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坠入情网

    更新时间:2018-11-25 20:17:29本章字数:3052字

    没有想到范老师会在第三天晚上又打电话来。对于无聊苦闷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段梦飞来说,范老师的话似柔风细雨扑面而来:“段哥,你前天晚上玩得开心吗?”

    范老师那优美的舞姿和雪白的大腿立即重现在眼前,段梦飞说出的每一个字里仿佛充满兴奋和喜悦:“很开心!谢谢你!”

    “你现在在干嘛?”

    “芸芸还在做作业,还没有睡。”

    “柳燕不在家吗?”

    “是的,她经常不在家的。”

    范老师一语双关地说:“哦,她那么忙,女强人真令人羡慕!”

    段梦飞停了片刻,不悦地说:“也许大家是这么看的。”

    “怎么说是也许呢?”

    “你没有成家,不懂的。”

    “是不是她经常不在家,对你关心体贴得少?”

    段梦飞不想提这些烦恼的事:“不说这些好吗?”

    “好,不说这些。哎,那等她睡了以后,你可以出来吧?”

    “她要九点才睡的,现在还是七点半啊!”

    “那没有关系,我到九点再给你打电话好吗?”

    “那好吧。”

    段梦飞放下电话后,细细地回味着她的话语,感觉是那么的清纯温柔,舒服极了。他记得还是在跟柳燕初恋时,听到过这样的声音,可是,现在的柳燕大不相同了,身份变了,声音也变得粗重了,这与柳燕经常做报告,给下属做指示有关。柳燕失去了难以说清的,最可爱的女人的特质,而男子气很重。他还发现,柳燕当上办公室主任以来,二人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了,也没有多少话说,已很难找到那种相敬如宾,恩恩爱爱的幸福了。他觉得柳燕离原来的那个白雪公主越来越远了。他们只是一种表面上的夫妻关系,他除了在亲热时,享受柳燕美丽的身体带来的欢乐外,平时只有痛苦和烦恼。这是不是人们常说的夫妻感情枯竭呢?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夫妻缘分不是尽了吗?

    在段梦飞思潮起伏,无法平静之际,范老师准时打来了电话:“芸芸睡了吗?”

    “你等一下,我去看看她睡了没有。”段梦飞快步走到芸芸的床边,看见芸芸正张着眼睛望着他。

    还没等段梦飞开口,芸芸先问:“爸,是妈妈的电话吗?”

    “不是的,你好好睡吧。”

    芸芸嘟着嘴说:“妈妈天天这样忙,不管我们。”

    “睡吧睡吧,别乱想了。”段梦飞轻轻关上卧室门,拿起客厅里的电话,满脸歉意地说:“真的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她睡了吗?”

    “没有。”

    范老师含着几分苦涩说:“没有关系,那下次再约吧。”

    范老师在幼儿园旁边的商店里打完公用电话后,慢慢地回到宿舍里。她很烦,很乱。她坐到书桌旁,随意翻开一本<<青年文学>>,看了一小段,又把杂志合上。段梦飞那双动人的大眼睛,高高的鼻子和绅士风度,总在脑海里闪现。她在舞厅里,依偎在段梦飞的身边,感觉到他的身上没有大多数男子那种恶心的烟臭气,他有一种非常坚毅的男子气。她几乎是贴着段梦飞的身体,跳起那些激荡人心的舞曲的时候,段梦飞不像大多数男子那样,总想趁机占便宜,而是尽力保持距离。她觉得段梦飞是一个真正的君子,一个难得的,有责任心的,可靠的男人!她感到不安和苦恼的是,段梦飞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幸福家庭,可爱的妻子和女儿。她不想去做第三者,可是,段梦飞是那么令她春心荡漾,无法平静。她多想拥有!

    她很烦,很乱,无法呆在宿舍里。她走出宿舍,站在走廊上。

    有几个窗户里透出的日光灯的光芒,穿过秋天的枯叶,洒落在坪地上,斑斑点点,惨惨淡淡。偶尔听到几声争吵的话语,好像是妻子盘问丈夫今晚的去向。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由他去。

    远处,一群建筑物里或明或暗的窗户,像满天的星星一颗一颗地消逝。她走下楼梯,在教室门口犹豫了一下,该不该在这寂静的夜晚,演奏那架心爱的钢琴?可是,她的头上笼罩着一团阴霾,心如乱麻。她打开教室门,借着月光,按了墙壁上的开关。日光灯闪了闪,教室内顿时刺眼的亮堂。她坐在钢琴前,掀开盖子,白柔的手指在键盘上跳跃起来。音乐婉转悠扬,绕绕飞出窗外。她的思绪也被带进了空谷幽兰中。她感觉独自一人站在绿山秀水包围的瀑布下,享受着大自然的清新流畅,一切苦恼都被清洗得干干净净,心境变得美丽起来。

    范老师弹了很久,那些未入睡的人们在她优美的音乐声中沉沉睡去。

    下午快放学了,范老师正在给小朋友演奏钢琴。她很投入,身体随着动听的韵律而晃动。小朋友们也陶醉了,全神贯注地望着她。段梦飞站在窗户外,没有去打扰她,静静欣赏着她的美丽和音乐。几分钟后,音乐像一列进站的火车缓缓地停了下来,顿时,小朋友们报之热烈的掌声。范老师灿灿烂烂地笑了。段梦飞感觉她弹得非常优美动听,多么希望她能再弹一曲。然而,范老师发现了他,羞答答地向他走来。段梦飞激动地说:“真的很美!”

    范老师感到喝了蜜一样甜透了心,掩饰着内心的喜悦说:“没有呢!”接着,对芸芸说:“芸芸,你爸来了。”

    芸芸见爸爸来接她,欢快地跑过来。

    芸芸说:“范老师再见!”

    段梦飞说:“范老师,我们走了。”

    范老师柔情似水地望着段梦飞说:“好的,拜拜!”

    段梦飞好似触碰到了她动人的双眸放出的强烈的电流,双腿都发软了,然而,没有理由呆下去,不能不走。

    晚上,范老师打电话来约段梦飞去跳舞。可是,柳燕不在家,芸芸要他陪,他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个说服她的办法。段梦飞走到芸芸的身边说:“爸爸的一个同事生病了,我必须马上要去看他。”

    “那我怎么办?”

    “不管谁来敲门,你都不要开。”

    “我一个人怕呀!”

    “你这么大了,还那么不懂事?如果你非要人陪你,你就到楼上莉莉家玩,我办完事再来接你。”

    “那你要多久才回?”

    “两个小时。”

    芸芸霸道地说:“不行,一个小时!”

    “你怎么不听爸爸的话呢?”

    “好吧,就两个小时。”

    芸芸不放心,补充说:“拉钩。”

    段梦飞好气又好笑,回过来跟她拉了钩,快步走出家门。段梦飞洋洋得意,如笼中的鸟儿,终于能自由地飞翔了!

    段梦飞骑着摩托车风驰电掣一样飞奔,不到五分钟,就看见幼儿园的大门口站着穿着裙子的,婷婷玉立的范老师!段梦飞在范老师面前“嘎”的一声停住,取下头盔。

    “是你呀!”范老师惊喜地叫道。

    段梦飞哈哈地大笑说:“上来吧。”

    范老师并不急着上来,问道:“芸芸怎么同意了?”

    “我说有事,要把她送到楼上人家玩,等我办完事再去接她,她就同意了。”

    “太好了!以后你每晚就可以出来了!”范老师提着裙边横坐在他的后面。

    “你想每晚去跳舞啊?”

    “那倒不是,我一个人在宿舍里不好玩。”

    “那你还没有......”

    “没有什么呀?说嘛,别说半句留半句。”

    “没有男朋友吗?”

    “我哪有啊。你好笨!”范老师立时抽出一只小手,捶了他一拳。

    段梦飞心里的顾虑全消了,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和自豪。范老师伸出双手抱住他的腰。段梦飞迅速发动摩托车,驶向阳光歌舞厅。

    这一次,段梦飞不再像上次那么生疏和紧张,和范老师配合很默契,很快乐,几乎不间断每支舞曲。这对帅哥美女成了舞池的中心,引得众人拍手称好。时间在不知不觉地流过,二人的额头上直冒汗。段梦飞把西服脱了下来,放在沙发背上。范老师也脱下红色的羊毛背心,放在段梦飞的西服上。二人继续跳了起来。

    今天是柳燕母亲单位的工会主席张娟的生日,她带着几个朋友在阳光歌舞厅跳舞。张娟参加过柳燕的结婚庆典,认识段梦飞,可是段梦飞并不认识她。张娟看到段梦飞一个晚上都跟一个漂亮女孩在跳舞,而且,他们寸步不离,说说笑笑,好像一对情侣。张娟惊恐万分!她想,柳燕可能不知道,她的婚姻已经危险了!这可怎么办啊?

    时间过得真快,段梦飞突然看了一下手表,惊慌地说:“不好,快走!”

    范老师吃惊地问:“怎么啦?”

    “我早就超过答应芸芸的时间了!”

    范老师嘻嘻地笑说:“芸芸还管着你呀!”

    段梦飞苦笑了一下,匆匆地带着范老师走出舞厅。

    段梦飞骑着摩托车将范老师送到幼儿园大门口时,范老师下车后,不无嘲弄地笑说:“段哥,下次向芸芸多请一个小时假呀!”

    “好的,我也很想多跳一会的。”

    “做个好梦,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