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时代的特征(2)

    更新时间:2018-09-04 13:25:30本章字数:1294字

    2

    4月的一个下午。我很想说那一天具体是什么日子,可我忘了,我老是记不住具体日子。我看到窗外法国梧桐的树叶包,漫天飘着法国梧桐的白毛。我看到下雨了。我看到雨地里有两个姑娘在慢行——我这人就喜欢看美女。这俩美女像青毛桃,穿着很亮丽的衣服,走着说着笑着。她们也喜欢春雨。我最喜欢春雨了,喜欢在春雨里胡思乱想。当然也能想起潘婷。这个让我又恨又爱的潘婷。又爱又恨的潘婷。

    真是要了我的命。好多事情我都不敢想,一想就脑袋疼,一想就要了我的命。我坐在我的办公室里无所事事,花头屁踮屁踮地跑来了。

    “老板,有有有你一封信。”

    什么人给我写信?我觉得只有我老娘可能会给我写信,但她不识字。还有就是牛春会那个混蛋给我写信了,我躲他还来不及呢!难道是潘婷给我写信?刹那间我还有些小兴奋——我得描述一下我的办公室,楠木墙,楠木地板,大老板台前一块波斯地毯,真是波斯产的,不骗你。很久以前的一个朋友出国旅游,游到了伊朗,伊朗就是波斯的心脏,伊朗的地毯就是现在说的波斯地毯,——我这个很久以前的朋友看这地毯不错就买来送给我。从伊朗座飞机飞到香港,又从香港飞到南方,着包裹就从南方给快递到这里。这倒是真的。这个很久以前的朋友就是牛春会,那天也是花头跑过来给我汇报来着。跟戏里唱的小兵报告将军一样,跑的呼呼歇歇的,随着一声“报——”,“您的包包包包包包包包裹。”真把人笑死。不过我知道是牛春会寄的包裹后就觉得不舒服,老怕着地毯里卷着一把刀什么的,图穷匕见吗。可打开后也没见着刀。我就把地毯铺到了我的办公桌前。物尽其用吗。我的办公室要多豪华有多豪华,花头进来得下意识地先擦鞋。这是我的阵地,我的精神,我的所有。在这里我是老大。我会摆谱了。我头都没抬,嗯了一声,花头毕恭毕敬地说:“您您您您您的信信信。”

    操!

    信是个请贴:

    李讳文ge同学:

    又是春风拂面日,花好月圆又一年。在这春光明媚的日子里,又迎来了

    一年一度的同学会。我代表全体同学并我的全家,热诚地邀请您参加。

    四海之内皆朋友,朋友友谊似老酒,同学情意深且远,您能莅临举坐欢。

    落款是:您的同学朋友马而保顿拜恭请薄酒粗食扫庭以待。

    一看这些狗屁文字就知道是马而保写的,警校时他就喜欢附庸风雅,以善改古诗而出名。

    chuang前明月怎么那么光,

    不用怀疑那肯定是霜;

    举头想前途绝不渺茫,

    公安事业上大干一场!

    这不奇怪,他家就是省城的,毕业时我们削尖了脑袋找关系托门路想留在省城,他不用跑,警校生的分配原则是哪里来哪里去,他从省城来自然就要留在省城了。我们都想留在省城,特别是留在大机关,几年后一定级就是副科,再过几年又是正科,混日子也能混个副处,要是在乡下的派出所,累死你也爬不到副科。马而保不用操这个心,附庸风雅是他的强项。当然交际也是他的强项,大家都感觉这人可以。我刚到省城的时候就想到了他,给他打了电话,……算了不说了,那谁谁谁不是说恨是你前进路上的一堵墙吗?再说他也帮不了我,难道让我去他那个派出所当治安员?他是个实在人,他让我知道我出事儿了这消息比风传得还快。不过收到这封信我还是很高兴,我觉得我终于牛逼了!我不再是他们心中的瘟神了。他们一年一度的同学会,到现在才想起我,我要是不牛逼,他们能想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