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伤心太平洋(3)

    更新时间:2018-09-04 13:25:30本章字数:1728字

    5

    说到底,林义也是受了我的牵连。我“出事儿”后,县公安局开始整顿派出所,措施之一就是清理所有的治安员。林义就被清退了。――这里边用词儿非常讲究,正式民警可以叫调出、开除,治安员只能是清退,连被开除的资格都没有。

    林义的战友几乎遍布天下,省城也有不少,其中一个便是三乐城的总经理,我还没出狱他就到这里干了这个美差。我并不知道这个差使实质上有多美,但还是勾起了我的羡慕。首先是内部很干净,有暖气,还有大空调,看上去就舒服。我喜欢冬天烤暖气夏天吹空调。当时我们(我和汉田中——我为什么总要想起那段倒霉的日子?)在派出所时,就奢望过暖气空调,那有多美!我敢断言,直到现在,那个派出所也没有暖气空调,可林义已经享受到了。这归功于他那个有本事的战友。我曾经想让他的战友动用关系替我伸冤(我一直认为我冤,比窦娥都冤,也写过告状信,可没有回音),但只是一闪念,那对我太没面子了。

    三轮车丢了我并不心疼,因为那玩意儿天生就不该跟我发生关系,我宁愿把三轮车连同那段耻辱的生活全部丢掉。我还有存款。我给我娘都寄了500块,自己留下的肯定比这多。我又开始闲逛了,哪儿热闹往哪儿去,不是为了忘记饥饿,而是为了整理一下我的思绪。到这会儿,“成才”对于我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概念化,不过还能想到成才后的景象:万人注目,反正是万人注目,就像那个跟莱温斯基有一腿的克林顿到了一个穷国的贫民窟。那多得劲!然后我想到了可恶的汉田中,想到了美妙的潘婷。他们竟然也生活在这个城市了,跟我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可处境却天壤之别。

    自从在林义那里领略了女人的体香之后,我对他们多了一层恨。四大倒霉事儿:后台被捣,小蜜被撬,老婆跟人跑,伟哥失效。我构思了一个更恶毒的报复方式:把他的老婆给撬了,他就会痛苦,比杀了他还痛苦。所谓的报复,目的就是让他痛苦。我有理由相信他很珍惜潘婷。可这显然是无望的。尽管我早已成年,可对女人还没有一点经验,想让女人心甘情愿地和你上chuang是非常困难的事儿。对于我来说,就像老虎吃刺猬,无从下口。书上说男人是靠英俊吸引女人的,所谓的郎才女貌,这个才应该指的是长的好。我自信有颀长的身材,长相也还算英俊(起码比汉田中英俊),但这些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根本不堪一击,也就是说,这是我的白日梦。现在我又失去了和汉田中抗衡的条件,当然是他害的,所谓的报复,也仅仅在梦中才能淋漓尽致地体会——如果那算是梦的话。

    我还得生活。经常去林义那里蹭饭。他把我引见给他的老板,就是他的战友。林义介绍说我是刑警,很厉害的主儿,关键是我很够朋友,比那个谁谁谁强多了。我相信他是想说汉田中,但他不想让他的老板知道太多我们的事儿。老板就很殷勤。请我吃饭,请我喝酒,还让林义给我找个小姐。这此轮到林义假正经了。“人家的身份,不方便。”林义说。我们喝酒,聊天。中间说了很多话。老板说他认识很多人,什么什么长,什么什么经理,什么什么主任,啪啪啪点了几个名字,我羡慕得不得了。这些人我认识一个就足以改变我的命运。我只是喝酒。一言不发。这让那个傻逼更觉得我是个人物,临别还交待林义以后我可以在饭店挂单,就是免费吃喝。我这才知道警察的身份原来这么让人器重,可我不明不白地丢掉了这份工作。

    林义是侦察员出身,到现在也不改收集情报的癖好,给我透露好多消息,当然我最关注的还是汉田中。他立功了。他上报纸了。他上电视了。总之他工作干得很好。他很牛逼,很风光。他没有提过潘婷。然后我们就吃、喝。有一天早晨醒来,我又感到了自己的无耻:我在骗吃骗喝,我在拿哥们儿的情谊开涮。我甚至留恋蹬三轮车的时光了。林义不能帮我解决任何问题,只会让我平添苦恼。可怕的是,我的失眠状态已经不是靠对复仇的想象来填充,而是一抹血色,美丽的潘婷也变成了怪物。我该把实际情况告诉他了,我得重新找自己的生活。

    我说了。

    林义说:“我早就知道,但你还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说:“你没觉得我骗你吧。”

    “没有。你是不同一般的人,早晚都要发迹。”

    这话让我感动得抱住了他。知音呀!好兄弟呀!

    “有个人想见你,不知你想不想见。”林义说。

    “见。”我斩钉截铁地说。

    “我很矛盾,怕你生气!”

    “不会是汉田中吧?我不见他,让他看我的熊样儿?”

    “是牛春会。”

    “那个犯罪分子?”我问了一句。“就是我抓的那个人?”

    林义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