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夜访老同学

    更新时间:2018-11-07 21:55:40本章字数:3198字

    段梦飞第二天上午回到了粮食局,坐在办公室里赶写那份先进材料,办公室主任笑呵呵地进来说:“小段,不错啊,有人送感谢信来了。”

    段梦飞抬起头来,愣了一下,猜想是不是昨天那件事?

    办公室主任又说:“是白石村村长送来的感谢信。你昨天在公共汽车上见义勇为,一个人勇斗小偷,救了他爹,保护了老百姓财产,可喜可贺!”

    段梦飞笑着说:“主任,这没有什么的,应该的。”

    “你见义勇为,值得大家学习,局领导要我把你的事迹报到县广播电视台去,大力宣传。”

    几个同事听说段梦飞见义勇为的事迹后,也跟着进来向他祝贺。段梦飞不好意思,连连谢谢大家关心。

    在县广播电视台工作的杨花看过粮食局送来的广播稿,发现是段梦飞的名字时,非常激动,立即给他打电话:“段梦飞,你真的不简单,你一个人勇斗持刀小偷,见义勇为,真是一个大英雄!”

    段梦飞听到是杨花,谦虚地说:“这算什么,你过奖了。”

    “你现在伤得如何?方便采访吗?”

    “伤得不重,没有伤骨头。采访就免了吧。”

    “那我想来看看老同学,你也要拒绝吗?” 

    “好的,但不要来采访。”

    “我今晚去你家看你好吗?”

    “这是你的自由。”

    晚上,柳燕在办公室加班,段梦飞、芸芸还有李红梅在客厅里看新闻联播。段梦飞想到杨花今晚要来,就把家里的卫生打扫了一遍,特意买了苹果、香蕉、瓜子、花生。门铃响了,李红梅站起来要去开门。段梦飞阻止她,自己去开门。杨花进门时,段梦飞高兴地说:“你真的来了啊!”

    杨花笑着反问:“我还说假话呀?”

    段梦飞哈哈地笑了。

    杨花把一袋营养品放到茶几上,问:“你伤在哪里?”

    “在左臂上,过三天就拆线。”

    “别人都不敢管闲事,只有你挺身而出,你很勇敢。”

    “当时也是看着那个老头可怜,想帮他一把。”

    杨花又转过话题,问道:“你爱人呢?”

    “还没有回家。哎,你爱人是在部队里吧?”

    杨花一下子失去了笑容,望着电视不回答。

    段梦飞小声地问:“你们怎么啦?”

    杨花闪过一丝微弱的泪光,低声说:“离了。”

    “哦,对不起,我不该提伤心事。”段梦飞从茶几上拿了一个红苹果,削了皮,递给她。她接过苹果,没有吃,心思还在伤心的往事上。

    段梦飞又问:“你现在找到男朋友了吗?”

    “谁要我啊?我是离婚的女人,还带着三岁的女儿。”

    “不可能吧。你这么漂亮,只怕是找你的人都排成队了!”

    杨花的脸上又出现了笑容:“要是在没有结婚前,找我的人还真的排成队了。”

    “不要那么没自信。有缘千里来相会,总有情郎在等待。”

    杨花开玩笑地望着段梦飞说:“要是当初嫁给你就好了。”

    段梦飞哈哈地笑起来:“可能是我们没有缘份吧。”

    “我要是早点遇到你就好了,可惜我比她晚了一步。”

    “你别把我想得什么都好。”

    “好了,我该回去了,你有空到我那里来玩吧。”

    “好的,一定去看你。”

    段梦飞送她到财政局的大门口时,她转身向段梦飞递过白白胖胖的手,深情地望着段梦飞,紧紧跟他握了几秒钟,似乎要把他的心给揉碎了,然后笑着离去。霓虹灯下,一个美丽的倩影轻轻地漂荡。段梦飞感觉她手上的温柔还在,一股暖意顿时涌入心田。

    段梦飞进门时,看见柳燕回来了,心里颤了一下。柳燕盯着他问:“你刚才去哪了?”

    段梦飞感觉她目光似刀,直刺心田,不敢正眼看她,回答道:“刚才有一个同学来看我,我送她到大门口。”

    “她是谁?”

    “你非要问得那么仔细不可吗?”

    “你不说我也知道,她是杨花!不过我要提醒你,她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因为跟县里一个领导有关系,他爱人才跟她离了婚。”

    段梦飞生气地说:“你什么意思?我们只是同学!” 

    柳燕马上放缓语气说:“你生气干什么?我只是提醒你而已。”

    芸芸看到爸爸妈妈在争吵,哭着喊:“我要爸爸,我要妈妈。”

    柳燕马上跑到芸芸面前,把她抱了起来,哄着说:“芸芸乖,芸芸不哭啊。”

    一天,段梦飞准备做晚饭时,接到柳燕打来的电话,她说有一个领导过生日,在“华都酒店”请客,她晚上不回家吃饭。段梦飞叫她早点回家,就挂了电话。段梦飞算着时间,晚上6点开餐,最多吃2个小时的饭,8点可回。段梦飞看了一会儿电视,就瞥一眼墙壁上的挂钟,盼望着柳燕早点到来。可是,8点已过,还未听到开门声。

    8点10分,听到敲门声,段梦飞以为她忘了带钥匙,高兴地去开门。结果,大失所望,是一个问门的中年男人。

    快到9点了,又听到敲门声,段梦飞以为这次她是真的回来了,精神为之一振,三步当作二步奔过去。可是,开门后,什么人都没有。段梦飞猛然听到楼上小孩的嘻笑声,就明白这是小孩子的恶作剧。他正愁气没处发,便朝楼上大骂:“哪个吃饱了没有事做?!我抓到了,会不客气的。”

    小孩的嘻笑声立即消失,随之而来的是小孩跑回家去的“啪啪”的脚步声。

    李红梅和芸芸早已入睡,段梦飞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心烦意乱。12点时,听到了钥匙开门的声音。转头看了一眼,心里很是不悦。柳燕歉意地笑着问:“你还没有睡呀?”

    段梦飞没好气地问:“你吃饭要这么久吗?”

    “吃了饭后又开了生日舞会,客人们都没有走,我不好意思一个人先走。”

    段梦飞没有再说什么,站起来去了卫生间。上床后,他总觉得心里不舒服,却不好说出来,拿个冷脊背对着她。

    不久的晚上,杨花给段梦飞打电话说,答应的事怎么忘了?段梦飞想起答应去看杨花的事来,就说今晚去看她。杨花听了高兴得不得了,说要到广播电视台大门口接他。段梦飞觉得空手去看她不好,顺便在水果店买了几斤鲜红的草霉和苹果。段梦飞快到广播站大门口时,忽见一个美丽而熟悉的倩影正向这边张望,他心里为之一动,加快脚步走拢去。

    杨花先喊了一声:“梦飞!”

    段梦飞不好意思地说:“让你久等了。”

    杨花充满快乐地说:“没有,你来得挺快。”

    “我刚才顺便买水果去了,要不会快一点。”

    “梦飞,你还讲这么多客气干啥呀。”

    段梦飞嘿嘿地笑了。杨花也笑了,带着他往家属楼走去。

    杨花住在最上面的右单元五楼。她开了门,等段梦飞进来了,就关好门,叫他坐沙发上,又告诉他电视机遥控器在茶几上。

    段梦飞将遥控器按了几下,选了一个电视剧,却无心思看,目光在客厅里逡巡。客厅正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副山水画湘绣,在一个瀑布旁的梅花树枝上,站着一对正在接吻的红嘴唇小鸟。

    杨花倒茶时问:“你喝凉茶还是热茶?”

    “随便。”

    杨花把凉茶递给段梦飞,打开他买来的东西,发现有自己最喜欢吃的草霉时,眉飞色舞地望着段梦飞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草霉呀?”

    段梦飞得意地回答:“我猜的。”

    “呵呵,你不简单嘛,能猜透我的口味。”说完,杨花拿着草霉去厨房里洗干净,用碟子装着放在茶几上。杨花选了一颗饱满鲜艳的草霉递到段梦飞的嘴边,他却用手来接。杨花推开他的手说:“张开嘴。”段梦飞想起跟柳燕吃杨梅的时候也是如此亲密,不禁笑了一声,张嘴含住。杨花问:“什么滋味?”

    “清凉爽口,甜中有一点酸味。”

    杨花选了一颗又大又红的草霉拿在手里,嬉笑着问:“你看我的嘴唇像不像草霉一样红?”

    “红,而且比草霉光亮。”

    杨花望着段梦飞的眼睛,一语双关地问:“想不想吃这颗草霉?”

    段梦飞猜出了她的内涵,打着哈哈来搪塞。杨花见他不回答,嗔怒地把草霉塞进他的嘴里,开心地笑着说:“看你像馋猫一样,满嘴红色的汁液,我来擦!”杨花说着取了一张餐巾纸,要给他擦嘴。

    真的好大胆!段梦飞吃惊不小,忙伸手接住,转换话题说:“别这样,我们聊点别的。”

    “好,你想聊什么?”

    段梦飞犹豫了一下,问道:“你们怎么离婚了?”

    提及不快的往事,杨花花容顿失,低声说:“我们性格不和。”

    “哦,是不是经常吵架?”

    “也没有经常吵架。他很小气,不准我跟男人交往。有一次,他突然回家探亲时,发现我的床铺下有几个烟蒂,就怀疑我跟别的男人有关系,对我大打出手,逼我说出那个男的是谁。”

    “哦,那烟蒂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呀!他回来前几天我还打扫过卧室里的,不知怎么就有烟蒂了。”

    “你是不是爱上另外一个男人?”

    “没有,我们只是好朋友,我们绝没有做什么!说真心话,我心里除了以前的丈夫外,另外一个就是。”杨花戛然而止,不说了。

    “怎么不说下去?”

    杨花深情地望着段梦飞说:“如果要说我心里还有另外一个男人的话,那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