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提心吊胆

    更新时间:2018-11-11 22:16:23本章字数:3071字

    第二天上午上班时,段梦飞坐在办公室里发慌,感觉同事们的眼光怪怪的。莫非昨天晚上有人看见他从杨花屋里出来?段梦飞很后悔,当时怎么就跟她进了卧室啊?这个妖精,不知她身上有什么魔法,我见了她,双腿就发软,总被她牵着鼻子走,以后不能再见她了。段梦飞还在心里祈求上帝保佑,她千万别再纠缠不休。

    柳燕开会回来的晚上,段梦飞没有像平常那样主动亲吻她。柳燕钻进他怀里爱抚调情,也没有点燃他的火焰。柳燕感到意外,担心地问:“你前天晚上去哪了?”

    段梦飞一下就紧张起来,不过,这是第二次回答这个问题,早想好了:“加班去。”

    “现在又不是做报表的时候,加什么班?”

    “写材料。”

    柳燕没有再问,转过身去。段梦飞觉得对她撒了谎,很愧疚,想说出真相,却怕她不能原谅他。他真的太爱她了,太怕失去她了!痛苦地闭上眼睛,任眼角流出丝丝泪来。

    一天上午,段梦飞在办公室里接到杨花的电话。当时有两个同事在场,他急促地说:“我现在有事,有空再打给你。”然后迅速挂了电话。同事们听到了一个温柔女人的声音后,仔细观察段梦飞的神色,发现他眼光慌乱,脸色尴尬,就怀疑他跟电话里的女人关系暧昧,在心里嘲笑他。

    而电话那边的杨花很不高兴。她想,我们比竟是好同学,好朋友,无论你再怎么忙,也不要说得那么生硬啊!她越想越火。在午睡的时候,试探地给段梦飞家里打电话。

    “喂?”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出现在电话里。

    杨花没有说话,就把电话挂了。

    柳燕问李红梅:“刚才是谁的电话?”

    李红梅疑惑地说:“不知道,对方没有说话。”

    柳燕没有再问,她以为是谁打错了电话。然而,段梦飞却提心吊胆。

    过了一阵,电话又响了。柳燕在卧室里抢先接过电话,问:“你好!你找谁?”可是,对方像老鼠一般嗅觉非常灵敏,立即挂了电话。柳燕就奇怪了,自言自语说:“今天怎么回事?接了两个空电话?”

    段梦飞第六感觉告诉他这是杨花打的,搪塞说:“可能是小孩子的恶作剧吧。”

    柳燕将信将疑。

    快到上班时间了,电话铃第三次响起来,柳燕叫段梦飞去接。段梦飞刚醒来,迷迷糊糊地接过电话说:“你好!”

    “梦飞!刚才怎么不接电话?”

    “哦。我马上要上班去了,以后说吧。”段梦飞怕她说下去会说出什么麻烦,不容分说就挂了电话。柳燕从未发现他如此慌乱地接电话,逼问一句:“她是谁?”

    “一个熟人。”

    “熟人总有一个名字吧?”

    段梦飞烦躁地说:“熟人就是熟人嘛。”

    “你以前可不这样跟我说话的,现在开始烦我了。”柳燕的鼻子抽搐了一下,眼里有了委屈的泪水。

    “你非要知道她的名字干什么?”

    “我是你的妻子,不能过问你的事吗?”

    “但是,我马上要上班去了。”段梦飞起身离去。

    段梦飞几句话犹如一块巨石把她的心都击碎了。这是结婚以来,柳燕第一次对着洗脸镜,伤心地擦眼泪,泪却怎么也擦不完。唉,我的白马王子,我的最爱,怎么变成了这样的人啊......

    段梦飞回到办公室,没心思做事,不时地朝电话机看,惶恐地担心电话铃声。过了好长时间,他心里实在闷得难受,就主动给杨花打了一个电话。杨花接过电话,责备说:“我的电话你也不耐烦呀?”

    “你别误会,当时柳燕在身边,我怕她听出你的声音来。”

    “我们是好同学好朋友呀,我又不是三岁小孩,知道怎么说的,你怕什么?”

    “我太爱她了,我不能再让她伤心。”

    “你知不知道我多么喜欢你吗?你这么对待我,让我很伤心。”

    段梦飞几乎要哭了:“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我也很痛苦。”

    在这个物欲横流,追名逐利的社会里,面对美色,时刻想着对妻子的忠诚的男子实在太少了!杨花觉得他更加可爱,更舍不得放弃他:“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让你生气了。你今晚来吧,我们好好聊聊。”

    “不能这样了。犯过一次错了,不能再犯了。”

    “这算犯什么错误呀!”

    “不要这么说,我再不能对不住她了。有人来了,我挂了。”

    晚上,柳燕一直呆在家里。杨花焦急地等到十点,忍不住给段梦飞打来电话。段梦飞接过电话说:“你好!”

    杨花问:“你能出来一下吗?”

    段梦飞压低声音说:“不行的。”

    “梦飞,我想你想得发疯了,让我见你一面吧。”

    “今晚不行。”段梦飞听见卫生间的门响了,赶紧说,“再见!”

    “你别挂!”

    可是段梦飞没有商量的余地,绝情地挂了。杨花怅然若失。

    柳燕从卫生间出来后,问道:“刚才是谁打来的电话?”

    段梦飞已没有那份紧张感了,自然地说:“是一个熟人打的。”

    “哪个熟人?”

    段梦飞模棱两可地说:“枫林乡的熟人。”

    柳燕沉下脸,独自走进卧室。段梦飞猜出她不悦,把客厅里的灯关了,走进卧室。柳燕穿着桔黄色三点内衣,伸手去取衣服架上的睡衣。柳燕虽是一个三岁小孩的母亲,美丽却不减当年,身材丰满而匀称,更添几分诱惑。如果说婚前她只是跟维纳斯有几分相似,那如今是酷似了。段梦飞忍不住从背后抱住她。

    柳燕生气地扭动躯体说:“松开我!我累了。”

    段梦飞放开手,慢慢地躺下,轻声问:“我们好久没有回家吧?”

    柳燕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天蓝色的电风扇,没有吭声。

    “爸爸妈妈身体好吗?”段梦飞见她不理他,就轻轻地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柳燕推开他的手,还是不理他。

    段梦飞又问:“你怎么啦?”

    “为什么我每次问你电话里的人是谁,你都不肯说名字?”

    “你又不认识他们,知道做什么?”

    “认识不认识又是一回事。我是你老婆,你还有什么要隐瞒的吗?”

    “我没有隐瞒的。”段梦飞说完,翻转身去。

    柳燕见他执意不说,虽然觉得可疑,却不再追问,拿一个冷脊背对着他。

    一天下午下班时,段梦飞骑着单车离开粮食局院子,忽见杨花笑嘻嘻走来。段梦飞不想见她,假装没有看见她,骑着单车朝另一个方向而去。

    杨花没有想到段梦飞视而不见,急得大喊:“段梦飞,别跑!”

    段梦飞当作没有听见,骑着单车飞奔。

    杨花一边跑一边喊:“段梦飞,段梦飞!”

    可是,段梦飞头也不回,继续飞奔。杨花追了一程,累得气喘呼呼,捂着肚子停了下来。杨花想,这么追肯定追不上,他下班后是要回家的,不如在他回家的路上堵住他,来一个守株待兔。

    段梦飞跑了一程,没有听到杨花的喊声了,掉转头来一看,没有看到杨花了,心想,谢天谢地,终于把她甩掉了。段梦飞得意地笑了,骑着单车朝家里奔去。转过一条小巷子,突然从拐角处走出一人来,段梦飞大吃一惊。这个杨花竟然这么有心机。

    杨花拦在段梦飞的面前,笑着说:“段梦飞,你跑什么呀!”

    这个时候,段梦飞与杨花面对面了,不得不停下来说:“杨花,我是骑单车,肯定是跑的。”

    “那你为什么见了我就跑呀。”

    “嘿嘿,我没有注意,没有看到你。”

    杨花又笑了:“不可能,我那么大声音喊你,是聋子也听到了。”

    段梦飞不好意思地笑了,撒谎说:“我只想着赶回去做晚饭,没有听到你的喊声。”

    “你们家里是你做饭吗?”

    “是的。柳燕工作忙,经常不回家吃。”

    “你们家里请了保姆,让保姆做饭呀。”

    段梦飞说:“她不能同时带小孩同时做饭。”

    “那今晚我帮你去做饭吧。我有一手好厨艺,露一手给你看看。”

    “怎么好意思麻烦你。谢谢你的好意。”

    “我愿意,刚好到你家里蹭饭吃。”

    段梦飞犹豫着。他想,把杨花带会家里,女儿芸芸和保姆李红梅肯定会知道的。芸芸要是告诉柳燕有一个漂亮阿姨到家里来吃过饭,柳燕会怎么想?

    杨花催促说:“你还在想什么?走吧,我帮你去做饭。”

    段梦飞感觉从旁边经过的人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们,他想着快点回家,想让杨花搭在单车的后座上,问道:“你会上单车吗?”

    “不会。”

    段梦飞无奈地说:“那我推着单车走。”

    “反正时间还早,慢慢走吧。”

    两人一起并排走着,段梦飞心中不安。经过一个农贸市场时,杨花高兴地问:“晚上吃什么?要买菜吗?”

    段梦飞生怕别人看到他们一起在农贸市场买菜的事传播,马上说:“不要,家里有菜。”

    杨花嘻嘻地笑说:“你真是模范丈夫,什么都准备好了。”

    段梦飞苦笑说:“哎,没办法,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