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静悄悄的爱

    更新时间:2018-11-23 21:32:37本章字数:2960字

    今晚,范老师洗了头发,特意打扮了一下。尽管早已进入秋天,范老师却穿着一件雪白的衬衣,外面罩着一件淡黄色的镂空纯棉背心,下穿一件黑色的短裙。范老师站在幼儿园的大门口,像等待恋人一样焦急地期盼。等到能看清楚段梦飞时,范老师高兴地向他走近。

    段梦飞看着青春时尚的范老师时,心里非常舒畅,高兴地说:“范老师,让你久等了!”

    “段哥,你来得好快呀!”

    “我有摩托车嘛。哈哈,证明呢?”

    “给!”范老师把一张折叠的信纸递给他。

    段梦飞接过来,将折叠的信纸打开看了一遍,说道:“没问题,明天帮你办好。”段梦飞说完,并不想这么离开,望着范老师。在大门口的路灯下,范老师神色羞惭,目光如烛,胸脯高耸,短裙下双腿雪白修长。段梦飞仿佛看到了柳燕中专时期的模样,真的好美!美的让人心醉!

    范老师也不想离开,等着他说点什么。

    两人短暂的沉默后,段梦飞鼓起勇气问:“你晚上还有事吗?”

    “没有。”

    “我们再聊一会行吗?”

    “可以呀。”

    “你的舞跳得好优美。”

    范老师想了想,抬起热烈的目光问:“你会跳舞吗?”

    段梦飞嘿嘿笑了一下,说道:“会一点点。”

    “那我们去跳舞好吗?”

    段梦飞迟疑了一下,便说:“好。上车吧。”

    范老师往段梦飞摩托车的后座上坐去,因为穿的是短裙,双腿分开不雅观,她迅速侧身坐上去,再把短裙尽量地往大腿处拉下来,盖住暴露在外的雪白的大腿。段梦飞问:“坐好了吗?”

    “坐好了。”

    段梦飞载着她慢慢驶去。

    范老师问:“你经常跟柳燕一起走路吗?”

    段梦飞眼睛里好像闪过一丝不悦,不满地说:“我们很少一起走路了。她有小车坐,懒得走路了。”

    “那是的。她工作忙,晚上没时间陪你,你过得开心吗?”

    段梦飞感觉心里的伤疤被捅了一下,隐隐作痛,伤感地说:“唉,还说什么开心不开心,凑合着过吧。”

    范老师觉察到了他的苦恼和不满,转换了话题:“你什么时候开始跳舞的?”

    “好像是四年前,我从乡下调到县粮食局不久,单位举办晚会时,同事非要拉着我跳,我就学会了。”

    时间真的过得好快,两人不知不觉就到了“阳光歌舞厅”。段梦飞掏钱买票时,范老师抢着来付钱。段梦飞伸手拦住她,笑着说:“哪有女士为男士买票的,该我买!”

    “男女平等嘛!”范老师迅速把一张十元的钞票递进售票窗口,笑嘻嘻对段梦飞说:“你看售票员肯收我的零钱,还是肯收你的大票子。”

    售票员笑着说:“我正缺零钱呢!”

    段梦飞和范老师相视而笑。

    段梦飞没有那么拘束了,与范老师走进舞厅,找了一个不显眼的角落坐下。如今的舞厅已没有往日的辉煌,如时过境迁,秋天落叶。可是,段梦飞全然不觉。段梦飞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进舞厅了,对舞厅陌生得好奇了。舞曲开始时,段梦飞还不敢轻易上阵,因为,他似乎对舞步生疏了,还要观摩别人怎么跳的,想找到那种感觉来。范老师见他老看别人跳,忍不住主动说:“我们去跳吧。”

    “我还没有找到感觉啊。”

    范老师说:“这有什么呀,走进舞池里就有感觉了。我们又不是比赛,只要跳得开心就行的。”

    段梦飞听她这么说,疑虑顿消,站了起来。不过,还是有些紧张,有些脸红,一手轻轻贴着她柔软的细腰,一手握着她白嫩的小手。段梦飞的确生疏了,双腿生硬得像二根木桩,跳起来很不自然,老跟不上节奏。

    范老师吃吃地笑了,说道:“你放松呀,随便跳。”

    段梦飞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一下,说:“好的。”便放开胆子,不再担心可能踩着她的脚,也不再担心会被熟人看见。段梦飞一心听着高山流水般的轻音乐,慢慢地就找到了感觉,与范老师和谐起来。

    范老师看见他终于找到感觉了,就把他拉近了一些,夸奖说:“你跳得不错,进步很快呀!”

    “我很久没有跳了,多亏你会带我。”

    “其实没什么的,只要有那种感觉就行。”

    范老师全身散发出的香水味,丝丝入怀,清新袭人。段梦飞不禁问道:“你洒了什么香水?”

    “柠檬香水。好闻吗?”

    “不浓不淡,香气宜人。”

    范老师就吃吃地笑了:“那你好好地享受吧。”说着,就把脸幸福地贴近他的肩膀。

    段梦飞有些慌了,却不愿推开她,一边享受着她的温柔,一边害怕地巡视舞池里的人。其实,一切担心是多余的,他不喜欢交际,认识的人很少,没有碰到那些熟悉的眼睛。

    范老师的想法却不同,能跟心中的男神像一对情侣一样跳舞,很幸福很甜蜜,何必管别人怎么看呢?

    一曲舞毕,二人回到座位上,范老师和他紧挨着坐着。在雾一样五彩缤纷的灯光下,范老师那暴露在外的性感的大腿白得耀眼,引人注目,从身边过路的人都不禁把目光扫射过来。段梦飞感觉脸上痒痒的,有意把身体往前移动,想拦住过路人的视线。范老师不知其意,他往前左移,范老师也往左移。后来,范老师不解地问:“你怎么啦?”

    段梦飞本来不想说出来的,见范老师责问,不得不说:“你的腿很美,太吸引观众了。”

    范老师明白了,笑了笑,双手将裙子往下面捋了一下。

    又一曲舞起,段梦飞和范老师坐在那里看着别人跳舞。这时,一个不知趣的小伙子走过来,请范老师跳舞。范老师很少跟陌生人跳舞的,询问地望着段梦飞。段梦飞不置可否。范老师见他不表态,就对小伙子说:“对不起,我累了。”

    小伙子怕她有顾虑,慌忙解释:“你放心,我会跳,不会踩你脚的。”

    “我真的累了。”

    小伙子便不再说了,窘迫地慢慢地离开。段梦飞看着他朝另一个包厢走去,那里的一群青年男女正在哄堂大笑。原来他们是在打赌,能不能请动一个漂亮的陌生女孩跳舞。段梦飞指给范老师看那边。当范老师知道那群青年在嘲笑刚才的小伙子时,吃吃地笑了。

    舞会散后,段梦飞用摩托车送范老师回幼儿园。范老师刚坐上摩托车,晚风吹起,范老师双手按住裙子侧身坐了上去。可是,摩托车加速后,范老师的身体摇晃起来。范老师吓得大叫着“慢点,慢点,我坐不稳了!”然后,迅速抱住段梦飞的腰。

    段梦飞立刻减速行驶。

    十分钟后,到了幼儿园大门口。范老师下车后,说道:“段哥,跟你在一起真开心,谢谢你!”

    “你开心就好,我们下次再约吧。”

    “好的,拜拜!”范老师欢快地走进幼儿园。

    回家后,段梦飞像做了错事一样小心翼翼走进门。柳燕劈头就问:“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段梦飞愧疚地嘿嘿笑了一下,说道:“临时与他们玩了一会儿。”

    柳燕瞪着怒火般的眼睛说:“你这个人,只知道贪玩!没有理智!”

    段梦飞没有反驳,沉默不语。

    一会儿,柳燕又问:“听说你们局里要提拔三名年轻干部,是不是?”

    “是的。”

    “那你有希望吗?”

    “那就不知道了。”

    “你呀,到局里四五年了,还是一个普通干部。那些比你后进局里的人都当股长了。你知道是为什么吗?你不求上进!”

    “我怎么不求上进?工作不比别人少做!能力不比别人差!”

    “这不是主要的,人际关系你懂吗?”

    “我懂,局长们喜欢的是一些吹牛拍马的无耻小人!而我有我的尊严,我不会点头哈腰摇尾巴。”

    “你怎么这么说?那是主动向上级靠拢,取得上级的信任。上级都喜欢忠心听话的下属。”

    “忠心听话?像过去的皇帝要求臣子一样,只要是上级说的,下级没有尊严,没有对与错,都唯命是从吧。”

    “你呀,快三十的人了,性格一点不改,还是那么偏激。不跟你说了。”

    段梦飞挨了一顿批评,心里很不是滋味,背过身去,想着自己的心事。官场浑浊复杂,让人烦躁气愤,干脆别理,还是当一个老百姓清白自在。他极力清除脑子里官场上的烦事,回味起今晚那些令人兴奋难忘的事来。范老师紧紧地挨着他,满眼柔情似水,优美的身材和舞姿,简直跟天生的舞蹈演员一样。还有她上摩托车时,暴露出来的修长洁白的大腿,比中专时代柳燕的大腿还在美,足以让世界上所有男子为她赴汤蹈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