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伤心太平洋(2)

    更新时间:2018-09-04 13:25:30本章字数:2673字

    3

    跟我一起等活儿的一般是花头和大麻子,我们年龄比较接近。我记不住他们的名字。花头就是头上很花,可能小时候得了一种叫“鬼剃头”的病,把头发剔得一块一块的,他刮了光头还能看出来他的头花。他们看不起我,因为我瘦,瘦得像一根竹竿。竹竿就是我的代号,他们就这么叫我。饭都吃不饱我能不瘦吗?他们常欺负我,我拉了活儿如果不请他们吃烩面,他们就放我三轮车的气,还把我的三轮车藏起来,还偷我的衣服,抢我的饭吃。他们吃定了我,因为我打不过他们。这两个人都很hao色,常盯着来买菜的女人看,看入迷了我就顺势拉到活儿了。

    有一天我在这里见到了潘婷。

    她是来买菜的,胳膊上挂着篮子。她胖了,或者说丰满了。头上光溜溜地梳了个髻,一张白脸在人群中很是耀眼。花头和大麻子盯住了人家的ru房和屁股,悄悄地说着流mang话。这也难怪,她的乳fang和屁股确实长得很好看。不过我更注意她的脸,得劲!

    “要是把她撬过来,”花头说。“非把她男人气死不可。”

    “要是跟她睡一觉,”大麻子说。“枪毙我都行。”

    我说:“她男人可是警察。”

    两人不吭声了。他们都怕警察。我还想到潘婷他们一定过得很美满,他们一定没日没夜地zuo爱,一定还手拉手地招摇过市,还时不时地到酒店鸡鸭鱼肉地吃得满嘴流油,就是说他们过得很好。可我呢,连花头大麻子都敢欺负我。我要还是警察,他们敢欺负我?衣着光鲜身体强壮的牛春会在我面前都孙子似的,他们算什么?

    晚上我更睡不着了,老想白花花的潘婷,想潘婷和汉田中的恩爱。越想越气。我开始修改我的梦想。不能打死检察长了,他一个糟老头子行将入土,我一个有志青年为他搭一条命不值当。至于汉田中吗,如果我把潘婷泡过来,活活把他气死。这比打死他要高明。打死他我得抵命呀。——不过这只是想想而已,3年了,我都没见过汉田中一面,不是不想,是不敢,我凭什么复仇?我知道第二天还得和花头大麻子们在一起拉活,还得受他们的欺负。可我就是禁不住要想,要做梦。

    第二天我就换地方拉活了。我不能让潘婷见到我现在的样子,我还没那么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着吧。

    4

    又一年转眼就过去了。又一转眼,到了3月12日。我还能记住这一天是植树节,蹬三轮的生意会好一些。又因为这一天出行的多是城市人,他们要去栽树。我知道他们年年都要去栽树,栽一茬死一茬再栽一茬。我穿上了那身褐色的西装,在和上等人(相对与我)的接触中,没准儿会找到什么机会。傍晚,我竟然来到了三乐城附近。这一天挣了30多块钱,不算少,但我还是很沮丧。这几年来,沮丧跟影子一样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我是想找一个机会,想让哪一个上等人发现我,“给我一个支点,我能翘起地球!”——尽管我不知道我有什么非凡的才能,但我就是觉得我有才能;我不知道自己的理想是什么,可我就是觉得自己有理想;我知道我不可能和潘婷有什么瓜葛了,但我还是夜夜做梦qiang奸她。遗憾的是,没人正眼看我。我把三轮车放得远远的,好像那是我甩不掉的跟屁虫一样。站在马路边,点上一根烟,望着人流车流兴叹。

    “李队长?”有人叫。

    我对队长这个称呼早已陌生,一点没有激起我的反应。

    “李队长!”这个声音坚决地叫。我意识到是在叫我。但我还没明白过来,一个男人就把我抱住了,激动不已地寒暄着,把我拉进了金壁辉煌的三乐城。他把我让进了包间,颐指气使地让人上菜上酒——久违了的大饭店,我真有点想哭。坐定了,他才万分激动地问:“还记得我吗?”

    “怎么会不记得呢?你不是“三等功”林义吗!”

    “到到到底是朋友,还记得我!”林义和我碰了一杯酒。

    我们都谈了离别后的生活。我当然不会说我是蹬三轮的——恰好我今天穿了这身行头——由于我还没有想好说自己干什么高尚职业,就讳莫如深地说:保密。他说他是这里的领班,专管小姐。我搞不清楚领班是多大的官,他穿了一件白衬衣,打了黑领结ting着结实的xiong大肌,头发明光,脸颊洁白,手上的皮肤也细腻得像女人,看上去就不同一般。我赶紧把手背到后面,(因为我的手很粗糙)像在派出所当民警时常有的姿态。因为我当过他的领导,他有点诚惶诚恐,一时还看不出破绽。

    为了表示自己的激动和对我的重视,他还叫了两个小姐,都十七八岁的年纪,看得出是刚从农村出来,但一身薄如蝉翼的裙子还是衬得她们妖艳无比。这时我想起,我已经两年多没有接触过女性了,连手都没碰过。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让我莫名的兴奋。

    “这是谁?”林义指着我对那俩小姐说。“这是李队长,咱老家的刑警队长,现在调省城的公安局了,大官。别问人家叫什么啊,想干吗?好好陪,以后还得仰仗人家呢!”

    那小姐果然嗲笑着偎在了我身上。

    “汉田中也调到了省城。”林义说。“听说在哪个分局的刑侦队,当了队长。”

    “好事儿。”我说。

    “当了省长我也不屌他,狼心狗肺的家伙,当初你对他,那没的说,可他呢?”

    这触动了我心中的痛,钻心的痛。我甚至想回到我的租房处,享受那个梦境的快gan!没有他的证词,我何至于如此?但我必须深埋起来,装做大度的样子,说:“别提这事儿。都过去了。我现在过的不也ting好吗?哈哈哈哈哈哈……”

    “打脸,说那不高兴的事儿干啥,来来来,喝酒喝酒。”

    我们就开始喝酒。

    这一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然后到了一个隐秘的房间,面积很小,放张chuang就没有了其他的地方,偏偏还亮着红灯!一个小姐还跟我进去了。我肯定还mo了那小姐的ru房,那柔韧的感觉给我一种踏实感、幸福感。因为我以为是在mo潘婷的ru房。我们还接了吻,那荡气回肠的一吻呀!在那个房间里,潘婷俏笑着脱掉了衣服,和我抱在一起。我看见了派出所门前的大树,看见那三位老人在争论怎样处理知了;回到了我的房间,是拥着潘婷回去的。该汉田中受精神的折磨了,他会听到潘婷的叫chuang吗?他会听到这chuang的响动吗?他会彻夜难眠吗?他也该尝尝失眠的滋味了!哈哈哈哈…….但我还是醒了,是深埋在心底哪个犄角旮旯的道德感把我弄醒了,我记得潘婷是汉田中的老婆,朋友妻,不可欺。我眼前的光溜溜的女孩嗲笑着向我偎过来,很殷勤。她还真的把我当刑侦队长了!“穿上衣服。”我人模狗样地说。没等她穿上衣服,我就走出来了。林义等在门口,“咋样?”他说。我瞪了他一眼,就走了。我严辞拒绝了他的相送,其实是怕他看到我的三轮车。可是,我急冲冲跑到三轮车的停放地——我不急不行,那是我吃饭的家伙——三轮车却不在那里了,丢了,真是糟糕透ding。

    回到我租的房子里,小心翼翼地叠好我的行头,就开始恨我自己了,恨我的道德感,你以为你还是警察?你是个盲流!还假正经?!如果把那小姐当成潘婷给干了,是多美的一件事儿呀!不过希望还有,再遇到这好事儿,我要勇敢地迎上去。

    后来林义再也没有给我安排过这种好事儿。他可能从我正气凌然的眼神里看出我不人此道。看来装假正经是要付出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