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时代的特征(5)

    更新时间:2018-09-04 13:25:31本章字数:1605字

    5

    这个晚上我没有喝大,把握的很有分寸。倒是潘婷喝得不少,真看不出,她还挺能喝。这拨儿人,一晚上都忙着喝酒调情了,我倒是清静了不少。看到潘婷我就构思了一个故事——由此可见我还是有点编故事的天赋的——我喝大了,或者没有喝大也装作喝大了,正巧潘婷送我,她开车,我坐在她旁边。我装作醉的不得了,靠在她肩上。她肯定被我这温柔的动作感动了,把车开到一个僻静的去处停下来。顺便说一句,凌志400很宽大,如果你愿意的话,在里面干什么都绰绰有余。她开始像一个小女人一样地说着一些话,大多是汉田中怎么骗了她以及现在家庭生活的不幸,到现在都没敢要孩子。接下来的事儿你们自己想吧。

    事情是这样的。

    潘婷开车。我醉的像一滩泥——起码表象是这样的,我真的像喝多了一样,被马而保陈永毅们把我送到车上。当时还没有强制系安全带,没有酒驾之类的刑罚,喝再多酒开车也不犯法,只有喝的烂醉如泥了——像我这样——才会找人给送回家的。其实我心里清楚的很,装得跟醉了一样。我进来的时候,顺势一靠,把自己的头靠在了潘婷的肩膀上。

    潘婷没动。

    车就开走了。

    她的胳膊倒是很rou软,靠上去很得劲。我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反正时间好像过得很快,就想一眨眼。

    潘婷说:“我跟汉田中的婚姻,已经走到尽头了。”

    我吃惊地啊了一下。

    潘婷说:“真的。”

    又说:“他天天都在忙,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现在我连孩子都不敢要,他明知道我多喜欢孩子的。”

    又说:“这样也好,离婚了也是干干净净的,没有孩子拖累。就这样,离吧离吧离吧。”

    我是说一开始我真的想通过潘婷来报复汉田中来着,眼下他们这样的关系让我不知怎么才好。我说:“别呀,你们离婚......也不好吧。”

    潘婷说:“有什么不好的,你没想过我过的什么日子。一个礼拜不回家是正常的,有些时候他能长达半个月不回家、一个月不回家,想给他打电话吧,他又明确告诉你不能给他打电话......这样的日子我受够了。平时就不说了,礼拜天你要想让他陪你逛个街比登天还难。”

    我说:“哦,原来你就想让他礼拜天陪你逛街呀!”

    潘婷说:“不止这些。一般人,比如说你吧,你要是哪天不回家吃饭是不是得给家里说一声?”

    我说:我没有家。”

    潘婷说:“就全当你有加不行吗。”

    我看她的眼神有些生气了,就点点头。

    潘婷说:“你知道我们家是什么样子的吗?”

    我摇头:“不知道。”

    潘婷说:“我告诉你,他什么时候要回来吃饭会给我打电话,这是什么意思?我这里是饭店吗?宾馆吗?还是家?”

    潘婷横眉立目的样子的确很迷人,不过有两行清泪流出来说明她真的伤了心。

    潘婷哭了起来,小肩膀一耸一耸的。

    潘婷继续说:“你可能会认为这都是一般的,小事,可生活就是这样的小事组成的呀。我们俩结婚也有好几年了,我怎么感觉这个人怎么离我越来越远?平时我有个病呀什么的,得不到他的一点关心;结婚纪念日,他根本想不起;我的生日、他的生日他基本上都忘记了,你说说,我跟他过下去还有什么劲儿?”

    我说:“他工作干得不错呀?”

    潘婷:“可一个人只有工作吗?这是什么逻辑!一个完整的人,应该工作生活两不误。我就觉得,汉田中这个人有些工作狂,这样的人,也可能有别人喜欢,但我是绝对不不喜欢的,我就是要跟他离婚,不行,这婚我是离定了。”

    事实上这只是我的胡思乱想而已,即使是我喝大了,也轮不到潘婷送我呀!马而保这帮人都想巴结我——我看出来了。这个社会,只要你有点钱或者是装作有点钱,别人就会对你刮目相看。不过,从今晚的说的话中我了解到,潘婷的心中,很苦。

    我们就散了,没有一点故事。如果硬说有的话,便是我们相互留了电话号码,当然包括潘婷的。

    回来的时候我有了一种开车兜风的欲望。汽车真是神奇的东西,也就是脚上轻轻一点,那速度就上来了,能把什么都抛到脑后,那些面无表情的行人呀,ji女一样的霓虹灯呀,统统抛在脑后。不过我不知道我想把什么抛在脑后。不知不觉我绕了城市一大圈,到了黑暗的郊外。我把车停下来,抽了一只烟,喝了一瓶啤酒(我车上放的),又到一块麦田里尿一泡,就回酒店了。我就住在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