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双喜临门

    更新时间:2018-10-20 17:44:13本章字数:2996字

    几天后,段梦清打电话告诉弟弟,说此事有眉目了,他今年之内能调上来。段梦飞听到这个好消息后,激动不已,当天下午提前一个小时下班回了县城。他在和柳燕一家人吃晚饭时,把这个特大喜讯说了出来。全家人像中了大奖一样,欢天喜地!柳燕的父亲高兴地说:“这是个特大喜讯,值得庆祝!今天不喝药酒,喝白沙液!”

    段梦飞极力赞成:“好好,喝白沙液!”

    柳燕看见全家人这么高兴,又把另一个好消息说出来:“所里已经把隔壁的资料室填出来了,我已经拥有两间房子了!”

    段梦飞情不自禁,高声叫道:“真是太好了!”

    柳燕的父亲红光满面,端着酒杯说:“今天是双喜临门,喝喝喝,喝个痛痛快快!”

    段梦飞也端起酒杯说:“喝喝喝,喝他个痛痛快快!”

    柳燕和母亲平时不喝酒的,此时也笑嘻嘻地端起酒杯来。全家人喜气洋洋,沉浸在快乐的海洋里!

    段梦飞和柳燕开始新房布置。

    柳燕打电话给段梦飞,说墙壁贴了墙纸、门窗换了新的、地面刷了漆,叫他联系一辆货车去省城买家具。老婆的命令一言九鼎,他满口应承。记得上半年的时候,本乡有一个外号叫吴胖子的货车司机帮粮库运过粮食,他骑着单车来到吴胖子家。吴胖子的老婆年方28岁,眉清目秀,身材很好,不亚于一个舞蹈演员。吴胖子的老婆一见到段梦飞这样英俊的男子,心口就突突地跳,热情地把段梦飞请进屋里,泡了一杯绿茶给他,犹抱琵琶半遮面似地问:“你是哪里的?找我男人什么事?”

    “我姓段,是乡政府的粮油购销员,想请你男人去拉货。”

    “啊呀,你就是那个段干部呀,我听我男人说起过你,你还帮我们联系粮库运过粮食。我还没有谢谢你呢。”

    “我们是朋友,帮忙是应该的。”

    “你真是好男人!”

    “过奖了。你男人在家吗?”

    吴胖子的老婆轻轻一笑,说道:“真不巧,他出去了,要明天才回来。”

    “那等他回来后,你就告诉他,我有事找他。我走了。”

    “你吃过晚饭再走呀!”

    “谢谢!吃过晚饭就天黑了,不看见骑车了。”

    吴胖子的老婆走过来,拉着段梦飞的衣袖,含情脉脉地望着他的眼睛说:“那没有关系的,走不了,你就住到这里。反正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段梦飞马上猜出了她的心思,抱歉地说:“我回去还有事,下次再来吃饭,我走了。”

    吴胖子的老婆用力扯了一把他的衣袖,嗔怒说:“晚上还有什么事?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还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你的!”

    “我真的回去有事。”说完,掰开她白白嫩嫩的手,跨过门槛。

    “你真是冷血动物。”

    段梦飞当作没有听见,骑着单车飞快地离去。吴胖子的老婆无限艾怨地站在门边,目送着段梦飞远去。

    第二天清晨,段梦飞坐着吴胖子的货车赶到财政所,带着柳燕一起去省城。段梦飞和柳燕在省城几家商场转了转,买了一套时尚的家具,一台索尼彩电,一台威力洗衣机,一台容声冰箱,一些床上用品。当天傍晚,装着满车家具的货车开进了财政所的院子里。所里的人特意等着帮柳燕搬家具,听说装家具的货车回来了,都高兴地出来帮着卸货。

    同事们看到这样时尚漂亮的家具,啧啧称赞:“多么豪华!多么漂亮!柳燕真会买家具!”

    大家搬了好一阵,把家具搬进房里摆好后,段梦飞给他们敬了烟,还说明天中午在食堂加几个菜,请大家吃顿饭。

    陈所长听了笑嘻嘻地说:“免了免了,结婚的时候吃你们的喜酒吧!”

    柳燕说:“这是两码事。大家辛苦了,明天中午一定要加几个菜,好好谢谢大家。”

    陈所长说:“你们非要讲客气,我们就不客气了。同志们,明天中午到食堂吃大餐啊!”

    同事们哈哈大笑。

    等大家走后,段梦飞和柳燕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家具布置得是否美观。客厅里白色的壁墙和天蓝色的家具,构成了一个蔚蓝的世界,显得超凡脱俗,气质高雅。客厅里靠右墙摆着一个组合柜。房门正对面天蓝色窗帘下,摆着一个电视柜和一部银色外壳的彩电。他们坐的地方就是一条天蓝色的长沙发,两条短沙发。沙发中央还摆着一个茶色的玻璃茶几。进房门的右墙角的茶柜上摆着一套精美的茶杯,一个8磅的热水瓶。段梦飞发现长沙发往里面一点好,就跟柳燕抬着沙发移动了一点。

    两人看完客厅后,走到隔壁的卧室里。一张书桌摆在天蓝色窗帘下,因为没有买到天蓝色的台灯,只好买了一盏红色的。双门衣柜摆在房门右墙角。席梦思床铺还摆在原来的地方,即房门正对面的窗帘下靠里面的墙角。床上还换了崭新雪白的床单和被套,被套的印心是极好的红色绸缎。床顶上挂着一床雪白的蚊帐。段梦飞觉得油漆地面经不起拖把拖,想起哥哥家的红色地毯来,就说:“柳燕,还是地毯好些。”

    柳燕皱着眉毛说:“你怎么不早说?家具都摆好了。”

    “没关系,家具现在还是空的,我们两个移得动的。”

    第二天晚饭后,父母很想去看看他们的新房和家具。柳燕和段梦飞很高兴,陪着父母一起走向财政所。

    段梦飞把客厅和卧室的房门打开后,顺便打开了电视机,还给岳父敬了烟。柳燕为父母泡茶端水果。父亲看过新房后,夸赞说:“确实好,家具式样和颜色美观大方,很好!”

    母亲也夸奖说:“布置得不错,温馨浪漫的,走进来就感到很舒服。”

    柳燕说:“我们还想铺一层红地毯,装两盏红壁灯。”

    母亲以为他们缺钱了,就说:“明天我就把那张2000元的存单提前取出来。”

    柳燕不好意思说:“妈,我们还有钱,不用你再给。”

    母亲说:“我先把钱取出来给你们,结婚大事不能马虎。”

    父亲问:“你们选好结婚日子了吗?”

    段梦飞说:“没有,我过几天回家跟娘商量一下。”

    父亲说:“结婚日子很重要,一定要选好!”

    父母看够了新房,再坐下去也没有多少意思,起身告辞。

    段梦飞和柳燕把父母送到财政所的大门口时,母亲问柳燕:“你今晚回家睡吗?”

    柳燕腼腆地笑说:“妈,以后梦飞回来了,我就睡这里;没有回来,我就睡那边。”

    母亲说:“这样好。你们累了一天了,别送了,回去休息吧。”

    父亲也说:“你们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

    段梦飞和柳燕看着父母走远了,回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柳燕剥了一根香蕉,递给段梦飞。段梦飞摇摇头。柳燕感到意外,问道:“怎么不吃?”

    段梦飞不说话,用手指指着嘴。她一下就明白过来了,用嘴含着,递过去。段梦飞伸嘴接过来,咬了一半,把另一半留在她的嘴里。吃过一根香蕉,段梦飞便抱住她,舔着她唇上残留的香蕉。柳燕闭上双眸,面含微笑,很幸福很陶醉的样子。

    两人笑嘻嘻地走到卧室里。柳燕盛了一盆水,背对着他脱下内裤,洗了起来。段梦飞看到她白白圆圆的屁股,就说:“柳燕,你转过身来啊!”

    柳燕羞涩地说:“你干嘛?”

    “看着你洗。”

    “偏不让你看!”

    柳燕洗完后,把台灯打开,把日光灯关了,卧室里是一片柔和昏暗的红色。她走到床边,将蚊帐放下来,钻了进去。段梦飞也钻了进去,却没有马上扑到她的身体上,好像在想什么。柳燕害臊地问:“你在想什么?”

    段梦飞满脸幸福地说:“我在想,我们终于有自己的家了。”

    “是呀,以后不要过单身生活了,可以像别的家庭一样,幸福地生活了。”

    “等我们结婚了,有小孩了,一家三口去逛街,去爬山,去旅游,多么快乐。”

    “要是政策允许生二胎就好了。像你哥哥家一样,一家四口多幸福。可惜,我们都是国家工作人员,只能生一个小孩。”

    “一个就一个,双职工都只有一个小孩。”

    “那你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

    段梦飞想了想,说道:“男女平等,男女都一样。”

    “如果是男孩,你希望他长大做什么?”

    “我以前的梦想就是参军读军校,我不可能实现了,希望孩子将来实现我的梦想。”

    柳燕又问:“那如果是女孩呢?”

    “跟你一样,去财政所当干部。”

    “我不想让她当财政所干部。”

    段梦飞问:“那你希望她做什么?”

    “当教师。有寒假暑假,一家人就有时间去外面旅游。”

    “是的,我怎么没有想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