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荒唐兄弟共老婆

    更新时间:2018-10-22 21:10:45本章字数:3526字

    段梦飞坐在办公室里核对账目,听到有人笑呵呵地喊:“段干部,忙啊!”抬头看时,一个虎背熊腰,紫铜色脸的农民站在门口。他不就是那个贫困山区——白石村的谢村长吗?段梦飞十分高兴,热情地请他坐,敬烟又泡茶。闲聊中,段梦飞的脑海中闪过一段美好的回忆。

    那天工作队在谢村长家吃中饭,谢村长喝得毛毛醉,问他喜不喜欢他家闺女,要是喜欢他家闺女,就把他家闺女带走。他闺女皮肤红里透白,水灵灵的,确实逗人喜爱。

    谢村长见段梦飞独自发笑,就问:“你想起什么好笑的了?”

    段梦飞急中生智,说道:“没有,没有,你来了我很高兴!”

    村长笑呵呵地说:“我今天来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我们村里出了笑话。”

    “笑话?我最喜欢听了,快说快说!”

    “你还记得住在半山腰毛棚子里的那户人家吗?”

    “他家怎么样了?你说说看。”

    “那户人家姓闵,有两个儿子,大的35岁,小的32岁了,都没有娶媳妇。后来有人帮老大娶了一个28岁的姓任的老女人。任女人的皮肤黑得像非洲人,右眼是吊眼皮,大奶子大屁股,但是,长得不算太丑。当时娶她进门时,媒人说好是给老大做老婆的,可是进门以后,闵家夫妇对任女人说,家里太穷,再娶不起媳妇了,叫她委屈一点,嫁给他们两兄弟算了。任女人当时很生气,不同意。可是时间长了,她发现老大木头木脑,还很粗鲁,每次做那个事,让她受罪一样。而老二秀气一点,勤快一点,她在心里喜欢上老二。有了爹娘以前劝说的那番话,她的顾虑就慢慢地消失了。有一个晚上,临睡的时候,她对老大说,今晚你一个人睡吧。老大不高兴地说,那我一个人怎么搞?任女人敲了一下他的头说,木脑壳,你搞鬼呀!然后,向老二的房间走去。”

    段梦飞插话说:“那老大不生气吗?”

    谢村长说:“老大愣头愣脑地望着她去了老二的房间。等他反应过来,就走到老二的房门口问,你要跟他睡多久啊?任女人说,我想睡多久就多久,你管得着啊?老大生气说,那不行,你是我们两个的,不能只陪他一个人睡,要不我们一起睡。任女人笑着说,你不要脸!这样吧,我今晚在这里睡,明晚在你那里睡,轮流睡。老大说,这还差不多。你说话要算数啊!任女人说,不过要看你听不听我的话了。老大连连说,听听听,保证听!从那晚之后,他们都很听任女人的话,每晚轮流睡,不争吵。老大和老二也比过去勤快多了,父母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谢村长说到这里时,抽出一根香烟点上。

    段梦飞问:“现在还有这样愚昧的人?”

    “是真的呀,我没有骗你,我可以带你去看的!”

    “这可是违反婚姻法的呀!你们村里没有去管?”

    “他们家的私事,谁去管呀?”

    “那他们就这样平平安安过下去了?”

    “是的,他们平平安过了三年,还生了一个小男孩,当然连任女人也无法分清到底是谁的种。”说完,村长嘻嘻地笑了。

    段梦飞很好奇地问:“那他们后来呢?”

    谢村长抽着烟,喝着茶,慢条斯理地说:“后来,来了一个落难乞讨的女人,大约25岁。闵家夫妇觉得自己百年之后,老大老二共用一个老婆会出麻烦的,就去征求那个女乞丐的意思,看她愿不愿意留下来,而且条件优越:老大老二随便她选。女乞丐点了点头,眼望着老二。老二见她蓬头垢面,衣服上的油迹黑得发亮,心里就不高兴。可是,他听到了村人背后的议论,也想单独娶一个老婆。现在老婆送上门来,怎能拒绝?他勉强接受她。老大看见老二同意了,就傻乎乎地笑。他想,他可以每天晚上跟任女人睡了。”

    段梦飞问:“那任女人同意吗?”

    谢村长说:“任女人眼光里凶凶的,恨女乞丐抢了她一个男人,而且是抢了一个最好的男人。老二问女乞丐叫什么名字时,她说的是河南方言,老二听了老半天才知道她姓周。后来,闵家夫妇就要老二去烧水,让周女人洗过澡,换一身干净衣服。不洗不要紧,一洗就出麻烦了。周女人洗去头上脸上身上的污垢后,比任女人要白,要好看。老二满心欢喜,捡了一个大便宜。可是,老大嫉妒说,任女人喜欢你,你就要任女人吧,这个周女人给我算了。任女人就眉开眼笑说,对,我喜欢老二,我就做老二的老婆。”

    “这个任女人真不知羞耻。”

    “可是,老二说,不行,周女人喜欢的是我,而且,我跟周女人的年纪相配,还是周女人做我的老婆算了。周女人生气了,破口大骂老二忘恩负义。”

    “那最后谁跟谁?”

    “最后是闵家夫妇来解决这个问题。闵家夫妇看见周女人和老二相互喜欢,就把周女人给了老二。老大和任女人顿时气得眼睛鼓鼓的。”

    “任女人大骂老大没有良心!看见年轻女人就想甩我?我不会便宜你!果然,到晚上的时候,任女人和衣而睡,不跟他做那个事。老大一贯都对她俯首称臣,不敢发脾气,只好向她苦苦哀求。最后,任女人警告说,你给我听清楚,不许你打周女人的主意!否则一辈子都莫想睡我!老大憋得难受极了,连连说,是是是!老大做完那事后,像一头死猪一样摊在床上。”

    段梦飞立时捧腹大笑。

    谢村长接着说:“周女人到闵家的第三天,闵家大人就叫他们成亲。老二和周女人也没有登记的,只是请村人吃了一顿酒席,算是一对夫妻了。睡觉的时候,老二觉得周女人尽管有点瘦,可是她白白的皮肤,凹凸有致,性格温柔,很喜欢她。而老大尽管也很喜欢周女人,可是有母老虎管着,弟弟盯着,不敢对周女人非礼。一家人和和睦睦地过日子。”

    段梦飞称赞说:“这就好了。”

    “可是,好景不长啊。”

    段梦飞惊讶地问:“怎么啦?”

    “在一个月后的晚上,老大夜里上厕所时,听到老二的房里有洗水的响声,就把窗户上的报纸捅了一个小洞,从洞口偷看。周女人正背对着窗口坐在澡盆里洗澡,好一团白花花的肉啊!老大瞪大了眼睛,浑身燥热起来。一会儿,周女人洗完了,赤身裸体走出澡盆,去床铺上拿衣服。老大看见她纤纤的细腰,比任女人强过百倍,忍不住惊叹一声。周女人突然听到窗外有声音,立即用衣服遮住身体,叫老二快去外面看看是什么东西。老二顺手摸了一把砍柴刀冲出房门,只见一个黑影闪进了老大的房里。老二马上猜出是谁了,可是他毕竟是亲哥哥,而且只是偷看了,并没有去追究,垂头丧气地回到自己房里。周女人问,是什么东西?老二回答,没什么,是一只野猫。周女人感到疑惑,她好像听到的是人的声音,心里害怕,紧紧地抱住老二。”

    段梦飞马上问:“后来呢?”

    “老大看过周女人白白的肉体后,整天都想着她。有一次,他单独跟老二说,我的老婆陪你睡过三年了,而你现在有老婆了,一个人独用,不公平。老二说,哥,话不能这么说,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以前任女人是父母为我们兄弟共娶的老婆。现在,任女人是你的老婆,周女人是我的老婆。老大生气地说,你不讲道理!你睡过我老婆三年了,而我一次都没有睡过你老婆。你要把我当兄弟,你就把她让我睡几回。”

    段梦飞说:“真是荒唐兄弟!”

    “老二很为难地说,现在村里人都说我们共用一个老婆,是犯法的,要坐牢的。老大‘呸!’的唾了一口痰说,他们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这是我们家的私事,谁敢管,我就砸了他狗日的头!老二见他生气,没有做声。老大哀求说,老二,看在亲兄弟的情份上,把她让我睡一回吧,就一回,多一回的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谢村长继续说:“老二犹豫着说,可是周女人不同意怎么办?老大想了半天才说,半夜里,你把门开了,把灯熄了。然后,我悄悄溜进你房里,摸黑跟她睡了。你看行不行?老二还是很担心地说,可是,万一她发现是你了,不让你睡呢?老大没有回答,眼里闪过一丝凶恶的绿焰。他心里说,只要上了床,凭我的力气一定能把她睡了!老二看出他的心思了,警告说,如果她发觉是你了,不让你睡,你就马上出来,你千万不能强迫她!否则,莫怪我不客气!老大拍拍老二的肩膀说,放心吧,我不会强迫她的,会让她乖乖的。”

    段梦飞急切想知道事情的结局,问道:“那他睡成了吗?”

    村长长叹一声,说:“成是成了,可是出了大事了。”

    “快往下说,怎么回事?”

    “那天半夜里,老大悄悄摸黑起床后,到老二的房门口轻轻地呼唤老二。老二知道是老大来了,心里突然后悔了。开门后,悄悄跟老大说,算了,她不会同意的,惹出麻烦来不好。老大哪里肯听,推开老二就进入房里,把房门闩上。老二站在房门口踱来踱去,焦躁不安。老大借着窗外微弱的月色,扑到床边,钻进被子里,一把抱住周女人一阵乱摸。周女人被他摸醒,还处在半醒半梦中,欲望在肌肤底下迅速地奔涌,转过身来抱住他。可是,她抱着抱着就感觉不对,急促地问道,是老二吗?老大轻轻嗯了一声。周女人发觉声音不对,惊叫一声,接着大声哭喊着,老二快来啊,老二快来啊......”

    谢村长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又点了一支烟,慢慢吸着。

    段梦飞正在兴头上,催问道:“后来怎样?”

    谢村长刚要开口,突然,钱会计从从办公室门口经过,说道:“段梦飞,你还不去吃饭啊!”

    段梦飞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到了12:30分,笑着说:“谢村长,我们一起去吃饭,吃过饭,继续聊。”

    谢村长呵呵地笑了:“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这有什么,应该的。”

    段梦飞带着谢村长向食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