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时代的特征(4)

    更新时间:2018-09-04 13:25:31本章字数:2196字

    4

    马而保也发福了。他不但会改诗,还会改名儿。他原来的名字叫马二保。“这名字像土匪,像黑社会。”他说。“咱们干警察的,能叫这名儿吗?”就改成了马而保。“这叫一字值千金呀。马而保!听听,多有学问。”他还有丰富的想象力,关于汉田中怎样gou搭上潘婷的就是他的创意。上学的时候这小子瘦得像麻杆儿,现在发福了,脸像水肿了一样明光发亮,原来并不显小的眼睛成了一条缝,一看就是脑满肠肥的人。

    其实这个同学会并不像他请柬上说的那样什么什么全体同学,只稀稀拉拉地来了几个,中间有一个什么老板——是来买单的,还有几个同学家属。需要说明的是,潘婷也在其中。我的到来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迎,大家一一跟我握手。握到潘婷,操,她的眼神儿怎么还那么亮?手怎么还那么软?xiong脯怎么会更饱满了,腰肢也更细了——请广大女同志原谅我这样看女人,这是几年的阴暗生活养成的习惯,通常,我是说以前通常通过这两点才决定这女人是不是好看,是不是值得跟她上chuang,就像买东西要比较一下一样——我很想说说她的脸,长得有多么多么好看,可是我忘词儿了,什么词儿都忘了。这几年我从没有想过怎样形容女人长的好看,那没必要,露水夫妻吗,看到一个女人想到的是得劲还是不得劲。还是处男的时候,形容一个女孩长得有多好看,性格有多温顺(多数男人都喜欢温顺的女孩,反正我是这样),气质有多高雅,可以用得劲这个词儿。跟牛春会那个混蛋出去捞世界后,这个词儿的内容有了实质性的变化:这个女人值得上chuang就是得劲,不值得就是不得劲。潘婷吗,当然很得劲,比得劲还得劲,得劲的不得了。当然是前边的得劲了,要不然我跟她握手后怎么把准备了一晚上的演说词给忘了呢?——原来我确实准备了一串演说词儿来着,具体什么词儿我忘了,大概意思是一部著名电影的著名的一句对白: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这几年你死哪儿去了?”潘婷对我说。“我家的小母狗一直给你预备着呢。”

    我说:“真的?”

    潘婷嘻嘻一笑,说:“不过你没指望了,几天前她走丢了。”

    我像被浇了一盆冷水。我像傻逼一样想,她这话是不是暗示她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她对我曾经有过一点思念之情,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呢?我甚至恨我自己怎么不早一点找她,你说我傻逼不傻逼。我的情绪一落千丈,始终坐着没说话。忽然我说:“汉田中怎么没来?”

    马而保说:“他,你掂着打兔子枪都找不到他。”

    陈永毅说:“他忙。”

    那个老板(好像姓张)说:“他当领导的,事儿多些。听说马上要当副局长了是不是?”

    马而保说:“别说咱们,就是潘婷也找不到他。让一个如花似玉千娇百媚姣姣滴滴的潘婷独守空房夜夜盼郎,他都好意思?”

    马而保的老婆李红说:“你换个频道好不好?就你黄。”

    马而保说:“我说的都是实话,对不对潘婷,我敢担保,你们俩一个月也不一定有那么一回事儿。”

    潘婷红了脸说:“你吃大粪了。”

    马而保倒没在意,继续说:“才当多大官儿呀,也不能不要家呀。”

    马而保的老婆对潘婷说:“说真的,你们也该要一个小孩了,那样不至于太寂寞,看看,我们的小孩都快上小学了。”

    “算了算了,不说了。”潘婷站了起来,端着酒杯。“咱们应该为李文ge干一杯,庆祝他死而复生。”

    陈永毅说:“怎么讲?”

    潘婷说:“他失踪了这么多年,跟死了有什么区别?现在又出现了,就算是又活过来了吧。”

    马而保说:“原来,这么多年,你在一直惦记着他呀!”

    潘婷说:“你怎么这么没正经?你以为都像你一样,我都不知道李红怎么受得了你。”

    马而保涎着脸说:“是我受不了她,回到家她就馋那么一点事儿……”

    李红说:“你还要脸不要了!”

    这真是一个充满yu望的世界。那个叫弗什么德的家伙不是宣称人类的原动力来源于性吗,还取了一个神秘兮兮的名字,叫利弊多,利多弊也多,不等于没说吗。不过性对谁都很重要。我是这么想的。马而保还是个警察,毕业分配在一个派出所,现在换了七八个单位可还是派出所。“有一个时期我差点当上副所长。”后来马而保对我说。“我们那个所的所长被抓了——因为乱罚款,副所长全部调走了,元老级的人物就剩下我一个了,怎么轮也该是我了吧。局长都找我谈话了,问我愿不愿意当个所长。我说傻逼才不想当所长呢,再说了,谁有我对辖区的情况熟?可后来正副所长都到任了,没有我一点儿菜。后来我就死心了,虽然挣钱不多,一般人还当不了警察呢,比下岗工人强多了。”

    他的收入不足以养小qing人,就只好在嘴上过过瘾。这是我的想法,可能是主观了一点。现今这个社会,又到了我们这样的年龄,想彻头彻尾地了解一个人很难。经过岁月的挫磨,大家都学会了包装自己,都会很妥善地把自己的阴暗面遮盖起来。就像上警校时我们都喜欢穿警服,脏了连夜洗洗,第二天再穿上;现在如果不是有要紧任务必须着装,马而保根本就不穿警服,起码让人第一眼看不出他的身份。比如那个陈永毅,一晚上都很少说话,跟大人物一样。上学的时候他不是这样的,起码比这个时候话多。

    马而保对潘婷说:“你今天是不是特兴奋?”

    陈永毅也说:“我看也是,潘婷,你和李文geting般配的,比和汉田中在一起般配多了。”

    马而保说:“别看他是刑警队长。看看人家陈永毅,早早就调走了,外贸,钱也赚了,级别也有了,他刑警队长怎么了,连个副科都不是。”

    李红说:“你是不是酒喝大了?在这儿胡说八道。”

    陈永毅说:“回头给汉田中说说,芝麻大一个小官,干吗那么拼命?”

    马而保附在我耳边说:“汉田中天天不回家,两人正闹离婚呢。”

    李红说:“人家没有闹离婚,只不过是两口子生气,谁家没有。”

    马而保就不说话了,喝酒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