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相片风波

    更新时间:2018-11-19 19:27:44本章字数:3180字

    芸芸读幼儿园,段梦飞负责每天接送她,晚上陪她做作业,等她睡后,再做家务,看看电视,早早地上床。柳燕很忙,很晚才回。段梦飞一心牵挂,有时候等到凌晨一点多,也不见她回来,不觉不知就睡了。等待和牵挂是最痛苦的事情,段梦飞感觉这种生活实在单调而枯燥,是像一潭死水,平静得让人恐怖。又像自家阳台上的石榴花,尽管开满了红艳艳的花儿,美丽可人,但是结出来的果实却是苦涩的。

    段梦飞想,他的婚姻不也是这样的吗?柳燕似一朵娇艳的花儿,而芸芸也是一朵人见人爱的花朵。何况,柳燕又是财政局的副局长呢?在很多人眼里,他有令人羡慕而嫉妒的幸福家庭。可是,他越来越感觉不到家庭的温馨和浪漫。他多么希望身边有一个可以倾诉生活、工作、家庭苦恼的人啊!

    段梦飞感觉自己像笼子里的金丝雀,家里的天地是那么狭窄沉闷,开始每天吃过晚饭去公园散步,放飞心情,看外面的精彩世界。而每次牵着芸芸的手,她活泼乱跳,十分可爱,她走不多远就嚷着要爸爸骑马马。段梦飞把她视若明珠,百依百顺,双手把她举起来,让她骑在肩上。公园里一些年轻的父母带着可爱的孩子,悠闲而快乐地走着,令人好生羡慕!想想自己这个样子,像是一个男保姆,甚至像被老婆抛弃的窝囊男人一样,不禁有些酸溜溜的感觉。

    段梦飞不敢在外面呆久了,担心芸芸还要回家做作业,还担心柳燕什么时候突然回来了,发现家里没有人而责怪他。他的牵挂和担心太多,过得并不开心,脸上很多的时候充满忧郁。

    一天晚上,柳燕终于按时回来了,一家人高高兴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柳燕突然记起什么,走进卧室里,从提包里拿出一叠新相片来,对段梦飞说:“这是上次地区财政局组织我们在桂林三日游时照的相片。”

    芸芸抢着说:“先给我看!”

    柳燕说:“一起看!”

    段梦飞和芸芸笑嘻嘻地紧挨着她,看着她把相片一张张地翻过去。

    突然,看到了一张柳燕和一个男子单独在游艇上的合影,好像有几分亲密。段梦飞强忍着内心的火焰,沉着脸责问:“他是谁?”

    柳燕连忙解释说:“他是地区财政局的刘副局长,去年还是办公室主任呢!”

    “你为什么要跟他单独照相啊?”

    “这不正常吗?当时有很多人在场,他说要跟每个人照一张相,留作纪念。”

    段梦飞生气地把相片抢过来,摔在地上说:“真不要脸面了!”

    柳燕反问:“你说谁?”

    “都不要脸!”

    “段梦飞,你怎么不讲道理?”

    芸芸从没有看到爸爸妈妈吵过架,吓得哇哇地哭起来。段梦飞看了芸芸一眼,心有顾忌,没有再说,转身愤愤地出门了。柳燕心痛地抱住芸芸,哄着说:“芸芸乖,别哭。你爸是个臭脾气,没事的。”

    “不,我要爸爸!”

    “他出去了,谁知去哪?他发完脾气会回来的!”

    “不,他刚出去,我们去追!”芸芸哭着要妈妈去追。柳燕没有办法,只好跟芸芸一起去追。

    二人跑出传达室时,柳燕看着两边的马路就犯难了,问芸芸:“往哪边追呀?”

    芸芸想了想说:“爸跟我散步的时候,总往这边的。”

    “那就往这边追!”

    柳燕牵着芸芸的手追过一条街,也未见段梦飞的影子。芸芸就蹲在地上哭了起来:“爸爸跑了,爸爸不要我们了!”

    “傻瓜,爸爸很爱妈妈的,也很爱芸芸的,他不会不要我们的。”

    “你不要骗我呀!”

    “不骗,我们回去吧。”柳燕牵着芸芸的手往回走。芸芸左顾右盼,慢腾腾地走着。

    段梦飞气冲冲地出门后,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动。他首先脚步很快,后来就放慢了。他想起带着芸芸散步时的快乐时光,心里好受多了。他想起与柳燕初恋时,柳燕那张清纯美丽的笑脸,忽然产生过一丝后悔,是不是误会柳燕了?还有,自己以前不是跟杨花约会过,虽然肉体上没有出轨,可是感情上出轨了。他刚才心里愤怒的波涛,逐渐消退到海岸。

    他随意地在公园里逛了一圈,就往家走。可是,进门后,家里空无一人!他疑惑了,她们去哪了?是不是出去寻自己了?他顿时感到周身温暖起来,又走出家门,往街上寻找。

    芸芸老远看见爸爸向这边走来,惊喜地喊着:“爸爸!”挣脱妈妈的手,向爸爸跑去。柳燕不好意思地笑了,也加快了脚步。段梦飞停在那里,等芸芸扑过来时,一把将她举起来,骑到肩上,往回走。

    “爸,等等妈妈!”

    “不,我们慢点走就是了。”

    芸芸骑在爸爸的肩上,不时地回头催妈妈快点来。段梦飞走了不远,柳燕赶了上来。

    回到家里,柳燕连忙把茶几上的照片收了起来。段梦飞走进以前李红梅睡的卧室,现在的书房看书去了。他清楚再追问柳燕也问不出什么的,也懒得再问。柳燕知道他心里有气,没有去解释,也无法解释,叫芸芸上床后,自己躺在床上看杂志。过了好一阵,柳燕上卫生间时,看见段梦飞还在看书,提醒说:“十二点了,休息吧。”

    段梦飞装作没有听见,继续看着书。柳燕从卫生间出来后,看见他还在看书,就走进来,轻言软语地说:“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段梦飞看都不看她,不耐烦地说:“我知道了。”

    柳燕觉得自讨没趣,走开了。段梦飞又看了一会儿书,实在支持不住了,就睡在书房里。

    芸芸在幼儿园读中班,聪明伶俐,能歌善舞,很受老师和同学们的喜欢。段梦飞每次把芸芸送到教室的走廊上,她就欢蹦乱跳地朝教室跑去。段梦飞并没有马上离开,在教室的窗户外站几分钟,看着小朋友们坐在课桌拼起来的餐桌边,开心地吃着包子、油条、稀饭。他看着看着,不禁回想自己小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幼儿园,就觉得他们真的好幸福。

    范老师是芸芸的班主任,迷人的双眼,修长的大腿,气质高雅,清纯可爱。她幼师毕业,工作一年多了。范老师看见英俊洒脱的段梦飞经常站在窗外观看,觉得他有点意思,慢慢地就想与他攀谈。范老师走过来,甜美的笑脸上含着几分羞色,先打招呼:“你好,你是芸芸的爸吧!”

    范老师的声音甜蜜温柔,段梦飞从未听过如此美妙动人的声音,十分惊喜,笑着说:“范老师好,我是芸芸的爸。”

    “好像每次是你送芸芸来的。”

    “是的,她妈很忙,没时间来。”

    “你在粮食局上班吗?”

    段梦飞点了点头,随便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

    “是芸芸告诉我的。”范老师满含笑意地望着他,等他再往下说。

    “我走了。”段梦飞说着,向楼梯口走去。

    范老师向他挥手说:“拜拜。”范老师说着,转身向芸芸的地方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一眼,正好与段梦飞回头的目光相碰撞。段梦飞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快步离去。

    段梦飞骑着摩拖车去粮食局的路上,脑海里漂浮着范老师清纯可爱的笑容,耳朵里回响起那美妙动人的声音。段梦飞估计她二十岁左右,没有恋爱过,正是一个情窦初开的清纯少女。她因为经常跟小朋友在一起的缘故,有几分天真可爱。这是柳燕从来没有过的东西,段梦飞在心里特别喜欢这样的女孩。段梦飞还从她羞涩而多情的眼神里,读出她深蕴的含义,她很可能喜欢自己!她与年轻时候的柳燕一样美丽动人,如果拥有如此可爱的女孩,真的是一辈子的幸福!如果时光能够倒流,自己还是一个未婚的青年,那该多好!

    一天上午,段梦飞坐在办公室里赶着做一份报表,传达室的老头送来了一封信。段梦飞拿着信封一看,奇怪了,信封上没有写寄信人地址,也没有写寄信人。是忘记写了还是故意不写?如果是故意不写,那可能是匿名信。段梦飞没有马上打开信封,在思考着。我不是纪检干部,给我寄匿名信干嘛?

    段梦飞等办公室里只有他一个人时,才撕开信封,拿出信纸来。信封里只有一张纸,文字不长。段梦飞看了一眼,双手就开始颤抖了。信上说柳燕与地区财政局的刘副局长关系密切,他们在桂林旅游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柳燕单独在刘副局长的客房里呆了很久。信上最后说,请你管好老婆,千万别让老婆当第三者。

    段梦飞看了,如五雷轰顶,气愤极了,恨不得将刘副局长撕碎了。他想责问柳燕,拨通了柳燕办公室的电话。可是,等电话通了,他立即挂了。段梦飞很要面子。这是家丑,怎么能让单位同事知道?

    柳燕一看号码是段梦飞办公室打来了,估计他有重要事情,又拨了过来。段梦飞接起电话,欲言又止,生气地挂了。

    柳燕想,也许他是打错了电话,便不再理睬,忙自己的事了。

    段梦飞心中怒火中烧,无法平静。联想到前几天柳燕与刘副局长两人的合影,看来他们果然关系密切。柳燕啊柳燕,你原来是这样可耻的人!我要与你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