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乡村艳遇

    更新时间:2018-10-08 19:55:45本章字数:3456字

    第二天清晨,段梦飞回到乡政府后,喉咙又痒又痛。他这才想起昨天喝了酒,晚上没睡好,又着了凉。他怕病情进一步严重,走到附近的乡医院买了治咽喉的药就下乡了。

    今天的任务是去催缴农业税。大部分农户自觉缴纳了农业税,但是还有少量农户没有缴纳农业税,需要对这些欠账户清查清缴。欠账户总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有的是故意不缴的,有的是一时经济困难,实在缴不出来的,有的是因纠纷问题未处理好,不愿交缴农业税的。所以,清缴农业税有难度,需要精兵强将才能完成。这个任务自然落到了王部长身上。王部长亲自挂率,一行十人前往高山村。

    路上,王部长说:“同志们,我们第一站是高山村邓家,先把他家清缴了,其他欠账户就容易清缴了。”

    财政所钱会计说:“王部长,邓家是出了名的钉子户,横蛮。”

    “他再横蛮,也蛮不过政府的。”

    段梦飞说:“上次计划生育时,他们还动手打人。幸而王部长开枪鸣警,把他们镇住了。”

    “梦飞说得对,上次还把三伢子拘留了十天,他们不会不吸取教训。”

    大家边走边说,两个小时后到了高山村的村长家。高村长带着村干部已经在家等候多时,见工作队来了,马上向王部长介绍了邓家的情况,然后陪同工作队向邓家而去。

    到达邓家屋门口时,门口站着邓家老头,不见“四大金钢”。邓家老头没有以往的威风,见到工作队来清缴农业税,没有阻止,还给他们让座泡茶。王部长觉得奇怪地,以往邓家都是铁将军把门,不让工作队进入的,今天,都客气了,问道:“邓老头,你那几个儿子去哪里了?”

    邓家老头笑着说:“他们前几天出门打工了。”

    “那好了,打工就能赚钱,好事!”

    “这么闲在家里不是办法,总要养家糊口,还要纳税。”

    “对,你家农业税为什么不交?”

    “王部长啊,我家计划生育罚了好几千,我是到处东借西凑的,现在真没有钱了,吃饭都困难。”

    王部长瞪着眼睛说:“你家的农业税欠了好几年了,是欠账大户,不打算交了吗?”

    “交,交!等儿子们赚钱回来了,就全部补交。”

    王部长转头问高村长:“他几个儿子是去打工了吗?”

    “听说是去一个建筑工地打工。”

    邓家老头说:“王部长,等一个月,等他们发了工资,我们就全部补交。”

    王部长觉得邓家老头说得有理,答应说:“那等你一个月,如果敢耍我们,就放粮谷!”

    “好好,保证一个月后全部补交。”

    离开邓家,王部长感慨地说:“农民不是不愿交税,确实是穷得拿不出来。一旦有钱,谁愿当孙子?”

    钱会计说:“是的,有钱是男子汉,无钱是汉子难啊!”

    队员们哈哈大笑。

    傍晚,段梦飞从村里回来,感到喉咙肿得说不出话来了,实在支持不住了,不得不再次去乡医院。医生检查后说他的病情严重了,给他开了打针的药和口服消炎药。

    打针的护士是新来的卫校毕业生,姓霞,苗条的高个,丹凤眼,肌肤嫩白,秀色可人。她给段梦飞打屁股针时,将他的裤子往下退一点,还捏捏臀部的髋骨。她非常细心,一针打进去,像蚂蚁扎一下,然后两个嫩指头在肌肉上轻轻地抚摸。她打完针,吃吃地笑问:“痛不?”

    段梦飞觉得出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这么舒服,笑着说:“不痛,一点都痛,你真不错!”说完,穿好裤子就走。

    “你的打是青霉素,你要坐15分钟再走呀!”

    段梦飞便站住,回来坐下。这个时候,打针人的很少,注射室里只剩下他了。霞医生坐在那里无事干,随意翻着一本杂志,偶尔抬头看一眼段梦飞,笑一笑。段梦飞坐在那里无聊,就问:“霞医生,你是哪个卫校毕业的?”

    “地区卫校呀。你呢?”

    “地区财校。”

    “你在哪里上班?”

    段梦飞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栋三层的红砖楼。霞医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说:“哦,乡政府的,难怪好面熟。啊,记起来了,那次我在乡政府食堂里看到过你。”

    “看一眼就记住了,真的好记性!”

    霞医生微红了脸,把目光移到杂志上。

    段梦飞看看时间到了,就站起来说:“辛苦了!”

    “好走!”霞医生站在注射室的窗口,一直看着他英俊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

    段梦飞第二次去打针时,霞医生先打招呼:“你来了!”

    段梦飞点头笑了笑。霞医生并不急着给他打针,给其他的人先打,等到只有他一个人时,才给他打。段梦飞观察她打针时还看出了一些微妙,那就是她给别人打针时,绝不去捏别人的髋骨。他觉得她对自己很特别,暗暗地笑了。霞医生给他打完针,一边收针管,一边问:“你家里是哪里的?”

    “杨家滩的。”

    霞医生浅笑了一下,问:“你平时下班喜欢做什么?”

    段梦飞站起来说:“看书、看电视、骑单车玩。”

    “你那么忙啊?不能多聊一会吗?”

    “不忙。感冒了,老口渴,想回去喝热开水。”

    霞医生低垂着好看的睫毛说:“我房里有新鲜的开水。”

    段梦飞想今早打的开水都给几个村干部喝了,回去还要去别人那里讨开水喝,不如在她那里得个方便。他跟着她上了楼梯,走进了她的房里。霞医生叫他坐,然后去取杯子倒开水。段梦飞发现她的房间布置得很雅致,很温馨。蓝色的有绿竹的窗帘,白色的蚊帐,蚊帐两边垂挂着几串紫葡萄,墙壁上贴着一副山水画,书桌上整齐地摆了一排书,还有一盏红色的台灯。

    段梦飞接过杯子吹了几下,就开始喝。霞医生关切地说:“别急,慢慢喝。我下去了,你出门时把门关了就行。”

    段梦飞觉得跟她不怎么熟,她就这么相信自己,很感动:“这样不好吧。”

    霞医生甜甜地笑说:“怎么不好呀,我都放心,你还不放心?”然后在木楼板上留下了急促的“咚咚”的脚步声。

    几天后,段梦飞赶到医院时,医院刚好下班,注射室也关了门。他看了一眼楼上霞医生的房间,门半开着,就喊了一声:“霞医生!”

    霞医生走出来看见是他,笑眯眯地说:“我还以为你最后一针不打了呢!”

    “我还没全好嘛!”

    霞医生慢慢地摇着青霉素。段梦飞随便问道:“吃饭了吗?”

    “你是不是要请我吃饭?”

    段梦飞在想打完针回不回县城的事,说:“今天不行啊!”

    霞医生嘲笑说:“怎么不行?不要小气呀。”

    段梦飞不想让别人看扁了,认真地说:“这么说,我非请不可了。”

    霞医生笑了:“这还差不多。”

    打完针,霞医生走出注射室时,又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楼上一下。”

    段梦飞等了几分钟,看见霞医生换了一身轻柔的紫色连衣裙,提着一个漂亮的坤包出来。段梦飞情不自禁多看了她一眼,她美丽大方,身材颀长,走起路来像一个时装模特。

    两人在一家小饭店吃完饭后,太阳坠落,月亮和星星登上了空中舞台。两人走在月夜里。

    段梦飞将霞医生送到医院门口,说:“我走了。”

    霞医生不高兴地说:“医院里没有几个人住,黑黑的,你就不能把我送上去?”

    段梦飞只好把她送到了房门口。可是,他转身要走了,霞医生却求他说:“你再陪我聊一会好吗?”

    段梦飞犹豫了一下,说:“那我坐一会就走。”

    霞医生关了门,给他倒了一杯开水,然后让他坐在凳子上,自己坐在床铺上。霞医生用一个热恋的女孩的目光望着他。段梦飞笑而不语。霞医生把裙边当扇子往上扇了几下。段梦飞忽然看到了她雪白的大腿,水红色的内裤,心里面怦怦直跳,赶紧转过脸去。霞医生觉察到了他这一个动作,就问:“你觉得我漂亮吗?”

    段梦飞非常紧张而害怕地说:“漂亮。”

    “你也很帅......其实,我第一眼就喜欢你!” 说着就站了起来,坐到他的腿上。

    段梦飞感觉她的身体柔若无骨,怕她滑到地下去,就搂着她的腰,认真地说:“别这样,我会控制不住的。”

    “我不怕,我愿意。”

    “不行的,我有女朋友。”

    霞医生吃了一惊,失望地松开手,站起来,茫然地问:“那你们发展到哪个程度了?”

    “什么意思?”

    霞医生羞答答地低头问:“你们有那种关系了吗?”

    段梦飞神圣地回答:“没有!”

    霞医生内心里又充满了希望,动情地问:“那我跟她谁漂亮?”

    “你们都漂亮。”

    霞医生早把段梦飞当作心中的白马王子,想把他抢过来,集中所有青春的筹码最后一赌,说:“你闭上眼睛,我会给你一个惊喜!”

    段梦飞不明白她要做什么,听从了她的话。她站起来,脱下紫色的连衣裙,只留着红色的三点式内衣,挑逗地说:“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比她谁更漂亮?”

    段梦飞全身的血液飞速地燃烧起来。

    霞医生媚妩地,兴奋地望着他说:“我心甘情愿把一切都给你!”

    段梦飞双手紧紧地抓住凳子的两边,强忍着内体的欲望:“谢谢你这么相信我,这么喜欢我。可是,我真的很爱我的女朋友,我不能对不起她,也不能害你,快穿上吧。”

    霞医生伤心绝望地流下了眼泪:“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可惜我没有那个福气了......你会觉得我可耻吗?”

    段梦飞想,她竟用身体来勾引他,看来,她是一个非常轻浮的女孩,这样的女孩太可怕了!可是,看着她伤心痛苦的样子,不忍心伤害她,反而违心地说:“不会。”他怕自己再坐下去会控制不住欲望的冲动,又说:“我要走了。”

    霞医生哭求说:“你吻我一下好吗?”

    段梦飞犹豫片刻,轻吻了她一下,慌忙离开。

    霞医生站在走廊上,看着他的背影,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