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河边游泳场

    更新时间:2018-10-30 18:19:25本章字数:3279字

    下午快下班时段梦飞给柳燕打电话,告诉她在情人桥的那段河新修了一个水坝,成了一个天然游泳场,很多人在那里游泳,叫她早点回来去游泳。可是柳燕说不会游泳,不敢去。段梦飞劝她放心,他会买一个救生圈,在她身边保护她。柳燕从未在河里游泳过,觉得新奇,便笑着答应了。

    段梦飞到商店里买了两件女泳装和一件男泳裤,还买了一个救生圈。一家四人欢天喜地坐上两辆出租摩拖车去新修的水坝。

    水坝里早有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几百人在游泳,河滩边人来人往,十分热闹。段梦飞、柳燕、李红梅在岸边一间破旧的空房换好泳装后,在河边找到一块空地,段梦飞叫李红梅带着芸芸守在那里,和柳燕先下水。

    在傍晚金色的阳光下,柳燕优美的身姿泛着蓝色的光芒,立刻把众多的目光吸引过来。柳燕羞得满脸绯红,拉住段梦飞的手说:“快下水!”

    段梦飞看着如此娇美的妻子,高兴地拉着他走进水里。

    芸芸在岸上欢快地叫着:“妈妈,妈妈!”

    已经走进水里的段梦飞和柳燕朝芸芸开心地挥手。段梦飞在柳燕的腰上套着救生圈,一手扶着救生圈,一手带着她游向河中。柳燕双手轻轻地划着水面,非常开心。

    芸芸看见爸爸妈妈走远了,在岸上大声哭喊:“我要妈妈,我要爸爸!”

    段梦飞听到芸芸的哭声,大半个身体从水中窜出,对着芸芸挥手示意,逗得芸芸咯咯地笑。

    十多分钟后,段梦飞和柳燕嬉笑着从河中游回来。上岸后,柳燕带着芸芸玩,叫李红梅去游泳。李红梅脱下外衣,穿着泳装飞快地下了水。

    段梦飞望着这个亮丽少女,内心里充满喜悦。李红梅的身材跟中专时的柳燕太相似了。李红梅也望着他笑。他健壮英俊,温柔体贴,是一个标准的美男子!李红梅多么渴望再一次被他狂吻!

    段梦飞带着李红梅走进水里,李红梅要他教她游泳。段梦飞不好意思地双手端着她的细腰,让她双臂向两边划动,双腿伸直往后蹬。段梦飞觉得她像一只美丽的蜻蜓在飞舞,恨不得一把将她融入怀里。她却心不在焉,一个劲地笑,学了好一会都没有学会。

    柳燕觉得很好玩,在岸上喊:“红梅,你上来,我来学!”

    “好,我就来。”李红梅兴味正浓,嘴上答应,去舍不得上岸。

    柳燕在岸上急得不行,大声催促,李红梅惆怅地走上岸来。

    柳燕飞快地跑下水来。

    段梦飞双手端着她的细腰,自然而亲密。他发现柳燕与李红梅比起来丰满而性感,偶尔捏一下她的美腿,挠一下她的腋窝,逗得她哈哈大笑。柳燕学得认真,很开心,可是,学了很久还是找不到要领,人也累了,就说:“天快黑了,我们回去吧。”

    于是,段梦飞带着她们去岸边一间破旧的空房换衣服。这间空房约10平方米,以前是水泵房,后来盖了新的水泵房,就将这间房里的机器拆除,将房子闲置了。空房有两层,楼板很破旧。空房的门外面也没有写上男和女,约定俗成地分成了上面是男更衣室,下面是女更衣室。

    段梦飞很快地换好衣服出来。李红梅带着芸芸在外面等候。

    柳燕走进女更衣室,里面还有四五个赤身裸体的女人在换衣服。柳燕刚脱去肩膀上的泳装时,突然从楼板上面掉下一串水珠来。柳燕抬头往上一看,“啊!”地惊叫一声,慌乱地将泳装穿上。

    其他女人都望着她,惊问:“怎么啦?”

    柳燕慌乱地指了指上面,跑了出来。几个女人抬头一看,发现楼板上有几处缝隙,隐隐可见上面赤身裸体的男人时,赶紧躲到角落里去换衣服。

    段梦飞见柳燕跑出来,依然没有换衣服,就问:“你怎么不换啊?”

    柳燕垂下睫毛,低声说:“楼板有缝隙......上面可以看见下面。”

    段梦飞愣了一下,说:“我可没注意。”

    柳燕对李经梅说:“我们回去换吧。”

    “那好吧。”

    曾志靠着岳父的关系调进了县财贸委员会,不久,提拔为财委副主任,时年26岁,成为全县最年轻的副科级干部。他的岳父是县委书记,他的爱人李萍是县党校的教师。他有一个女儿叫曾娜,快两岁了,长得跟她妈妈一样活泼可爱。曾志当上财委副主任后,把家搬进了县政府机关大院内。曾志本来对李萍的长相和气质并不很满意,看重的是她父亲的权力,所以,他们并没有深厚的感情基础。

    柳燕在财政局办公室工作半年后,黄局长对她的工作表现和能力十分赏识,提拔她为办公室副主任。而财政局与与财委工作联系较多,柳燕作为办公室领导成了主要联系人。

    柳燕每次到财委来开会,都会碰到曾志,每次都是曾志主动打招呼。曾志对别人总是一副色厉内荏,官腔十足的架式,而对柳燕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大献殷勤,热情地请坐倒茶,像对待上级领导一样。

    会议是曾志主持的,他坐在主席台上不时地向柳燕望过来。柳燕却不看他,低头做笔记。说实话,柳燕自从认识他起就对他没有什么好感,尽管他现在风风光光,人模人样,她只是把他当作上级领导,根本没有别的想法。

    散会后,柳燕怕他再跟自己说话,赶紧向会议室门口走。谁知,曾志在后面喊:“柳主任,你等一下。”

    柳燕回过头问:“曾主任,还有什么事吗?”

    其他单位的人纷纷转过头来看着他们,目光怪怪的。柳燕很不自在,想快点离开。

    曾志看出了她的心思,装着笑脸说:“工作上的一些事情,想单独跟你谈谈。”

    “哦?”

    “到我办公室谈一下吧。”

    柳燕想,既然是工作的事情,不好推辞,就跟着曾志走进一间办公室。

    柳燕坐下后,曾志说:“快到中午了,我想请你吃顿饭,边吃边谈工作。”

    “我怎么好意思劳驾主任请客呀!”

    “主任算什么?那只是一个人的帽子,我还是以前那个曾志嘛!”

    柳燕猜到了他话中的意思,撒谎说:“曾主任,我家里来客了,我要赶回去做饭,吃饭的事以后再说吧。”

    曾志心里不高兴,却又不好强求:“那你说话要算数啊!”

    柳燕微笑着说:“算数的。”伸手与他握了一下,马上离开。

    “你好走!”曾志走出办公室,目送她远去的美丽背影,回味着她白白嫩嫩的手,感觉细腻柔软,又内含刚性,是他所有握过的手掌中最美妙的手!

    柳燕回家后,把曾志当上财委副主任的事告诉了段梦飞。段梦飞大吃一惊,忧虑地说:“粮食局和财政局都与财委有较多的工作关系,如果曾志要为难我们,轻而易举。”

    柳燕看见他满脸愁苦,问道:“你是不是嫉妒他?”

    “不是的,我是担心他。”

    柳燕见段梦飞哑巴一样,催问:“担心什么?别闷在心里,说出来呀!”

    “你知道的,他是卑鄙小人!他曾跟我打过架,还唆使刘疤子到粮站告状,要粮站开除我。我担心他还会报复。”

    柳燕说道:“他虽说是一个道貌岸然的卑鄙小人,他已经当上财委副主任,也许改变了。”

    “无论怎么说,你千万要小心他!”

    “我知道,我又不是小孩子。”柳燕说完,心里潘江倒海一样。她很后悔,很羞愧。当初,我怎么还要跟他一起去看电影呀?这个伪君子!说好是去财政局找领导批贷款的,结果他骗我陪他去看电影,还趁机摸我的手。

    晚上,柳燕早早地把芸芸哄睡后,叫李红梅先去先澡,然后和段梦飞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段梦飞看见李红梅进了卫生间,就轻轻地将柳燕搂入怀中,微笑着说:“今天嫂子打电话来,说妈妈明天过生,问你明天有车回去没有。”

    柳燕温顺地望了他一眼,说道:“明天黄局长不出去的话,我就用那辆豪华桑塔纳去。如果他要用车,我就用那辆旧桑塔纳去。”

    段梦飞感激地,响亮地亲了她一口。柳燕翘着嘴,指着卫生间的方向轻声说:“小心她听见!”

    段梦飞嘻嘻地笑。

    李红梅一定在卫生间里听到了。她从卫生间出来时,红着脸走向自己的卧室。柳燕便取了衣服去卫生间。段梦飞跟上她轻声说:“我们一起洗吧。”

    柳燕吃吃地笑着说:“不好的。”

    “怎么不好?我们可以相互搓背呀!我看过一本书,说洗鸳鸯浴很有味的。”

    柳燕不说话了,算是默认。段梦飞跟了进去。柳燕脱光了衣服,像一尊洁白美丽的维纳斯。这毕竟是第一次鸳鸯浴,柳燕有些害羞,背对着段梦飞。她拧开龙头,温暖的水从丰满的胸部喷射下来,很快地吻遍了她美丽光洁的肌肤。

    等柳燕在水龙头下冲洗后,段梦飞一把抱住她。柳燕急切地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然而段梦飞紧紧地抱住她。理智已溃不成军,完全被欲望所战胜!

    第二天上午,柳燕跟黄局长说家娘过生日,想回去一趟,要用一次单位的车。黄局长二话没说,就把豪华桑塔纳交给她用。于是,段梦飞一家人和哥哥一家人挤在桑塔纳里,说说笑笑向枫林镇驶去。

    豪华桑塔纳停在家门口时,引来左邻右舍的围观。邻居们听说是段梦飞的爱人开来的车,瞪大了眼睛,啧啧称赞段梦飞有眼力,不但讨了一个大美人,还讨了一个女能人。柳燕听了眉飞色舞,像一个骄傲的公主一样望着段梦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