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告密

    更新时间:2018-12-01 08:48:26本章字数:3024字

    柳燕正在办公室里批阅文件,忽然,母亲单位的工会主席张娟笑嘻嘻进来说:“柳局长好!”

    柳燕看了张娟一眼,惊讶地说:“是张阿姨啊,稀客,快请坐!”

    张娟朝办公室的四周望了一遍,坐到柳燕办公桌前的沙发上,很羡慕地说:“柳局长,几年时间就是局级干部了,真是年轻有为!”

    “张阿姨,您过奖了。”

    “柳局长,你们芸芸读小学了吗?”

    “还没有,才五岁呢。”

    “芸芸像你小时候一样,活泼可爱的。”

    “是的,幼儿园的老师都很喜欢她。”

    张娟想了想,小心问:“你跟小段怎么样?”

    “没什么怎么样,结婚都六年了。”

    “你们关系没什么变化吗?”

    柳燕吃了一惊,问道:“张阿姨什么意思?”

    “前几天晚上,我在阳光歌舞厅跳舞时,看见小段跟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在跳舞,一直跳到散场。”

    “跳舞有问题吗?”

    “他们两个看起来很亲密。”

    柳燕顿时沉下脸来,不相信似地问道:“这是真的?”

    “是真的。我今天来就是特意提醒你。”

    柳燕感觉心口被针扎似的疼痛,极力平静自己,说道:“好的,谢谢你提醒。”

    “我走了。”

    “好的,谢谢你。”柳燕把张娟送到财政局大门口,心情沉重地回到办公室。柳燕想了很多很多。她是谁?他们是怎么认识的?他们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

    段梦飞估计范老师要五点半才吃晚饭的,就提前半个小时下了班,回家取了一块香喷喷的腊肉,用塑料袋装好挂在摩托车扶手上,赶到了幼儿园。他砰砰地上楼,走到范老师的宿舍门口,敲了几下门,没有回音,又喊了几声,还是没有回答。

    范老师本来不想跟他来往了,可是心软了,慢慢地打开门。范老师心里一下涌出一股酸楚,责怪地说:“你还记得来看我?”

    “我每天都给你打电话,可是,接电话的人说你忙,没空接电话。你也一直没有回电话。”

    “哦,这两天确实很忙。”

    “这样啊。你看,你上次说最喜欢吃腊肉,我就带来了。”

    范老师打开塑料袋,闻到一股香喷喷的肉味,高兴地说:“谢谢你!”

    “一点小事,谢什么嘛!”

    “哎,你还没有吃饭吧?”

    “没有,你吃了吗?”

    “食堂里吃豆腐干,我不想吃,我准备自己做。你也到这里吃吧。”

    段梦飞要回家做饭的,却撒谎说:“那又要麻烦你了。” 

    “别这么说,你还没尝过我的手艺,我露一手给你看呢!”

    “那好,我就在你这里吃。”

    范老师开心地忙起来。段梦飞在家里做惯了饭菜,闲不住,也帮着她挑菜。可是,没有青菜了,而且一颗小白菜也坏了心,段梦飞立即骑着摩托车去附近的菜摊买菜。范老师先把米淘好,放在液化气灶上,然后把其它的菜洗了切了,等着他回来。段梦飞买菜很少问价钱的,买了就走,所以,他不到10分钟就赶了回来。他想帮着范老师洗菜时,范老师不许,叫他坐着陪着。他笑嘻嘻地照办。范老师嫩白的小手一瓣一瓣地剥着白菜,仿佛不是在做家务,好似弹钢琴,动作轻快优美。

    段梦飞好多年没有这样温馨的家的感觉了,心里暖融融的,如果能跟她生活在一起,那每天都会阳光灿烂,高兴地说:“你的动作很优美。”

    “真的吗?你是在想像吧。”

    段梦飞嘿嘿地笑了。

    两人沉默一会儿,范老师笑嘻嘻问道:“你没话说了?”

    “你不是叫我坐着陪着吗?”

    “也没叫你不说话呀!”

    “说什么好?”

    “随便你。”

    段梦飞看见房里没有电视机,问道:“你晚上不看电视吗?”

    “想看,但是要到别人家去看,不方便。”

    “那买一台彩电吧。”

    “一台彩电2000元多,我哪有那么多钱呀!”

    “我帮你买一台好不好?”

    范老师吃惊地望着他问:“你?”

    “别误会,我是自愿帮你的。如果你过意不去,就算我借给你的,以后还嘛!”

    “随便你吧。”

    “那我们明天到商场里去选一台。”

    “那你到时来接我。哎呀,饭烧了!”范老师闻到了一股烧焦味,马上端开高压锅,放在冷水里浸着,一盆冷水一下就哧哧地冒白泡。段梦飞和范老师对望着哈哈大笑。范老师开始炒菜,井然有序,细心周到,恰到好处。不锈钢锅铲在范老师的手里有节奏地飞舞着,牵动她曲线优美的身体微微扭动。范老师是多么美丽!柳燕要是这样该多好!

    “怎么不说话了?”

    “我在想,可不可以......”段梦飞多么想在此时拥抱她!可是,又怕太冒失了,不敢说。

    范老师催促说:“你说下去呀!”

    段梦飞还是不敢把心里话说出来,来了一个脑筋急转弯:“我可不可以帮你炒菜?”

    “这个不行,我要露一手给你看。”

    不久,一盘金灿灿的腊肉,一盘香喷喷的葱花蛋饼,一盘鲜绿的白菜,两碗雪白的米饭端到书桌上。段梦飞坐在木凳上,范老师坐在床铺上,二人开心地吃起来。范老师问:“味道好吗?”

    “很好,比我做的强多了!”

    二人相视而笑,各自低头吃起来,吃得红光满面,满嘴流油。段梦飞把肚子撑得鼓鼓的。他刚放下碗筷,手机响起来了,芸芸在电话里说:“爸,我要回家,快来接我啊!”

    “好的,你再玩一会儿,我就来。”

    “我不嘛,我要你现在就来!”

    “听话,爸爸正在忙。”段梦飞挂了电话。

    范老师问:“是芸芸的电话吗?”

    段梦飞不好意思地对范老师说:“芸芸在我岳母娘家,催我去接她。”

    “那你去吧。”

    段梦飞摇头说:“没办法,她离不开我。”

    等段梦飞起身要走时,范老师从洗脸架上取了一块白毛巾递给他说:“擦擦。”

    段梦飞接过毛巾擦了一下,说:“我走了。”

    “你晚上来吗?”

    “电话联系吧。”

    晚上,柳燕回家后心情很糟糕,脸色阴沉。段梦飞不知道什么原因,也没有问。柳燕清理了脏衣服,放在洗衣机里洗。段梦飞本来想去见范老师的,怕柳燕盘问,没有出门,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等芸芸睡觉后,柳燕与段梦飞单独坐在客厅里。两人都沉默不语,眼望电视,却各想各的心思。最终,柳燕开口说:“你今天怎么没有去接芸芸?”

    “局里有事,临时加班。”

    “你今天晚上怎么没有在家里吃饭?”

    “时间来不及了,我在外面吃的。”

    “你是不是经常去阳光歌舞厅?”

    段梦飞大吃一惊,心想,她怎么突然提到这个问题?难道她也在阳光歌舞厅里跳舞?可是,我每次特别注意了的,没有看到她,也没有看到任何熟人。

    柳燕催问:“怎么啦?不敢回答?”

    “没有经常去,是去过一二次。”

    “跟谁在跳舞?”

    段梦飞一时回答不上,没有作声。

    “是跟一个漂亮的女孩在跳吧。”

    “你经常不在家,我去跳舞都不行吗?”

    “这不是理由。你说,那个女孩是谁?”

    段梦飞生气地说:“你要审问我?”

    “男子汉,敢作敢当,为什么不敢说?”

    “我是跟一个女孩子跳了舞。可是,你就没有跟别的男人跳过舞吗?”

    “但是,你单独跟一个女孩子一直跳到散场,这正常吗?”

    “这有什么?跟谁跳舞都正常!”

    “你为什么不敢告诉我她是谁?”

    “没有必要告诉你。这是我的个人隐私。”

    柳燕听到说“隐私”二字,本能地觉得是那种见不得光的事情,生气地说:“隐私?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女孩了?”

    “谈不上什么喜欢不喜欢,我们只是舞伴。”

    “真是舞伴这么简单?你可别陷进别人编织的情网中,现在清醒还来得及。”

    “我看你是听信别人的谣言了!”

    柳燕不想继续争论下去,说道:“你这么大声音干什么?你要把芸芸吵醒吗?你要让邻居们都知道吗?”

    “今晚不是我没事找事,是你不相信我,审问我。”段梦飞生气地站起来,走进书房里。

    柳燕坐在客厅里,不知如何是好。柳燕想,他单独跟一个女孩一直跳到散场,不会是偶然碰到的,应该是相约好了的。如果是相约好了的,那说明他们认识有一段时间了,绝不是一般关系。而且,他不愿说出那一个女孩子的名字,是怕我去找那个女孩,找她麻烦,影响他们继续交往下去。既然他们在公开的场所相约,看来,他们还没有发展到最后一步关系。我必须及时制止他们,挽救他,挽救我的婚姻,挽救我的家庭!一旦他们发展到最后一步关系了,如果离婚,我将失去我的至爱,失去完整的家庭,我还有何脸面面对单位领导同事?我的父母,我的亲朋戚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