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心中的阴影

    更新时间:2018-11-21 20:43:33本章字数:2980字

    段梦飞回家后,心里闷火,哪里还有心思做午饭,打开电视机,坐在沙发上,只等着柳燕回来兴师问罪。段梦飞等了半小时,柳燕开门进来了。段梦飞从沙发上跳起来,对着柳燕吼叫着:“柳燕,你真不要脸!”

    柳燕大吓一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从没有看见段梦飞这种愤怒而可怕的表情。她不敢火上浇油,问道:“梦飞,你怎么回事?”

    “你自己看!”段梦飞生气地将那封信扔到地上。

    柳燕从地上拾起信来一看,“啊”的叫了一声。气愤地说:“根本没有的事,这是诬蔑!”

    “那你为什么晚上单独呆在姓刘的房间里很久?”

    “胡说!我与刘局长说了几句话就出来了。”

    “你说得轻巧!那你说是谁会诬蔑你?”

    “我怎么知道是谁诬蔑我?你不相信我吗?”

    “我能相信你吗?这是证据!”

    “一封匿名信算得上证据吗?”

    “一张相片,一封匿名信都是那个姓刘的!”

    柳燕哭了起来:“哪一个没良心的,要这么害我啊!”

    段梦飞半信半疑,没有再责问柳燕,也没有提出离婚。然而,自这天开始,在段梦飞心中埋下了不信任的种子。柳燕想,当时在桂林旅游的人是全地区财政局预算条线的领导,共计三十多人,他们如果对刘副局长有意见,可以向他老婆写匿名信,不必要寄给我老公?难道是对我有意见吗?在这些人中,我没有得罪过谁啊?

    段梦飞骑着摩托车从县政府出来,看见幼儿园的范老师站在路边向他招手,他赶忙紧急刹车,停在范老师的面前,把摩托车头盔拿了下来,问道:“范老师,你要去哪?”

    范老师一看是段梦飞,吃吃地笑说:“是你呀,我还以为是出租摩托呢!”

    段梦飞哈哈地笑了,说道:“你要去哪?我送你。”

    “不好意思,麻烦你去幼儿园。”范老师微红着脸,一手扶着段梦飞的肩膀,一手扶着车座,侧身坐上摩托车。

    段梦飞说:“范老师,坐好啊。”

    “坐好了。”

    段梦飞加了一把油门,摩托车向幼儿园驶去。

    范老师主动说:“芸芸能歌善舞,很可爱的。”

    “让你费心了,谢谢你。”

    “她现在是一个小明星。好好培养,将来就是大明星了!”

    “哈哈,过奖了。”

    没多久到了幼儿园大门口,范老师问:“你家里的电话是多少?”

    段梦飞迟疑着。

    范老师马上补充说:“我有一个事想请你帮忙。”

    “哦,什么事?你说吧。”

    突然,上课铃声响了。范老师慌乱地说:“我没时间了。你快告诉我电话吧。”

    段梦飞马上把家里的电话告诉她。还把办公室的电话也告诉了她。

    晚上,柳燕不在家,芸芸在书房里做作业,段梦飞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坐机响了,段梦飞接起电话一听,是范老师打来的电话。范老师问了他家住在几栋几单元后,说要来做家访。

    段梦飞马上洗好水果摆在茶几上,等待她的到来。段梦飞在心里猜测,是不是要我帮她买茶油?可是,她没有成家,买茶油干什么?她莫非想找柳燕帮忙,要我帮忙说好话?可是,她同柳燕是熟人,不必转弯抹角来找我的。段梦飞正在胡乱猜测之际,听到了轻轻的敲门声。段梦飞的第一感觉告诉他,是范老师来了。段梦飞打开房门,果然是笑盈盈的范老师。段梦飞热情地请她进来。

    范老师略略巡视室内,看到室内装修得豪华高雅,不禁满眼羡慕说:“房子真漂亮!”

    “一般咧。”

    范老师又轻柔地问:“柳局长在家吗?”

    “还没有回来。”

    “芸芸呢?”

    段梦飞向书房里喊了一声:“芸芸,出来一下,你看谁来了!”

    芸芸从书房出来,看见是范老师时,高兴地喊着:“范老师好!”

    范老师抚摸着她的头说:“芸芸乖,芸芸好漂亮!”

    芸芸有些不好意思,咯咯地笑。段梦飞和范老师对望了一眼,也开心地笑了。

    范老师说:“你的舞跳得如何了?”

    芸芸说:“还不好呢。”

    范老师说:“你跳一下,我看看。”

    芸芸马上跳了起来。芸芸虽然跳舞的动作熟练,但是,动作还不到位,不够优美。

    范老师给芸芸纠正了几个动作,还给她做了示范,然后叫她重跳一遍。等她跳完了,范老师高兴地拍手叫好。

    段梦飞觉得范老师笑得自然甜美,好像三月里红艳艳的桃花,范老师的示范动作更是非常优美。

    段梦飞问:“范老师,你是学舞跳专业的?”

    “是的。”

    “你跳得这么优美,跟电视里的舞跳演员一样。”

    范老师开心地笑了起来。范老师在心里琢磨着如何称呼段梦飞。如果叫芸芸他爸,却好像东北人的老婆喊老公一样;叫叔叔,年纪上还不够;叫段哥,显得过于亲热了一些;直呼其名,好像不尊重,便问道:“看我笨的,我不知道怎么称呼你。”

    “随便的,名字不过是一个人的符号。”

    范老师含着几分羞色说:“那就叫段哥吧。”

    段梦飞感觉心里暖暖的,说道:“行啊!”

    “段哥,我想请你帮一个忙。”范老师说半句留半句,就此打住。

    “什么忙?直说吧,只要我做得到,一定帮。”

    “哎,我上次回家帮妈妈去粮店买米时,把粮本丢了,想请你帮我补办一个。”

    “哦,好的,你到粮店挂失了吗?”

    “挂失了。”

    “好,那你让粮本户主的单位打一个遗失证明来,我帮你去办。”

    “就这么简单啊,太谢谢你了!”

    “不用不用。”

    范老师站起来时,望着段梦飞妩媚而甜蜜地笑说:“那我走了。”

    “好的,我送送你。”

    “不要客气了。”

    段梦飞把范老师直送到单元楼下,范老师说:“段哥,不要送了。拜拜!”

    段梦飞很想再送送她,听她这么说,不好再送了,挥手说:“那你好走。”

    柳燕回来了,坐在沙发上看杂志。段梦飞坐在她身边看电视。段梦飞忽然回想起他们恋爱时,耳鬓厮磨的情境来。那时他搂着她浑圆的肩膀,一起看小说,相互讨论着书中的人和事,表白各自的兴趣、爱好、人生观念,那是多么地幸福惬意啊!

    段梦飞想重温旧梦,把手搭了过去。柳燕扭动了一下肩膀,不高兴地说:“你烦不烦呀!”

    段梦飞受到冷落,心里闷着气,却无话可说,起身到书房里看书去了。可是,眼睛看着书本,心思却飞得很远很远。

    柳燕是大领导了,而我是一个普通的干部,我们的地位身份不平等了。听说当官的男人会在老婆面前摆架子,其实,当官的女人也一样,也会在老公面前摆架子!唉,我当初晕了头,怎么要支持她从政啊!如今她高高在上,视我为奴隶,这种压抑的生活哪有幸福可言!她的职务越高,这种压抑感就越强烈!我不是跟一个妻子住在一起,而是跟一个上司生活在一起,这种生活还有什么滋味?以前哪个温馨的家哪里去了?他感觉一种酸楚涌上心头,不禁眼泪盈眶。

    柳燕看了一会儿杂志,见段梦飞在书房里,喊道:“梦飞,你出来一下。”

    段梦飞不高兴,没有理睬。柳燕生气地说:“梦飞,你耳朵聋了吗?”

    “你说嘛,什么事?”

    “我明天去买一个手机。你把那张五千元的存单取出来。”

    段梦飞吃了一惊,反问道:“一万多块的手机,买它干什么?”

    “黄局长说,为了工作方便,要求局党组成员每人买一个手机,给每人报销五千元。”

    “那我也买一个。”

    “这么贵的手机你买干什么?而且,手机话费很贵的,你也不能报销。现在局里面只有黄局长有手机。”

    段梦飞被她说得哑口无言。

    第二天晚上,范老师打电话来说,现在把遗失证明送过来。段梦飞不想让她碰上柳燕,以免柳燕生疑,而且,很想单独跟范老师说说话,便说:“你不要送,我有摩托车,我去你那里取吧。”

    “这怎么好意思嘛。我让你帮忙,还让你来取。”

    “那有什么,我乐意!”

    范老师高兴地说:“段哥,那就麻烦你了!”

    段梦飞放下电话时,柳燕问:“是谁的电话?”

    段梦飞撒谎说:“城关粮站的熟人。我出去一下。”

    “出去干什么?”

    “他要采购一批茶油,怕是假货,让我帮忙辨别一下。”

    柳燕责怪说:“白天不行,非要晚上去?”

    段梦飞生怕露出破绽,不慌不忙地解释:“人家做生意的,时间就是金钱,不能等啊。”

    柳燕看见他对答如流,就说:“那你早点回来。”

    “知道了。”段梦飞走出房门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终于过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