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拒绝上司

    更新时间:2018-11-14 19:16:31本章字数:3070字

    曲终人散,柳燕和黄局长坐一辆豪华小车回到了财政局。此时,家属楼大多数窗户像无数阴森的黑洞,而柳燕家客厅的窗户里还亮着灯光。柳燕的心里顿时温暖起来,蹬蹬地上楼。柳燕掏出钥匙开门进屋时,发现段梦飞一个人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便歉意地说:“你还没有睡呀?”

    段梦飞很生气,看也不看她一眼,闷声闷气地反问:“你干什么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柳燕边脱高跟鞋,边笑着说:“吃过晚饭去了舞厅,财贸战线的主要领导都去了。你们梁局长也在。”

    段梦飞的心情好了一点,问道:“梁局长也在?”

    “是的,不过他没有跟我们坐在一桌。”

    “你不跳舞不行吗?晚上芸芸发高烧,我陪她在医院输液,她哭着要妈妈,喉咙都哭嘶了。我想要红梅去找你,又不知你在哪个酒店。”

    柳燕吓了一跳,把还未脱下的一只高跟鞋猛力一甩,穿着袜子,直奔卧室。柳燕看见熟睡中的芸芸眼角有泪痕,就府下身体,心痛地用手为她擦去。段梦飞跟进来说:“现在烧退了,没事了。”

    柳燕问:“你洗澡没有?”

    “我等你回来一起洗。”

    柳燕明白了他话中蕴藏的含义,婉转地说:“不了,你先去洗。”

    段梦飞不悦地说:“我们一个星期没亲热了。”

    “芸芸病了,我心情不好,明晚吧。”

    “明晚,谁知你又要忙什么啊!”

    柳燕满眼忧郁地说:“工作忙,没有办法。”

    “你昨晚说明晚,今晚又说明晚!”段梦飞生气地转身离去。

    一天临下班的时候,黄局长打电话叫柳燕去他办公室。柳燕平时这个时候是很少去的,除非有紧急的事情,就马上放下手中的工作,径直来到局长办。推门而进,黄局长笑眯眯地招呼柳燕坐。柳燕坐下后拿出笔记本等着黄局长做指示。可是,黄局长并不说话,目光在她的身上蹭来蹭去。柳燕感到不好意思,低头看着笔记本,提醒说:“黄局长,您有什么指示吗?”

    “哦,是这样的,明天就要研究接替刘副局长的人选了。”

    “那我现在就去准备发通知。”

    黄局长话锋一转,说道:“你不想争取一下?”

    黄局长主动提到自己,柳燕受宠若惊:“当然想的。可是,比我资历深的同志很多呀!”

    “那不重要,主要是工作能力,工作表现,上进心。”

    “是吗?”

    “我觉得你还是有希望的。”

    “能得到局长的赏识,真是太荣幸了!”

    黄局长哈哈地笑了,从老板沙发上站起来,走到柳燕的身后,双手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说:“这件衣服很好看。”

    “一般咧。”

    黄局长伸手抚摸着她的脸蛋,笑眯眯地说:“真漂亮,跟明星一样,有一股与众不同的气质。”

    “黄局长,不要这样。”柳燕顿时紧张起来,推开他的手。

    黄局长坐回自己的老板沙发上,说道:“小柳啊,有句话埋在我心里很久了,折磨得很难受,今天不说不快。”

    柳燕大吃一惊:“什么话?”

    黄局长想了几秒钟后,慢慢地说:“我自从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

    柳燕低垂下睫毛,说道:“可是,我们都有家有孩子了。不可以这样啊!”

    “你年轻,有能力,你不想争取吗?你要是答应我了,我保证你当上副局长!”

    柳燕猜到了他的意思,坚决地说:“不,我不要!”

    黄局长阴沉沉地笑了一声,说道:“你真不想要吗?你要是不答应我,你当不了副局长,恐怕现在的位置……”

    柳燕惊呆了,想不到自己一直尊敬的局长竟是这种人!要是换上别人这么对她非礼,她非掀他一耳光不可。可是,他是局长,他一直以来都器重自己,柳燕狠不下这个心来,想了想说:“您这么做是胁迫下属呀!”

    “这不是胁迫,我跟你商量。”

    柳燕想到来之不易的办公室主任位置和令人羡慕的副局长宝座,还有黄局长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关心爱护,伤心地流着眼泪说:“黄局长,您一直是我最尊敬的领导,您怎么这么说?”

    “好好,当我没说,不要哭了。”

    柳燕站起来,整了整头发和衣服,慌忙走出局长办。

    段梦飞正在厨房里切菜,听到开门声,走出来看。他见柳燕脸色惨白,眼睛发红,心里顿时紧缩了一下,急忙问:“你怎么啦?”

    “累了,我去洗个澡。”柳燕低着头不敢看他,走到阳台上取下衣服,进了卫生间。柳燕迅速脱了衣服,取下喷头冲了很久很久。又使劲地撕扯着乌黑发亮的长发,在心里哭喊着:黄局长竟是这种人,他会报复我的,我的主任位置没有了,我以后怎么办啊!

    段梦飞把饭菜做好了,摆在餐桌上,就等着柳燕来吃饭。段梦飞催了几次,柳燕才从卫生间出来。段梦飞问:“你怎么洗这么久啊?”

    “可能是昨晚喝多了,身体不舒服。”

    “你的眼睛怎么像兔子一样红?”

    “没有吧。”

    “如果有什么事不要埋在心里,一定要告诉我。”

    “知道了,吃饭吧。”

    段梦飞高兴地对李红梅和芸芸说:“可以吃饭啦!”

    一家人围坐在餐桌旁,柳燕给芸芸碗里夹了菜。芸芸快三岁了,能自己吃饭了,芸芸端起饭碗高兴地吃了起来。

    刘副局长即将内退,局里上下对谁来接替他的位置议论纷纷。柳燕很清楚,已经得罪黄局长了,自己完全没有希望了,不知黄局长会如何报复了。柳燕作为办公室主任列席参加党组会议,作会议记录。在一次党组会议上,黄局长将本次会议目的说明后,强调选拔的人选要年轻化,知识化,并且要大力培养女干部。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猜不透黄局长的心思,不敢乱提名。

    黄局长说:“我首先提一个名,大家再发表意见。”

    大家在等待和猜测,黄局长的提名是否与自己心中所想一样。

    黄局长微笑着说:“柳燕很年轻,从事办公室工作多年了,年年是先进,有知识有能力,建议大家考虑一下。”

    一位副局长马上明白了,带头同意。其他副局长哪敢提其他人,随即附和。

    柳燕惊愕万分,黄局长不但没有报复她,而且提拔她!这是唱的哪出戏?

    柳燕顺利地坐上了副局长的宝座。财政局的干部职工都在私下里议论纷纷,说她与黄局长有幕后交易,与地区财政局的某某领导有暧昧关系,还是市里某某领导的情人。以前跟她关系很好的同事,不再随便和她交谈,有意疏远她,觉得她是一个高深莫测,可怕的女强人。

    柳燕当上副局长了,全靠黄局长提拔,对黄局长心存感谢,不再计较那一次黄局长的骚扰。在一个周末的晚上,黄局长打柳燕的手机,叫她到一家音乐茶座来商量工作。柳燕以为要陪外单位的领导喝茶,就精心打扮了一下,坐了一个的士来了。可是,走进包厢后,看见只有黄局长一个人坐在那里,就有些戒备了。莫非黄局长色心不死?柳燕与黄局长对坐着,问道:“黄局长,有谁要来?”

    “市里一个领导要来。”

    “市里哪个领导呀?”

    黄局长哈哈笑了一下,模棱两可地说:“等他来了你就知道了。”

    “还要保密呀!”

    “你别急,听听音乐,喝喝茶,吃吃点心,很舒服嘛!”黄局长见柳燕不问了,就笑眯眯地望着她,话题一转:“柳局长,你现在当局领导了,你还没有谢我呢!”

    柳燕猜出了他话中蕴含的意思,却故意说:“我用好好工作,当好您的助手来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黄局长摆摆手说:“不,不。”

    柳燕沉思了一下说:“那我送点名烟名酒给您。”

    “不要,我家多的是。”

    “那送一条金项链给您。”

    “不要,家里有好几条了。你没看见我老婆脖子上,手上都带着金链子吗?”

    “那我送一套名牌西服给您。”

    黄局长看出她有意回避,不高兴地说:“柳燕,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

    “我是真不明白呀!”

    “我真的很喜欢你,深深地爱上你了。为了你当上副局长,我费尽心思,得罪了不少人啊!”

    “我知道,确实让您费心了。我真的不知怎么感谢您!”

    黄局长乞求说:“那你嫁给我行吗?”

    “您有爱您的老婆,我有爱我的老公,我们都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我们不要因一时冲动做出什么蠢事来。”

    “那有什么?现在离婚的人多了。”

    柳燕想起那次在局长办发生的事,不高兴地说:“我不想提这些无聊的话题。”

    “你变得好快啊,刚当上副局长,就不听我的了。”

    “您是局长,我是您的下属,工作上的话都听。”

    黄局长伤心地说:“你真的那么绝情吗?”

    “黄局长,这不是绝情不绝情的问题。您不要害我,我也不能害您。”

    黄局长沉默不语。

    柳燕从茶座出来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