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可爱的小保姆

    更新时间:2018-10-28 20:40:43本章字数:3184字

    段梦飞的妹妹明年就要高考了,他的母亲回去照顾妹妹的生活了。柳燕便从乡下请了一个小保姆。她叫李红梅,今年16岁,长着好看的柳叶眉,诱人的脸庞,白嫩肌肤,如果不是单瘦了一点,就是一个大美人。李红梅的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她家有三姐妹,她排老二。因为家庭困难,她哥哥初中毕业就去深圳打工了,她初中毕业就来县城当保姆。她到柳燕家后,对一切都很新奇,做事很勤快,也会哄芸芸,让柳燕一家人都很满意。

    一天上午,财政所陈所长接到通知,县财政局新上任的黄局长要来所里检查工作。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陈所长诚惶诚恐,生怕接待工作出现什么差错,给黄局长留下不好的印象,特意安排柳燕负责接待。说是来检查工作,其实就是到所里看看,听听汇报。黄局长刚从局里出发,陈所长、柳燕和一名男同事已经在大门口等候黄局长的光临。

    过了一个小时,一辆黑色豪华桑塔纳开进院子里。黄局长一行三人走下车来。黄局长四十有余,中等个子,国字脸,精神饱满。

    陈所长走到黄局长面前,毕恭毕敬说:“黄局长好!”

    黄局长微笑着说:“好好。”伸手与陈所长握手。

    柳燕跟在陈所长后面说:“黄局长好!”

    黄局长顿时睁大眼睛看着柳燕,把她上下打量一遍,笑呵呵地说:“好好。”伸手与柳燕握手。

    黄局长握着柳燕的手并未松开,问道:“你是?”

    柳燕笑着说:“我叫柳燕。”

    “不错,好名字。”

    柳燕说:“局长过奖了。”然后抽出手来。

    陈所长问:“局长,我们是不是到办公室谈?”

    黄局长这才意识刚才有些失态,说道:“好,去办公室。”

    陈所长领着黄局长前往所长办公室。黄局长一行三人坐定,陈所长、柳燕和一名男同事坐在他们对面。柳燕客气地给大家泡茶。

    陈所长汇报所里的情况后,黄局长说:“陈所长,你们所里连续三年任务完成得好,完成率在全县还是前五位,希望继续努力,保持这个荣誉。我这次来,是看看大家,给大家鼓鼓劲。”

    黄局长这么一说,陈所长如释重负,高兴地说:“谢谢局长厚爱。”

    而柳燕没有想到自这天开始,时来运转。一周之后,一纸调令将柳燕调到了县财政局办公室。真是喜从天降,却又是莫名其妙,柳燕和家人没有找过局里的领导要求调动的事情啊!

    全家人确实高兴了一阵子。然而,局里的工作不比财政所的工作,柳燕每天工作很忙,应酬多,加班成了家常便饭。柳燕有些后悔了,身份是提高了,可是,工作辛苦多了。有时候,晚上加班写材料,一个人不敢回家,还打电话叫段梦飞去接。

    段梦飞的工作相对轻松,每天按时上下班,在家里的时间比较多。这天晚饭后,柳燕没有回家,段梦飞把家务事做完后,就带着芸芸坐到客厅沙发上看电视连续剧《北京人在纽约》,李红梅则坐在芸芸的旁边。这部电视连续剧讲述的是一批北京人在纽约奋斗与挣扎的生存故事,一播出就十分火爆,段梦飞对中国人在美国生活和东西文化差异十分好奇,每晚必看。

    段梦飞意外地发现李红梅跟这部电视连续剧里的女主人公阿春相像,便多看了她一眼。谁知,李红梅的脸刷的变成了红苹果,目光里似有水波荡漾。她以前胆子小,不敢正视段梦飞的,自此就敢望着段梦飞说话了。

    一天中午,段梦飞下班回家时,发现李红梅穿着一件从未穿过的水红色连衣裙,显得婷婷玉立,鲜艳若滴,又高兴地凝视了她几秒钟。李红梅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他一眼,红了脸去逗芸芸玩。段梦飞转身到厨房里做饭,心思却在回想刚才那副美人画。

    芸芸想爸爸,从客厅跑进厨房要爸爸抱。李红梅也跟了进来。段梦飞把芸芸抱起来亲了一口,递给李红梅说:“爸爸正在炒菜,跟阿姨去看电视。”

    芸芸想撒娇,吊着爸爸的脖子不松手,双脚乱蹬。此时,段梦飞闻到了灶台上的锅子里烧焦的气味,慌忙把芸芸递给李红梅,无意中一只手触到了李红梅的胸脯上,赶紧缩回去。李红梅满脸绯红地抱过芸芸。芸芸感觉失败了,立即哭了起来。段梦飞只好抱过芸芸,叫李红梅菜炒。李红梅微笑着,拿起勺子炒了起来。段梦飞不知她会不会做饭,不敢离开,问道:“你以前在家里做过饭吗?”

    李红梅转头看了他一眼,咯咯地笑说:“农村的女孩子都会做饭的。”

    “那今天中午你做饭好吗?”

    “好呀,不知合不合你的口味了。”

    “那看你的手艺了。”段梦飞不敢再看她那双似水柔情的眼睛,抱着芸芸去了客厅。

    饭后,段梦飞叫李红梅带芸芸去院子里玩,自己去午睡。可是,李红梅那清纯可爱的样子似一串红透了的杨梅挂在他的眼前,令他兴奋难眠。因为没有午睡好,他下午上班时没精打彩的,在卫生间的水龙头下用手洗了脸,想清醒清醒,可是作用不大,他整个下午都是昏昏沉沉,心里只盼着早点回家去。

    晚上,段梦飞、芸芸和李红梅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芸芸在他们中间爬来爬去,还在沙发上蹦蹦跳跳的,像一个开心果,逗得段梦飞和李红梅哈哈大笑。到十点钟的时候,芸芸玩累了,倒在段梦飞的怀里睡了。段梦飞怕她着凉,将她抱到了床铺上。谁知,这小东西相当灵敏,发现段梦飞没有抱她,就哭闹起来。段梦飞只好抱着她在卧室里走来走去。

    李红梅看见时间不早了,便从阳台的铁丝上取了衣服去洗澡。

    段梦飞把芸芸哄睡后,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客厅与卫生间只隔一个拐角的门,他能清楚地听到水洗的声音。他感觉回到了兵工厂招待所的澡堂门口,一股热流从最深处开始上升。好想看看这朵清纯美丽、含苞待放的牡丹!可是,这是对不起柳燕的啊!他在心里极力告诫自己,这是非分之想!这是可耻的事!决不能做的事!他强迫自己眼望荧屏,想着电视里的事来压制着可怕的邪念。

    李红梅洗澡后,飘着清香过来,坐到了沙发上,一边用干毛巾擦头发上的水,一边看电视。不久,她害羞地,小声地说:“段叔叔,帮我吹吹头发好不好?”

    段梦飞望着她那妩媚的双眸,怦然心动,强忍着身体里一股热流答应她:“好,我帮你吹。”

    电吹风在卧室里,插头也在梳妆柜旁边。李红梅跟着他走进卧室,坐在床铺上,面对着梳妆镜。段梦飞一手拿梳子,一手拿电吹风帮她吹起来。段梦飞无意中发现她的乳罩松驰。李红梅在镜子里看见段梦飞在偷窥她的胸脯,就把连衣裙的领口往上面提了提。

    段梦飞好似做贼被人发觉一样,十分尴尬。

    李红梅正是情犊初开时,问道:“你喜欢我吗?”

    段梦飞没有回答,也不敢回答。段梦飞想,如果回答喜欢她,可能让她产生误会,如果说不喜欢她,会让她不高兴。

    李红梅噙着泪,哀怨地走出卧室。

    段梦飞躺在床铺上,兴奋难眠,强迫自己从1开始数玫瑰,数到9999朵玫瑰才进入梦乡。半夜里,段梦飞被芸芸的哭声惊醒,只好抱着芸芸在卧室和客厅里走来走去。李红梅在隔壁卧室也被芸芸的哭声吵醒,爬了起来,对段梦飞说:“你去睡,我来哄她。”

    段梦飞把芸芸递给她,自己睡去了。因为极度的疲惫,很快就睡了。

    芸芸被哄睡后,李红梅抱着她送到段梦飞的床边。她从第一眼见到段梦飞就暗恋着他,现在终于有机会看他熟睡了,怎能不细细端详?高高的鼻子,迷人的脸颊,光洁的皮肤,宽阔性感的嘴唇。看着看着,李红梅的胸口怦怦直跳,站了一会儿,转身走开。

    可是,李红梅走到房门口时,停住了,转身看着熟悉的段梦飞,又走了回来,情不自禁地把嘴唇贴在段梦飞的嘴唇上。

    段梦飞还在睡梦中,感觉到了嘴唇清甜,鲜润,好像是柳燕的嘴唇,本能地抱住她狂吻起来。可是,很快地,他醒了,发现抱着的是李红梅时,立即松了手,紧张地问:“你怎么到这边来了?”

    李红梅羞涩地说:“我送芸芸来睡的。”

    段梦飞想了想,说道:“好了,你过去睡吧。”

    “段叔叔。”

    “还有什么事吗?”

    李红梅欲言又止,扫兴地回到自己的卧室里。

    段梦飞躺在床铺上,反复思考着。她小小年纪竟主动来吻我,怎么这么大胆?难道另有目的?是不是她曾经恋爱过,对男女之吻比较随意?

    一会儿,听到了开门的声音。段梦飞估计是柳燕回来了,看了一眼装饰柜上的石英钟,已是凌晨一点了。段梦飞吓了一跳,幸而刚才没有被柳燕碰到,否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柳燕推开卧室门看了一眼,里面亮着灯,觉得奇怪,轻声说:“梦飞。”

    段梦飞假装睡觉了,没有回答。

    柳燕见段梦飞和芸芸都睡了,放下手提包,走到芸芸旁边,轻轻吻了芸芸,然后,走出卧室,向卫生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