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痴情小保姆

    更新时间:2018-11-15 20:07:19本章字数:3286字

    转眼,李红梅在段梦飞家做了三年保姆,出落成一个标致的城里姑娘了。这本来是天大的好事,却惹得李红梅家里不得安宁,门槛都被媒婆踏破了。李红梅的父母有言在先,没有正式工作的小伙子不嫁,所以,无论媒人巧舌如簧,父母概不动心,来者婉拒。很多被拒之人在心里骂他家看不起乡下人。

    村子里有一个机灵鬼编了三句打油诗:“一年小保姆,二年小洋妞,三年不做乡下婆。”李红梅早在村子里一枝独秀,方圆十里都知道她是一朵花,有关她的传闻像风一样飞,不久,整个村子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村里人背地里唧唧喳喳,指指点点,让李红梅的父母感觉在村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吃中饭时,段梦飞家闯进了一个陌生男人。此人约五十岁,精瘦个子,背微驼,黄铜脸,皱巴巴的蓝衣青裤,脚穿黄色胶鞋,一看就是乡下人。他惶恐地问:“这是柳局长家吗?”

    段梦飞疑惑地说:“是的。”

    “你是她爱人吧?”

    段梦飞又问:“您是?”

    陌生人憨厚地笑着说:“我是红梅她爸啊!”

    段梦飞笑了:“稀客,真是稀贵,请进来坐!”

    柳燕听说李红梅的爸来了,高兴地冲卫生间里喊:“红梅,你爸来了!”

    李红梅在里面嗯了一声。段梦飞给李红梅的爸倒了茶,又递上一包白沙烟。她爸接过烟,抽出一支,把剩余的还给段梦飞。段梦飞拦住他的手说:“都给您。”

    她爸以为听错了,追问一句:“一包都给我吗?”

    “是的,都给您!您是贵客嘛!”

    她爸哈哈大笑起来:“城里人就是大方,烟还一包一包地发。”

    段梦飞和柳燕对望了一眼,嘻嘻地笑了。

    李红梅很快地从卫生间出来,惊喜地对她爸说:“爸,你怎么来了?”

    她爸笑着说:“你妈很挂念你,叫我来看看。”

    李红梅咯咯地笑了。

    柳燕说:“你爸肯定没有吃饭的,去给你爸盛饭。”

    她爸客气说:“不用,我吃过了,我不饿。”

    柳燕劝着说:“哎,没什么好菜,吃顿便饭,别客气。”

    段梦飞又问她爸:“您喝什么酒?药酒还是白酒?”

    她爸激动地说:“随便什么酒。你们真是太好了!”

    红梅给她爸盛了饭,拿了筷子。段梦飞给她爸倒了金黄色的药酒,叫红梅去厨房里加炒一个红椒牛肉来。

    她爸客气地说:“有这么多菜足够了。俗话说,加人加筷,不加菜嘛!”

    段梦飞说:“不行不行,红梅,快去加一个下酒菜!”

    李红梅得意地笑着说:“爸,我现在的手艺不错了!”

    段梦飞不停地给她爸敬酒夹菜。她爸盛情难却,多喝了几杯,喝得面红耳赤,满口酒气,醉眼朦胧,终于说出来意:“梅宝,家里帮你找了一个不错的小伙子,还是一个养鸡专业户。吃过饭,你跟爸回去看看。”

    李红梅嘟着嘴说:“爸,我说过不找这样的人。”

    “你不知道,村里人说,你在城里住了三年,就瞧不起乡下人了。”

    “这不是瞧不起瞧不得起的问题,这是我的自由!”

    她爸被她气得扬起粗脖子说:“狗屁自由!你不是城里人,你还是乡下人!你今天非跟我回去不可!”

    李红梅眼里一下就有泪了,赌气似地离开餐桌,走进卧室里。

    柳燕放下筷子,朝她爸说:“李叔,您别生气,有话慢慢说。”

    段梦飞说:“是呀,李叔,婚姻是自由,您别勉强她,有话好好说。”

    她爸叹了一声,不情愿地把心里话倒了出来:“这个丫头,也不看看自己家里是什么样的,非要嫁一个有正式工作的。”

    段梦飞马上安慰说:“她这个想法好嘛!可从没听她说过啊!”

    柳燕责怪说:“你真是的,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好意思说呀!”

    段梦飞说:“那也是的,女孩子不好意思说的。李叔,说句心里话,不过,像红梅这样标致的姑娘,找一个有工作的不难的。现在农村粮站好多职工找的是乡下姑娘!我们粮食局机关那个部队退伍的炊事员,也是找的一个农村姑娘。他们还是我牵的线咧!”

    她爸听着听着,脸上阴云消散,转怒为喜。段梦飞接着说:“明天,我帮你到粮站去打听打听。”

    她爸眼前一亮,笑呵呵说:“哦,真有这样的好事?那先在这里谢谢你们了!”

    “不用谢,我们应该帮的。”

    “是呀,红梅在我们家做了三年了,我们很满意。我们还要谢谢您呢!”

    她爸笑得合不拢嘴,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回头朝卧室里喊:“梅宝,爸错怪你了,你出来吃饭吧!”

    卧室门慢慢开了,红梅羞答答地走了出来。

    她爸走的时候,当着段梦飞和柳燕的面叮嘱说:“梅宝,你一定要听叔叔阿姨的话,勤快些,多做事啊!”

    红梅低着头说:“我知道了,爸。”

    “您放心吧,她很乖很勤快的。”段梦飞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五十元钞票递给她爸说,“我们没有买什么东西,您自己去买点东西吧。”

    “你们真是太好了,我怎么好意思收啊!”她爸把钞票推回来,执意不收。

    柳燕劝她爸:“收下吧,一点小意思,叫您空手回去我们多没面子!”

    她爸依然不收,快走了几步,又回头来说:“那件事就拜托你们了!”

    “您放心,我会尽力的。”

    李红梅把她爸送到大门口时,把段梦飞给的五十元钱塞进他手里,含着泪说:“你和妈都那么瘦,别那么舍不得吃,多称几斤肉吃吧。”

    她爸接过钱,想了想,说道:“梅宝,你回去吧。”

    李红梅望着她爸那张瘦瘦的虾弓背,两行泪水悄悄地滑落。

    段梦飞对李红梅的事很上心,抽空给粮站周秘书打了一个电话。周秘书听了很高兴,说三天后给他消息。

    三天后,周秘书果然带着一个小伙子来到段梦飞家。李红梅已把家里的卫生搞得一尘不染,还洗了头发,换了一件新的白条纹长袖棉毛衫,显得白里透红,非常好看。

    段梦飞热情地给周秘书和小伙子敬烟。李红梅羞答答地给他们递茶。段梦飞问小伙子:“你贵姓?”

    小伙子红着脸,话夹在喉咙里说:“姓李。”

    “也姓李?好好,一家人碰到一家人,真有缘分!”

    周秘书附和说:“是呀,亲上加亲,看来你们真有缘分!”

    小伙子望着李红梅傻笑起来。红梅瞟了他一眼,觉得他长相平平,穿着土气,对他没什么好感。在整个交谈中,她没有主动说过一句话。

    最后,周秘书带着小伙子走了。段梦飞问李红梅:“他怎么样?”

    李红梅苦笑了一下,说:“我对他没有什么感觉。”

    “哦,你要是看不上他的话,我再帮你去物色一个。”

    “不用了,我有自知之明的。”

    “别这样想,你相信我,你一定能找到一个满意的小伙子!”

    李红梅深情地望着段梦飞说:“再找,也找不到有你十分之一好的。”

    段梦飞那根邪恶的神经被她挠拔着,不敢再望她,把话题岔开:“别说我了。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就给周秘书打一个电话,再去物色一个小伙子。”

    李红梅处在犹豫痛苦中:“我现在心里很乱。”

    “好的,你想好了就告诉我。”

    在柳燕出差的那些寂寞的日子里,李红梅上街买菜,做可口的饭菜,上幼儿园接芸芸,还把家里布置得井然有序,清洁明亮。晚饭后,李红梅陪着段梦飞散步,陪着芸芸在公园里玩碰碰车。晚上,李红梅陪着段梦飞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说一些开心的话。有时候,李红梅会在没人看见的地方,突然从段梦飞身后抱住他,咯咯地笑。

    段梦飞觉得,李红梅真的是一个开心果,一个很有女人味的女孩。尽管他们之间没有肉体的关系,但是,段梦飞觉得李红梅在感情上,足以弥补柳燕的不足。可以说,李红梅是他感情上的爱人,柳燕是他肉体上的爱人。段梦飞从她那里感觉到了世界上女人最好的温柔、贤惠、浪漫、关爱。段梦飞真的舍不得她嫁出去。

    然而,芸芸很快就要上小学了,李红梅不能再住在这里了。段梦飞不敢想象她离开以后,他空虚寂寞的精神世界会是如何地煎熬。他想起这一切,眼里开始发潮,竟有些后悔不应该答应帮她物色对象来。

    睡在隔壁的李红梅辗转反侧,不能入睡。那个姓李的男子长相没有一点可爱之处,言语少,反应慢,如果跟这样的男子生活在一起,哪里还有激情?尽管我是一个保姆,可是,段叔叔和柳阿姨对我非常好,每天跟他们在一起感到很充实,很快乐,很幸福。虽然段叔叔有了爱人,但是,从他眼里可以看出来,他很喜欢我!那一次我把初吻给他时,他是那么地疯狂而温柔,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美妙的感觉!是的,我只是一个保姆,我们不可能成为夫妻的。但是,如果我嫁人了,以后就很难见到他了,没有他的日子,我怎么过呀。我要是他们的亲妹妹就好了,我宁愿一辈子不出嫁!

    李红梅想了很久很久,终于鼓起勇气,站到段梦飞的卧室门口,举起手来,却停在半空中,足足一分钟,又无力地放下。她回到自己的卧室,躺在床铺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又熬过了痛苦的两个小时,埋在心里的话似阴云一样压着她,让她愁肠百结,痛苦万分,如果再不说出来,她快要被折磨得发疯了。她再次站到段梦飞的卧室门口,举起手轻敲了一下,低声喊:“段叔叔,段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