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真情难舍

    更新时间:2018-11-16 18:11:18本章字数:3125字

    段梦飞听到李红梅的喊声,醒来后,吃惊地问:“你还没有睡?”

    “我睡不觉,有话跟你说。”

    段梦飞看了一眼装饰衣柜上面的石英钟,有些不乐意地说:“现在快一点了,明天不行吗?”

    “我今晚非要说出来!”

    “好吧。”段梦飞穿着红背心和短裤开门出来,问道:“什么事?”

    “到我那边去。”李红梅拉着他的胳膊,走进自己的卧室。

    两人坐在床沿上。

    段梦飞说:“可以说了吧。”

    “我不想嫁人。”

    “啊,怎么有这种可怕的想法?”

    “我不想离开这个家。”

    “可是,你总有一天要离开的,你不能当一辈子保姆啊!”

    “我愿意当一辈子保姆!”

    “这......这怎么可能啊?我同意,可是柳燕不会同意;退一万步说,柳燕同意,你的父母也不会同意的。”

    “你就把我当亲妹妹,不嫁出去还不行?”

    “不行,我们可以把你当亲妹妹一样嫁出去。”

    “你真的那么忍心把我嫁出去?你真的不喜欢我?”

    “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说,喜不喜欢我?”李红梅望着他的眼睛,催问:“说呀!喜不喜欢?”

    “喜欢,但是......”段梦飞话还未说完,李红梅就双臂环绕住他的脖子,吻了他一下。段梦飞感到她从未有过的热烈,推开她说:“好了,睡吧。”

    李红梅拉住他的手,深情地望着他,急促而紧张地说:“我要把最好的东西交给我最喜欢的人!”

    “不行,绝对不行!谢谢你对我的一片痴心!但是,我不是那样的人。如果我得到了你最好的东西,而没有娶你,我的良心永世不安!”

    “你......”李红梅泪眼汪汪,怔怔地望着他离去。

    段梦飞回到自己卧室里,回想起李红梅刚才的表情和话语,兴奋不已。她是雨过天晴后,一朵刚刚成熟的,娇艳欲滴的月季花,花蕊正在向外扩张,想借助甘露的力量,吐露蕴藏已久的芬芳。她的气息是那么清淡甜润,唇上还韵味无穷。那颤抖的胸脯,像欢快跳跃的小白鹿,动人心魄。只差那么一秒钟他就会晕了。

    早晨起来,李红梅眼眶都黑了一圈。段梦飞问:“你考虑好了吗?”

    李红梅经过一个晚上的痛苦思索,内心里的狂风暴雨已复归平静,轻声说:“我爸都拜托你了。”

    “好,上班的时候,我就给周秘书打电话。”

    一个月后,李红梅的终身大事定了。她走的那天,柳燕不在家,段梦飞除了按照柳燕的吩咐给她买了一袋水果外,背地里多给了她200元工钱。李红梅不想收,与段梦飞推推搡搡。段梦飞直接将钱塞进她的衣袋里。李红梅很感动,放下手中的水果袋,扑到段梦飞的怀里,含着热泪说:“段叔叔,你对我太好了!我不知怎么报答你!”

    段梦飞抚摸着她乌亮的披发,依依不舍地说:“你对我家那么好,还给了我很多的快乐,我永远记着你!你结婚的时候,记得告诉我。你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我一定帮你!”

    李红梅抬起头来,幸福地笑了,深情地望着段梦飞说:“段叔叔,谢谢你!我明天就属于别人了,你最后吻我一次好吗?”

    段梦飞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就喜欢这个清纯可爱的女孩,现在,当她就要离开,成为别人的新娘时,段梦飞更觉得她弥足珍贵,是世界上最纯洁的女孩!很可能,这就是今生今世最后一次吻了,一定要好好珍惜!段梦飞抱住她,热烈地吻着!李红梅全身发抖,软绵绵站不住了。段梦飞紧紧地抱住她,仿佛要融进她的身体里。

    李红梅背靠着房门,呼吸急促,满眼迷雾:“段叔叔,我真的舍不得离开你呀!”说着,又扑到段梦飞的怀里伤心地啜泣。

    段梦飞也满含泪水说:“我也是这样啊!”

    两人久久地拥抱着,泪流满面。

    李红梅终于松开手,弯腰提起行李袋,说:“我要走了。”

    段梦飞帮她提着行李袋,把她送到公共汽车站。一会儿,公共汽车来了,李红梅泪流满面地上了车,在车窗外向段梦飞挥手告别。段梦飞在车下向她挥着手。两人伤心不已,连一句话,一个字都没有勇气说出来,只是泪眼汪汪地望着各自的距离越来越远......

    李红梅走后,段梦飞独自一人买菜做饭接送孩子。有时候,柳燕在外面应酬很晚才回,什么家务也懒得做,洗脸洗脚后,就上了床。段梦飞不忍看着地板脏兮兮的,还有厨房里乱七八糟的碗筷,只好把这些家务都做了。段梦飞对柳燕不做家务非常不满,曾批评过她几次。可是,段梦飞说一次,她就做一次,不说了,她就返本复原,又不做家务了。

    后来,段梦飞干脆不说她,听之任之。结果,柳燕更加骄纵,一点家务都不做了,既使回来得较早,也坐在书桌旁看杂志和报纸,任段梦飞一个人洗碗拖地板。段梦飞想发火,却发不出来!段梦飞不愿伤害她,不愿与她争吵,不愿别人看笑话。他压抑着自己,每天处在苦恼和烦躁中。他想,要是李红梅在多好!他还常常自责,我真蠢,为什么要帮她找对象啊!我为什么要把她嫁出去啊......

    柳燕一心扑在工作上,年年是先进工作者,在黄局长一手提拔下,顺利地登上了令人羡慕的副局长宝座。从此,柳燕工作更忙,应酬频频,连吃饭都很少在家吃了,晚上经常要十一点之后才能回家。段梦飞的头上虽然有一个漂亮能干的老婆光环,可是,他更加地孤独寂寞,更加地思念李红梅。

    吃过晚饭,段梦飞带着芸芸来到公园玩。芸芸最喜欢坐碰碰车,坐在碰碰车里大喊大叫,非常地开心。段梦飞站在栏杆外面,指挥着芸芸朝东朝西地转动,也很开心。芸芸兴致很高,玩了一轮还不满足,又要玩一轮。

    杨花独自在公园里散步,经过碰碰车的地方,看见段梦飞陪芸芸在玩,喊道:“梦飞,你在这里呀!”

    段梦飞回转头,惊讶地说:“是杨花啊,好久不见了!”

    杨花笑盈盈地说:“是呀,我们好久不见了。你每天忙啥?一个电话也不给我打。”

    段梦飞嘿嘿笑了,问道:“你怎么一个人来了?你的宝贝女儿呢?”

    “我一个人不方便带她,把她放在外婆家里。柳燕呢?”

    “她出差了。”

    “那个小保姆呢?”

    “保姆早回去了。”

    “那也是的,芸芸这么大了,不需要保姆了。”

    坐在碰碰车里的芸芸看见爸爸跟杨花在说话,故意大喊:“爸爸,爸爸!”

    段梦飞向她挥手说:“你自己玩吧。”

    芸芸见爸爸只顾着跟杨花谈话,心里不高兴,等碰碰车停下了,芸芸飞快地跑到段梦飞身边,瞪了杨花一眼,沉着脸说:“爸,我们走啊!”

    杨花笑着奉承说:“芸芸,越来越美了,像一个小美女。”

    段梦飞说:“芸芸,叫阿姨。”

    芸芸不愿理杨花,撒娇说:“爸爸,我不玩了,我们走。”

    段梦飞希望能跟杨花再聊一会儿,却视芸芸如掌上明珠,跟杨花苦笑了一下,说道:“好好,我们走。”

    杨花说:“那我们边走边聊。”

    芸芸又喊着:“爸爸,我要抱。”

    段梦飞将芸芸抱了起来。杨花说:“芸芸,公园里还有好多好玩的,你想玩什么?我陪你玩。”

    “我不想玩了。我要回家,我要妈妈。”

    段梦飞说:“芸芸,还早呢,我们陪阿姨多玩一会儿吧。”

    芸芸哭喊着:“我不玩了,我要回家!”

    段梦飞生气地说:“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了?”

    杨花觉得芸芸在这里,不好方便说话,说道:“梦飞,没有关系,我们电话联系吧。”

    “好好。”

    段梦飞抱着芸芸与杨花走了一程后就分开了。

    一天下午快下班时,杨花实是想得发疯,禁不住打电话到段梦飞的办公室,约他晚上到她家里玩。段梦飞想了想说:“不去你家,我们去‘阳光歌舞厅’。”

    杨花本来想找一个两人世界与他好好聊聊,见他语气坚决,只好说:“好吧。你在舞厅门口等我,晚上八点见。”

    今晚,柳燕按时回家了,陪着芸芸读书。段梦飞借故去单位加班,打开房门,溜了出去。

    段梦飞家离“阳光歌舞厅”的距离同杨花比起来要远一倍,他怕杨花难等,匆匆而去。街道上酒店、美容美发厅、桑拿浴室、歌舞厅、茶楼的招牌霓虹闪烁,五彩缤纷,桔红色路灯似一道淡淡的雾霭在弥漫。整个街道艳丽和暧昧,不禁让人生出许多浪漫的感觉。城市的夜晚真是情人们的天堂!不禁让人们感慨如今的时代确实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不管你是什么人,用什么手段获得金钱和权力,只要拥有就是令人羡慕的人。富人多好,能享受人间的美味佳肴和温柔浪漫!

    但是,段梦飞却不这么想,他憎恨现在的娱乐场所太泛滥了,不知害了多少家庭和青春少女。他还幼稚地想,我要是县长,非把这些娱乐场所取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