么,只是没有接到粮站的通知。”

    “等你转正了,你马上告诉我。”

    “肯定第一时间告诉你。”

    半夜里,柳燕被什么东西压着喘不过气来,惊醒后,摸索着拉亮灯,发现是段梦飞压在她身上,将他掀到了一边。段梦飞满脸兴奋,目光迷茫。柳燕生气地说:“你怎么偷袭我啊?”

    段梦飞也吃了一惊,说:“没有啊,可能是我刚才做了一个梦吧。”

    “做梦?什么梦?”

    “做了一个春梦吧。”

    柳燕半信半疑,心里好受些了。

    母亲听到柳燕的声音,醒来了,走到她的卧室门口问:“燕子,怎么回事?”

    柳燕说:“妈,我没事。”

    早晨,母亲看见卫生间的铁桶里放着两条内裤,想起昨晚柳燕的声音,一切都明白了,心里就有些害怕。等柳燕起床后,母亲把她叫到自己的卧室,严肃地低声问:“昨晚他强迫你了?”

    柳燕白白的脸倏地红了,害羞地说:“没有。”

    母亲的表情故意放松了一下,说道:“如果有也没有关系的,你们谈了两年了,他很不错的,对你也很好。可是,现在没有结婚,如果怀孕了就麻烦了。你今天去买一盒避孕套子回来,以防万一。”

    柳燕的脸红得更厉害了,咬着嘴唇说:“不用的,他不会强迫我。”

    “好了,我相信我女儿。可是,你们经常同床难免会有冲动,还是以防万一的好。”

    柳燕有些不耐烦了:“妈,别说了。”

    “好好,妈不说就是了。”

    吃过早餐,段梦飞用单车送柳燕去财政所上班。两人说说笑笑,十分开心。坐在段梦飞后面的柳燕如一道亮丽的风景,吸引着众多男人的目光。柳燕为自己的美丽而自豪。段梦飞更是为拥有如此美丽的爱人而陶醉。

    经过县政府门口时,突然看见曾志快步走出来。段梦飞的心里格登了一下。曾志肯定看到了段梦飞和柳燕,装做没看见,匆匆而过。

    段梦飞问道:“你刚才看见曾志了吗?”

    柳燕朝左右两边看了看,回答说:“没有啊。”

    “后来曾志找过你吗?”

    “自从那次就没有来找过我。哎,他来找过你麻烦吗?”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