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刚烈女子

    更新时间:2018-10-10 22:50:09本章字数:3033字

    段梦飞回到乡政府,兴奋难,练了一阵少林拳,等到疲劳了,才回房休息。到半夜里,做了一个春梦。段梦飞坐在霞医生的房子里,霞医生美丽地裸着,像一尊白瓷雕塑。乳房丰满得像一个面包,细腰如柳,腹部平滑,大腿雪白性感。她像一只发情的波斯猫,望着他咪咪地叫:“你来呀,一切都是你的!你怎么不来呀?”

    段梦飞喘着粗气,双手紧紧地抓住凳子两边,极力控制着自己燃烧的身体。霞医生扑过来搂着他的脖子,狂吻起来。他的额头,面颊,鼻子,眼睛,睫毛,耳朵被她的舌头风卷残云而去。段梦飞内心深处的欲望即将被她完全点燃,害怕无法控制,使劲推她,可是怎么也推不开。

    忽听到有人喊段梦飞的名字。段梦飞惊醒,打开房门一看,是王部长。

    王部长笑着说:“梦飞,才醒来啊。”

    段梦飞不好意说:“是的,我睡过头了。”

    王部长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段梦飞一下清醒了,高兴地望着王部长。

    王部长说:“我到医院核实了,刘疤子在去年因与别人打架骨折过,这一次他故意涂改医院证明上的日期,是想栽赃给你。”

    “这个卑鄙小人!差点给他害惨了。”

    “这个是真正的医院证明,你拿着他去找林主任,对你非常有利。”王部长将一份医院证明交给段梦飞。

    段林飞激动地接过医院证明,看了看,连连向王部长道谢。

    王部长说:“你上午就去粮站,便得夜长梦多。等粮站做出了处理后,再想翻过来,就很难了。”

    “太谢谢您,不知怎么感谢您。”

    “不要客气了,你快去吧。”

    段梦飞来不及吃早餐,骑着单车奔向粮站。

    在粮站主任办公室,五名领导正在研究对段梦飞的处分。林主任将段梦飞打架的情况作了介绍,把刘疤子的医院证明让大家传阅后,提议对段梦飞作开除处分,请大家发表意见。

    大家对这个处分表示同意,正准备在会议记录本上签名,突然,段梦飞推门而入,气喘呼呼地说:“刘疤子的证明是假的,刘疤子在去年就骨折了。”

    林主任大吃一惊,说道:“这怎么可能?段梦飞,你不要乱说!”

    “各位领导看看这个证明,我没有乱说。”

    林主任接过证明,看了看,这上面写得清清楚楚,刘疤子在去年就骨折了。其他几位领导也查看了段梦飞提供的证明,确信刘疤子是造假了。

    林主任说:“就算刘疤子造假了,但是,你第二次打架是事实,处分是少不了的。你可以走了,等着处分通知吧。”

    段梦飞估计不会开除了,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约好晚上去哥哥家吃晚饭的,段梦飞请了一个小时假,提前下班了。段梦飞赶到柳燕的财政所,用单车骑着她去哥哥家,顺便在商场里买了两个小礼物。

    走进哥哥家,柳燕惊呆了。柳燕在县城这么久了,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装修豪华气派,金碧辉煌的。客厅中央是巨大的水晶灯,地面是白色的大理石,墙壁上面贴了墙纸,窗帘布是绣花金丝绒的。电视机是进口的大屏幕索尼彩电,沙发是高档真皮的,电视背景墙是一整面湘绣画。

    哥还没有回家,只有嫂子和侄儿侄女在家。嫂子见段梦飞和柳燕来了,热情地为他们泡茶、端水果、糖果、摆花生、瓜子,把家里好吃的东西都搬了出来。侄儿彬彬6岁了,刚上一年级。侄女晓晓4岁了,正在读幼儿班。他们看见来了陌生人,都躲到段梦飞的旁边。

    柳燕招着手亲热地叫他们过来,他们瞪着眼睛好奇地望着她,就是不肯过来。嫂子笑着说:“别怕,叫阿姨!”彬彬和晓晓一动不动。

    柳燕把一个漂亮的纸盒打开,拿出一辆红色小轿车,对他们说:“谁先过来,就给谁!”

    彬彬和晓晓在观望着,蠢蠢欲动。嫂子开口了:“快去阿姨那里啊!”

    彬彬听到妈妈发了话,抢先跑过去,抱住红色小轿车。柳燕逗他说:“快叫阿姨!”

    嫂子催促说:“叫啊!快叫啊!”

    彬彬害羞地叫了一声:“阿姨!”接过小轿车就跑开了。

    晓晓一见小轿车没了,呜呜地哭起来。

    柳燕又打开一个纸盒,拿出一个漂亮的布娃娃说:“晓晓,别哭,叫阿姨,就给你!”

    晓晓抹着眼泪笑着喊道:“阿姨!”

    嫂子、段梦飞和柳燕哈哈大笑。嫂子说:“柳燕,财政所好啊,日晒不到,雨淋不到,工作轻松,收入又高。”

    柳燕说:“有时工作轻松,有时工作紧张。”

    段梦飞说:“乡政府天天跟农民打交道,经常走路下乡,有时一天走二十多里路。”

    “财政所也要跟农民打交道,一到收缴农业税了,我们也要下乡的。”

    段梦飞说:“县城财政所管的是城区附近的乡村,我们那里是山区,很偏僻。”

    嫂子说:“那要想办法调到县城来才行。”

    柳燕说:“是啊,嫂子,哥熟人多,要请哥帮忙了。”

    嫂子说:“等他回来说一说。”

    电话响了,是哥哥打来了电话,他已联系一家酒店,叫大家去吃饭。

    柳燕在旁边听到了,就说:“嫂子,在家里随便吃点就行了,何必上酒店啊,太破费了。”

    “不行,我跟你哥早商量好了的,你第一次来,一定要上酒店吃!”

    段梦飞和柳燕相视而笑。

    等大家走进酒店包厢时,哥已经点了大桌餐。段梦飞说:“哥,这是柳燕。”

    柳燕主动打招呼:“哥,你好!”

    哥非常高兴地说:“梦飞有眼光,来来来,都是自家人,随便坐。”

    柳燕坐在段梦飞旁边,晓晓跟柳燕熟了,非要坐到柳燕的旁边。彬彬坐到段梦飞的身边。嫂子说:“柳燕,我们都是一家人,不要客气,想吃什么吃什么。”

    柳燕说:“嫂子太客气了。”

    哥举起一杯葡萄酒说:“来来来,我们为新成员加入干杯!”

    四只酒杯在空中碰了一下。哥和段梦飞一口喝了。柳燕喝了一半杯,嫂子也喝了一大口。大家开心地笑了。

    哥给段梦飞倒了一杯酒,再给柳燕倒酒时,柳燕移开酒杯,笑着说:“不要了,我要醉了。”

    哥说:“好好,随意。”

    嫂子不停地给柳燕夹菜。段梦飞则不停地给侄儿侄女夹菜。

    嫂子说:“梦清,柳燕说,要你帮忙把弟弟调到县城来。”

    哥一口答应说:“没问题,我去想办法。”

    柳燕马上说:“哥,嫂,谢谢你们了。”

    哥说:“不要说谢,兄弟之间,只要能做得到,就应该帮。”

    段梦飞和柳燕高兴地笑了。

    那天晚上,霞医生站在走廊上,看着段梦飞离去的背影,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下来。直到看不见段梦飞的背影,还站在走廓上,呆呆地望着。不知站了多久,等回到房间里,疲倦地倒在床铺上。霞医生第二天上班时没精打彩,魂不守舍。下午5点的时候,她来找段梦飞,刚好看见段梦飞骑着单车从乡政府大门口出来,着急地说:“梦飞,我想跟你谈谈。”

    段梦飞说:“霞医生,对不起,我跟柳燕约好了去哥哥家吃晚饭的,要赶回县城去。”

    霞医生说:“只一会儿。”

    “明天吧。”

    霞医生几乎要哭了:“一会儿都不肯给我吗?”

    “对不起,我真的要赶时间,明天吧。”

    霞医生什么也不说,转身走了。霞医非常痛苦,晚上,想了很久很久,含着泪水写了一封信。洗了澡,洗了头发,穿了一身紫色连衣裙,坐到梳妆镜前,对着镜子把头发吹干,梳好,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倒了一把药在手中,用温开水服下,慢慢地躺到了床铺上。

    清早下起了大雨,段梦飞穿着雨衣,骑着单车从县城回来。快到乡医院时,忽听到阵阵悲凉凄惨的哀乐声。他心里猛地紧缩了一下,放慢了车速。过路的人在摇头叹息,可惜,真可惜!一个漂亮的女孩怎么这么想不开啊!

    漂亮的女孩?她是谁?为何要轻生?段梦飞恐慌起来,加快了速度。近了,快近了,他一眼看见遗像上是一张非常熟悉的美丽面孔!怎么会是她?不可能,不可能,我昨天下午还见到过她。巨大的痛苦铺天盖地而来,段梦飞头晕目眩,无法控制身体,连人带车倒在地上,手掌被划破,鲜血直流。他挣扎着爬起来,奔向遗体,到遗体面前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喊着:“霞医生啊,你怎么这样!前几天还帮我打过针,昨天还是那么天真活泼,今天怎么一声不吭就走了啊?你回来,回来啊......”

    在场的人开始不知道他是谁。可是,听着听着,就悄悄地议论:莫非他就是那个让霞医生爱到不惜一切,可以为之自杀的男孩?可是,霞医生的母亲怎么不痛骂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