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约会的意外

    更新时间:2018-11-17 20:22:44本章字数:2976字

    段梦飞一路满面春风来到了“阳光歌舞厅”,他看了一眼站在大门口的几个说说笑笑的时尚男女,并没有杨花的身影。他看了一下手表,已提前五分钟到达。杨花应该快到了。他怕熟人看到,不好意思地站到背光的阴影里,眼睛望着杨花来的马路。

    到了八点整,好像是杨花在远处对面马路上,正急匆匆走来。可是,越走近越怀疑,到能看清楚时,却是相同的身材不同的五官。他自嘲地摇了摇头。又等了十分钟,依然不见杨花的倩影。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拖着了?或者,她想明白了,突然改变主意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也好了,不用担心发生美丽的错误。然而,如果她是临时有紧要事情不能来呢?他的心里又不安起来,想弄个明白,不这么白白等下去。

    段梦飞走向附近一个有公用电话的小商店,给杨花家打电话。电话响了很久,没有人接。他地焦急等了二十分钟,估计杨花临时办紧要事情去了,便转身回家。

    段梦飞回到家里不久,电话响了。他估计是杨花打来的,抢先接通了电话。杨花在电话里哭着说出了车祸,正住在县人民医院里。段梦飞放下电话,跟柳燕撒谎说单位领导有事,就骑着单车朝医院奔去。走进病房,他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杨花,喊道:“杨花,你不要紧吧。”

    杨花正望着病房门口,盼望着段梦飞的到来。她见到段梦飞终于来了,哽咽着说:“梦飞,我差点就没命了。”

    段梦飞马上走近杨花,端详她的伤情。她的一只手掌上涂了红药水,脑袋上绑了一个纱布。段梦飞小声问道:“你没有伤着别的地方吧。”

    “还有。”杨花掀开被子,露出了洁白的大腿,大腿上敷了一块纱布。

    “你是怎么被撞的?那个司机呢?”

    “我经过农贸市场时,突然,一辆摩托车鬼一样从巷子里冲出来,撞在我的腿上,我站不稳扑倒在地。等我爬起来时,没良心的司机加了一把油门就跑了。”

    “可恶的司机,抓到了该判刑!”

    “幸而我没有伤骨头,否则被他害惨了!”

    段梦飞那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微微一笑:“没有伤骨就好。”

    段梦飞的微笑让杨花觉得很委屈,不高兴地说:“你一点不心痛我。”

    “杨花,我怎么不心痛啊!你只是一点点皮外伤,不要紧的,三五天就好了。我以前被剌过一刀,缝了七针,一个星期就好了。”

    段梦飞诚恳的话好像有止痛的效果,让杨花心里和身体的伤痛消解了许多。

    段梦飞问:“哎,你今晚回家吗?”

    “当然回家,医院里的气味难闻死了。可是,我腿肿了,走起路来很痛。”

    “我送你回去。”

    “现在走,你过来抚我。”

    段梦飞将杨花扶了起来。可是,杨花走了两步,就大喊一声:“啊哟!痛死我了。”

    “我背你。”段梦飞弯下腰去。

    杨花不好意思伏到他的背上。段梦飞背着她走出病房。

    段梦飞平时喜欢走路和骑单车,很少坐出租摩托车的,可是,今晚杨花走路不方便,而且,他觉得背着年轻貌美的杨花走在大街上,万一被熟人碰见,引起误会,就在医院的大门口拦了一辆出租摩托车。

    杨花害怕地说:“我不坐摩托,不安全。”

    段梦飞问:“那怎么办?”

    杨花想让他背着走,却不好开口,默不作声。

    段梦飞突然想到自己是骑单车来的,说道:“你等一下,我的单车还在里面,用单车推着你回去。”

    段梦飞跑进医院里,在停单车的棚子下寻了一遍,不见自己的单车。段梦飞奇怪了,我的单车明明放在这里的啊。不好,单车被盗了!段梦飞无奈地看了看停车棚,马上跑向医院大门口。

    杨花见他空手回来了,问道:“单车呢?”

    段梦飞叹气说:“单车被盗了。”

    “啊!这些小偷真可恶!梦飞,真不好意思,让你丢了单车。”

    “没关系。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我准备买摩托车了。”

    “可是,我怎么回去?”

    “我只有背着你回去了。”

    杨花微笑着伏到段梦飞的背上。段梦飞生怕碰到熟人,背着她快步走了起来。大约半个小时到了杨花的单位,段梦飞累得大汗淋漓。段梦飞背着她到了房门口,将她放了下来。杨花拿出钥匙打开房门。段梦飞说:“我回去了。”

    杨花几乎是求他说:“都到家门口了,你不陪我聊聊?”

    “对不起,柳燕和芸芸都在家里等我。”

    杨花望了他一眼,伤心地说:“你走吧。”

    段梦飞说:“你要好好保养身体。如果需要我帮忙,就打电话给我。”

    “谢谢了。”

    段梦飞回到家里时,柳燕带着芸芸已经睡觉了。段梦飞悄悄爬上床铺,想了好一阵才进入梦乡。电话铃“咚咚咚”响了起来。段梦飞觉得奇怪,已经下班了,还打什么电话?段梦飞没有马上去接,等了一会儿,见对方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才提起话筒说:“喂?”

    原来是杨花的声音:“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是你啊,对不起。已经下班了,你怎么知道我还在办公室?”

    “你家里没人接电话,我就打到办公室了。”

    “你的伤好了吗?”

    “好了。晚上到我家来一下,我想跟你说一件重要的事情。”

    “什么重要的事情?”

    “你来了我就告诉你。”

    “好吧。”

    段梦飞在夜幕降临之后,将芸芸送到岳父母家,让岳母带几个小时,然后悄悄去了杨花家。杨花开门时,看见段梦飞就像是看到思渴已久的恋人,兴奋无比,迅速关上房门,紧紧地抱住他说:“好久不见你了,想死我了!”

    段梦飞推开她,沉着脸说:“别这样!”

    杨花满脸不悦地说:“你呀,冷血动物,没有一点激情。”

    段梦飞不在乎她的责骂,独自走进客厅,坐到沙发上,用遥控器打开电视机,选了一个电视剧。杨花泡了一杯茶,递给他,坐到他身边,一边削水果,一边说:“我受伤了,你这么久不来看我,也不给我打电话,一点都不关心我。”

    “对不起,杨花。你现在好了吗?”

    “好了。你看我的额头上有疤痕吗?”

    段梦飞看了她一眼,没看见什么,就说:“没有啊!”

    “你再仔细看看。”

    于是,段梦飞细细端详起来,发现她左边额头上有一个绿豆大的隐隐的伤疤,就说:“这一点点伤疤很难看出来啊!”

    “太好了!我没有毁容。”杨花高兴地把把削好的水果递给他,依偎着他说:“我还像以前一样可爱吧。”

    “是的,一点瑕疵算不了什么。哎,你说有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事?”

    杨花嘻嘻笑了,望着段梦飞的眼睛问:“你还记得那个美丽的晚上吗?”

    段梦飞的心快吊到喉咙里了,却尽量平静地说:“你别提这件事好吗?”

    杨花责备地说:“你能忘,我却不能忘!”

    段梦飞预感到她要说的话了,无法控制内心的紧张和恐惧:“为什么?”

    杨花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低声说:“你好厉害,一举成功!”

    段梦飞瞪大眼睛问:“什么意思?”

    杨花附到他的耳边说:“我怀孕了。”

    “啊!”段梦飞仿佛看见她的肚子凸起来了,吓得快要晕倒了。

    “你说话呀!我是你的女人了,我听你的。”

    段梦飞哀求说:“那你去医院做掉吧!”

    “做掉也可以,但是你必须先跟她离婚。”

    “不行!”

    “现在我怀孕了,你要不离婚,我就把我们的事告诉她。”

    段梦飞反问她:“你不怕影响你的名声吗?”

    杨花心里上是怕的,嘴上却说:“不怕!我没有你,我什么都不怕!”

    “啊!你一辈子不嫁人了?”

    “嫁,要嫁就要嫁给你!”

    “我离婚了,也会不娶你!”

    “那我一辈子做你的情人!”

    段梦飞急得流出了眼泪:“你害得我背叛她,还要逼我离婚,你真毒啊!”

    “我喜欢你,我什么都不怕!”

    段梦飞气愤地站了起来。杨花缠住他的胳膊,不让他走。可是,段梦飞无论怎么用力都摆脱不开。

    睡在身边的柳燕被他一把推醒,生气地说:“梦飞,你干什么呀!”

    段梦飞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睁眼一看,大吓一跳,自圆其说:“没干什么,我刚才说梦话了。”

    “你做梦了?什么梦?”

    “我在梦中与人吵架了。”

    柳燕睡意浓浓,没有再问,很快响起了鼾声。

    段梦飞自从做过这个梦后,再没有主动给杨花打过电话。而杨花也不主动跟段梦飞约会了。等到杨花结婚的时候,段梦飞才知道杨花的老公是她单位的同事,一个比她小几岁的未婚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