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做美女更难

    更新时间:2018-11-03 20:40:56本章字数:3377字

    黄局长明早去省城开会,要柳燕今晚把材料写好。因为时间紧迫,柳燕晚饭也来不及吃,一直呆在办公室里写。晚上十一点的时候,黄局长从外面回来,看见办公室亮着灯,就走了进去,微笑着问:“写完没有?”

    柳燕见是黄局长来了,赶忙放下笔,说道:“刚写完,请您过目。”

    黄局长接过稿纸,坐在柳燕的对面,认真地看了一遍,拿着笔改动了几处,说道:“好,你辛苦了,你把草稿抄一遍就行了。”

    “谢谢了。”柳燕高兴地接过稿纸就抄了起来。

    黄局长坐在她的对面,拿着报纸看了一会儿,就走出了办公室。

    不知哪个多舌的人将昨晚的事告诉了黄局长的老婆陈胜利,说黄局长昨晚单独跟柳燕在办公室,呆了很久,言下之意已是心知肚明。陈胜利是一家百货公司的会计,年轻时如花似玉,如今变成了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毕竟岁月东流去,曾经的美人已成今日黄花。中午的时候,黄局长回家吃饭,陈胜利瞪着眼睛问:“你昨晚去哪了?”

    “去陪政府领导了。”

    “胡说,分明是陪办公室那个妖精了!”

    黄局长吃了一惊,昨晚去柳燕的办公室的事怎么被她知道了?可是,并没有做出格的事情,正色道:“你不要乱说。我只是去了一趟办公室,看了一下材料。”

    陈胜利咬牙切齿地说:“我警告你!你不要借工作之名,沾花惹草!”

    黄局长是部队转业的干部,快五十了,个子高大,有些惧内,听了她污辱的话,气愤不已,忍不住给了陈胜利一巴掌。

    陈胜利心想,黄局长从不敢对她动手,即使是发脾气,也是汹汹而已。他这一动手,就如捅了马蜂窝。陈胜利扑上去又撕又咬,大骂着:“你这个人面畜生!忘恩负义的东西!当初转业时全靠我父亲帮你安排到县政府,如今你当局长了,了不起了,竟敢为了那个妖精打老娘了!好呀,老娘今天就跟你拼了!”

    黄局长出手后,就后悔了,不敢再打她,一边拦住她一边说:“我警告你,不这样啊,不这样啊。我要打人了!”

    黄局长这么说,等于给陈胜利火上浇油。陈胜利不顾一切,一只手以飞快的速度向黄局长的脸上抓去。顿时,黄局长的脸上出现了几道血痕。黄局长感觉得到皮肤撕裂般的疼痛,却不敢打她,用力推了她一把。

    谁料,陈胜利站立不稳,身体向后退去,“嘭”的一声,像一个冬瓜一样摔倒在地。估计她的脑袋和屁股都受了撞击,她疼得爬不起来了,侧卧在地上号啕大哭。

    陈胜利的哭闹声把院子里的人都惊动了。男男女女几十号人都向黄局长家奔来,把他家的楼梯口围得严严实实,水泄不通。没有人敢劝黄局长。众人纷纷劝说起陈胜利来。陈胜利不敢直接点柳燕的名,指着黄局长说:“这个没有良心的,我说他不要到外面沾花惹草,他就动手打人,嫌弃老娘了,呜呜......”

    黄局长大声地申辩:“根本没有的事。她胡说!她是疯狗乱咬人!”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劝陈胜利:“黄局长绝对不是那样的人!你没有亲眼看见,就不要轻信别人。什么事都要有证据的,不要乱猜忌。”

    “是呀,很可能是有人嫉妒你们,故意挑拨你们夫妻关系。”

    “你这么哭哭闹闹,对黄局长影响不好啊。”

    “你这样哭哭闹闹只能把黄局长往外推呀!”

    陈胜利知道他们都是丈夫下手的兵,是不会帮自己说话的,跟他们多说无用。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诉说当年瞎了眼,不该嫁给这个忘恩负义的陈世美。因为她没有指名道姓,所以大家都在背地里猜测。财政局里只有柳燕最漂亮,黄局长待她很好,就联想起她来。那些对黄局长有意见的人趁机放风,说黄局长与柳燕关系特别。

    柳燕从一个要好的同事那里听到了这些谣言。真是祸从天降!她一时愣住了。良久,回过神来,流着屈辱的泪水说:“天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是谁在造谣?是谁在害我?我一定要造谣者拿出证据来!”

    要好的同事说:“这样的事情如何查得下去?越查,知道的人就越多。即使查清了,也已经损害了名声。”

    “不,我怎么可以忍受这样的污辱!我要让造谣者公开道歉,还我一个清白!”

    “已经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不要想得太天真了。你以后注意就是了,尽量不跟他单独在一起。”

    “可是,在一个单位工作,哪有没有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呀......而且,要是传到我丈夫耳里,我该怎么办呀。。。。。。”

    “你先向他解释嘛。而且,我也会帮你去做他工作的。我相信他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

    要好的同事走后,柳燕没有心思工作,非常气愤,又是非常无奈。究竟谁是造谣者?我在单位里得罪谁了?他为什么这么歹毒啊。要是段梦飞听信了谣言,他肯定不会再爱我了。柳燕一上午心不在嫣,坐立不安。

    柳燕回家后,阴沉着脸,心情糟糕透了。芸芸向她扑过去撒娇时,她不高兴地叫李红梅带芸芸去屋外玩。芸芸好不容易等到妈妈回来,见妈妈不理她,一下就哭了。段梦飞看着柳燕这个样子,赶忙抱着芸芸哄起来。他哄了好一阵,芸芸不哭了,便叫李红梅带着芸芸去屋外玩。他走进卧室里,坐到柳燕的身边,小心翼翼地问:“你怎么啦?工作不顺心吗?”

    柳燕一下扑进他的怀里哭泣起来。

    段梦飞大吃一惊,问道:“你怎么啦?你别急,你慢慢说。”

    柳燕向他哭诉了被冤枉的事。

    段梦飞听后,脸色铁青,气愤地说:“真是可恶的造谣者!你不要担心,人正不怕影子斜!由别人说去,我相信你,你不是那种人。”

    柳燕被他的真诚和信任所感动,一把吊着他的脖子,动情地说:“亲爱的,我的好老公。”

    段梦飞吻着她屈辱伤心的泪水,轻轻地抚摸她,感慨说:“做人难,做美女更难!”

    柳燕仰起头来望着他。

    段梦飞开玩笑说:“谁叫你如此美丽?正如一句歌词里说,爱江山更爱美人!你那么美,叫人怎能不喜欢?”

    柳燕破涕为笑:“油腔滑调!”

    芸芸在院子里玩腻了,开门进屋来。柳燕听到声音,立即推开段梦飞的怀抱,飞快地走向芸芸,把她抱起来,响亮地亲了一口。李红梅发现柳燕头发散乱,眼睛红红的,以为他们吵架了,心里面忐忑不安,小心地走进自己的卧室。

    段梦飞得知,枫林乡今年的粮食购销工作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跃成为全县粮食任务完成最好的先进乡。领导安排他去调查一下,给县报社写一篇通讯稿。他接到任务后,十分高兴,一个人搭公共汽车去了。

    公共汽车司机为了多赚几个钱,招手即停,一路上搭车的人很多,汽车停停走走,座位坐满了人,过道里也站了一排人。段梦飞坐在车门旁,对面的座位上坐着一个干部模样,有些肥胖的中年男子,他的身边坐着一个打瞌睡的瘦老头。瘦老头油黑黑的脸,皱巴巴的衣服,泥巴糊糊的胶鞋,十有八九可以是一个老农。

    在公路旁,有两个小伙子对公共汽车招了手,公共汽车马上停了下来。两个小伙子并不急于上车,上车后把车内看了一遍,然后扶着瘦老头的座位的靠背,一前一后站着。两个小伙子中等个子,身体却很结实,短平头,一个穿着皱巴的花格子衬衫,一个穿着黑色的T恤衫,衣服都比较脏。

    段梦飞觉得他们可疑,就特别注意了一下。而他们也发现了这双敏锐威力的眼光,很快转过身背对着他。段梦飞看不到他们的正面了,便望着窗外连绵起伏的山峦。

    段梦飞开始计划自己此行的工作。先到枫林乡跟乡政府的购销员去调查几个村,晚上住在枫林乡,在第二天下午赶回县城。当然,如果还有时间,就去看看那户姓闵的人家。那是多么愚昧而不幸的人家啊!他自从调进县城,就没有去看过他们了。瘫痪的老妇是否还在?小孙子长得如何了?任女人回来了吗?周女人和老二被抓住了吗?

    猛听到瘦老头的哭求声:“我一个死农民哪里有钱呀,求求你们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段梦飞寻声望去,看见一个穿黑T恤衫的小伙子把手伸进瘦老头的内衣里,瘦老头死死地按住他的手。段梦飞气愤不已,大声喝斥:“小伙子,你这是干什么?!你是在犯法!”

    穿黑T恤衫的小伙子目光凶恶地盯着段梦飞说:“你想找死啊!”

    段梦飞毫不畏惧:“光天化日之下胆敢抢劫,你才是想找死!赶快松开他!”

    穿黑T恤衫的小伙子一下被段梦飞镇住了。

    穿花格子衬衫的小伙子拔出水果刀威胁说:“你不要过来!”

    众人见这个小伙子拔出刀来了,吓得慌忙躲开。那个干部模样的中年男子吓得缩做一团。

    段梦飞愣了一下,又大声喝斥:“给我把刀放下!”

    “真是好大的口气!”

    段梦飞冲了过去。穿花格子衬衫的小伙子挥刀便刺。段梦飞机灵地闪过身,右手抓住他持刀的手腕,左手朝他的脸猛击一拳。顿时,穿花格子衬衫的小伙子眼冒金花,鼻孔里鲜血直流。

    两个小伙吓傻了。他们在这条路上的公共汽车上行窃多年,还从未遇到敢管闲事,又身手不凡的对手,还以为他是便衣警察。穿黑T恤衫的小伙子拔出水果刀来,吼叫着叫司机快停车。

    段梦飞握着鲜血直流的手臂说:“司机,不要停车,开到派出所去!”

    司机生怕他们在车上闹出人命来,赶紧停车,打开车门。两个小伙子仓皇逃下车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