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心太软的男人

    更新时间:2018-10-18 20:51:44本章字数:3409字

    柳燕和段梦飞办理完登记手续后,就赶不上回县城的汽车了,只好在乡政府住一晚。乡政府只住了五户人家,段梦飞住的二楼就只有他一户了。白天热闹的乡政府到了晚上显得格外静谧,空旷。萤火虫像绿色的小星星飘飘荡荡,青蛙的咕咕声与树上的蝉鸣声欢快地对唱。柳燕和段梦飞累了一天了,无心欣赏这美好的夏夜,只想着洗完澡,早点休息。

    洗澡间很小,在楼的另一头。柳燕害怕,叫段梦飞守在门口。她脱下内衣内裤后,顺手泡进水里时突然后悔了,她忘了没有放换洗衣服在段梦飞这里。洗完后,她犹豫了一下,裸着身体穿着那件天蓝色的连衣裙走出洗澡间。走廊上光线昏暗,又没有人,她赶忙穿过走廊,闪进段梦飞的房间里。段梦飞洗完澡,回到房间里时,柳燕还坐在书桌旁看小说。

    段梦飞将门关好,窗帘放下,走到她的身边,搂着她的肩膀说:“早点睡吧。”

    柳燕羞涩地笑了一下,爬到了床上。

    段梦飞像往常那样,想把她的连衣裙脱下来。可是她用手按住,说:“我自己来。”就飞快地扯过毛巾被盖在身上。柳燕的反常举动引起了段梦飞的恐慌。她还在为那件事生气?段梦飞迅速钻进毛巾被里,一只手抱住她。段梦飞得意不已,兴奋不已!柳燕全身颤抖。

    段梦飞兴奋地说:“我们已经登记了,你还怕什么?”

    “可是……”

    “可是什么呀?你快说啊!”

    柳燕推开他,说:“等到婚礼的那天。”

    段梦飞正是高度亢奋中,如奔驰的野马被人强行拽住,心里十分恼火,却对柳燕心存敬畏,强忍着说:“那好吧。”段梦飞松开手,懊恼地转过身去。

    柳燕说:“你不会生气吧。”

    “不会。”

    柳燕转过身来,把头靠在他的后背。

    段梦飞的工作开始忙起来。催粮工作相对计划生育工作难度要小些,不要那么横蛮,催粮工作队到农户家坐坐,说说大道理,说几句吓唬的话,就差不多了。可是每天下班比较晚,如果回县城的话,在半路上就天黑了,所以,他又有一个星期没有回县城了。

    催粮工作队的王部长家里发生了紧急情况,不能参加催粮工作队,刘副乡长就临时任命段梦飞为代理队长,带着工作队去催粮。段梦飞只好领命而去。没有想到出师不利,第一户就碰到了难题。

    这户人家姓梁,男人女人都过了不惑之年,有三个小孩,最大的初中未毕业就在家做农活,最小的还在蹒跚学步。梁家住在山脚下的一个小村落里,房子靠山而建,屋顶破旧不堪,有好多透光的洞,几只山鼠还在洞口偷窥。可怜的两间房子,堂屋中的桌椅变成了黑色,缺胳膊少腿的,一间卧室里挤着两张床,五个人睡在两张床上。三个小孩穿得破衣烂衫,比街上的叫花子好不了多少。

    段梦飞看着这家人就心酸腿软。可是,催粮是工作,是铁任务,他不得不履行职责。梁家男人不在家,只有梁家女人在家,他对梁家女人说:“梁嫂嫂,你们至今未送一粒粮,限你们一个小时之内去送粮!否则,工作组帮你们送!”

    梁家女人明白工作组送粮,是要付双倍工资的,她哪里付得起啊?而且,她家的田今年收成不好,没打多少谷子,还不够一家人的口粮,哪里还有余粮送啊?她哭求说:“段干部,再宽限几天吧,我男人去外面借钱去了,明天就要回来的。”

    工作队跟她做了一个小时的工作后,她仍然哭求宽限。段梦飞清楚,工作队来过一次了,她前一次也是找借口拖着不送。段梦飞不再相信她,爬到半边楼上打开谷仓,发现里面大约有1000斤谷子,基本够梁家的征购任务数,就叫工作队的人来装谷子。几个年轻小伙子拿着尼龙袋子爬上半边楼。梁家女人看见工作队真的动手了,就放声恸哭,三个小孩也跟着大哭起来。顿时,哭声震天动地,几乎要把房顶冲走。村落里的群众闻讯赶来看热闹,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工作队不讲道理嘛。人家受了旱灾了,自己都不够吃的,还硬要人家送粮。”

    “不送就抢,唉,这个世道!”

    “我看他们是吃软怕硬的,欺侮人家堂客们。有些强硬的人家,拖了几年都没送一粒粮,他们就是不敢去管!”

    “人家县里有人啊!”

    梁家女人抱住段梦飞的腿,哭求道:“段干部,这是我家唯一的口粮了,您如果把它拖走了,我只有带着孩子们上街乞讨了。求求您发发慈悲,宽限几天吧。”

    段梦飞感觉心口压着一块巨石,非常地沉重,叹了一声说:“好吧,最后宽限你三天。”说完,带着工作组离去。

    催粮工作结束后,段梦飞带的那个工作队任务完成得最差。刘副乡长把他叫到办公室,严肃地批评他,说他心慈手软是干不好工作的,以后决不能这么干了。段梦飞很伤心,很失望,那个想在乡政府干出一翻事业来的理想彻底破灭。他发现自己是那种天真善良的人,无法对农民狠下心来,踩着他们可怜的肩膀去实现自己的理想。他觉得自己不是当乡干部的料,想离开这里,调到县城去,无论在县城干多苦多累的工作都愿意。

    段梦飞下班了,骑着单车赶到了县城。在柳燕家吃过晚饭后,跟她说今晚去哥哥家,请他帮忙调到县城工作。

    柳燕满心欢喜。她想,要是丈夫调上来,就不用现在这样匆匆相聚匆匆相别,过牛郎织女般的生活了。他们就可以每天厮守在一起,那是多么地幸福!

    母亲听了非常高兴,早就盼望这个孝顺的女婿到县城来工作,与心爱的女儿建个像样的家。她走进卧室里拿出刺两条白沙烟,两袋高级食品,装到一个红色塑料袋里,让他们带到哥哥家。

    段梦飞和柳燕兴高采烈地提着袋子出门了,经过一家商场时,柳燕给哥哥家两个小孩每人买了一件礼物。

    按响门铃,听到一曲流水般的轻音乐,段梦飞和柳燕开心地笑了。开门的是彬彬,他高兴地大喊:“叔叔!阿姨!”

    晓晓听到了也跑过来,大叫:“叔叔!阿姨!”

    段梦飞把东西放在地毯上,一把将彬彬举了起来。柳燕抱住晓晓,在她红扑扑的脸蛋上亲了一口。他们今晚的运气真不错,哥嫂都在家里。

    嫂嫂故意沉着脸说:“看你们,到哥哥家来还买什么东西嘛!”

    哥哥也说:“下次不要这样了啊!来来,坐沙发上。”

    段梦飞和柳燕笑着坐下。嫂子给他们泡茶端水果,哥哥递给段梦飞一支过滤嘴白沙烟。

    段梦飞摆摆手说:“我不会抽。”

    哥哥不信:“当乡干部的不会抽烟?是不是柳燕在这里,你怕抽?”

    柳燕插话说:“哥,梦飞真的没有学会,我从没有看过他抽过烟。”

    嫂嫂说:“不抽烟好,哪像你哥每天一包烟,牙齿熏得金黄的。”

    “没办法,戒不掉了。”哥哥转而又问:“你们什么结婚啊?”

    段梦飞望了一眼柳燕说:“我们前几天登记了,还没有定结婚的日期。”

    哥哥高兴地说:“登记了就好呀!”

    嫂嫂也说:“登记了就是夫妻了。”

    柳燕恳切地说:“哥,嫂,梦飞想调到县城里来才结婚。”

    哥哥说:“上次粮食局的领导说了,还要等机会。”

    柳燕和段梦飞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心神不安。

    段梦飞和柳燕走后,嫂嫂罗兰看见时间不早了,就带着彬彬和晓晓去卫生间洗脸洗脚。段梦清坐在沙发上眼望电视,心里却在想着弟弟的事。如今父亲已不在人世,母亲是一个未见过世面的家庭主妇,帮不了什么忙的。现在只有我这个哥哥还算有点钱和权,我不帮他谁帮他?再说,我一个人在县城,没有什么亲人在身边,万一有什么急事,都难以找到帮忙的人。别看我现在是个副经理,一旦不是了,谁还理你?所以,弟弟的事就是我的事。

    段梦清记得去年为县城粮站建过一栋办公楼,陪粮站的毛主任,还有粮食局那个抓基建的谭副局长多次上过饭店,还给他们每人送过一个五千元的红包。那个时候,跟他们称兄道弟的,办起事来,只要一句话。如今跟他们一年没有往来了。不过,这些人都是嘴馋的猫,见到鱼,不会不吞口水。

    罗兰带着彬彬和晓晓去卧室睡觉时,段梦清瞟了她一眼,喝了一口茶,继续看电视,想心事。罗兰洗澡之后,用一块水红色的毛巾裹在头发上,穿着一身轻柔透明的白色睡衣从卫生间出来。她今年三十岁了,长得俊秀,加之保养得好,皮肤和身材像少女。她坐到段梦清的旁边,段梦清把她搂到怀里,亲了一口说:“好漂亮!”

    罗兰嘻嘻地笑了。

    段梦清说:“这两天我要花点钱,你明天到银行取5000块钱出来吧。”

    罗兰有些意外,问道:“要这么多钱干什么?是不是帮弟弟调动工作?”

    “我就这么一个弟弟,父亲又不在了,我能不帮他吗?”

    “帮是应该帮的,难道非要花那么多的钱?你大手大脚惯了的。”

    “哎,这可关系到弟弟的终生大事啊!柳燕说过,不把弟弟调到县城来工作,他们就不结婚吗?我宁可多花一点钱,也要早点把弟弟调上来,早点完成他们的终生大事。你不知道钱不花足,等于没花吗?”

    “我知道,只是,调动一个工作就要花这么多钱,心里有些不舒服。”

    段梦清摸着她美丽而忧愁的脸蛋,说道:“没关系,钱是赚来的。我过一段时间,还有两万块的进账。”

    罗兰惊讶地说:“啊,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嘿嘿,我想到时候给你一个惊喜嘛。”

    “你坏!你坏!”罗兰开始撒起娇来,把她柔软的身体在段梦清身上磨擦,想磨出火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