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时代的特征(6)

    更新时间:2018-09-04 13:25:31本章字数:1657字

    6

    林义正在酒店喝闷酒。这小子肯定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儿了。见我回来,他涨红着酒脸,对我说:“你见到潘婷了。”

    我说你真神了。

    “看你满面红光的样子,那不是明摆着吗?”

    “喝一杯?”

    我说喝就喝。

    林义就倒的一杯酒。一口酒下肚,他说:“我真受不了你。”

    “我说又怎么了?”

    “你非在一颗树上吊死吗?”

    “什么意思?”

    “看看我,前车之鉴呀。”

    他就讲起了自己的一些事情。他的黑老婆确实给他生了个儿子,后来又生了个女儿。不过他并没有把她接到省城,而是留在了老家。这小子做梦都想着娶一个城市人作老婆,后来又退了一步,不能作老婆找个qing人也可以呀。他有城市情结。或者说是有城市女人情结。他在三乐城当领班的时候,倒是跟几个城市女人当过露水夫妻来着。我见过他的一个省城女人,祖宗三代都在省城,又祖宗三代都在一个什么厂当工人,不过都下岗了。她也就不再工作,整天在城市里转悠,像是巡视着城市,或者说是一只到处觅食的小鸡。她脸抹得像花狗的屁股,都三十多了还装清纯,一口港台腔,嗲里嗲气的,我看都懒得看。可他像宝贝一样地护着。有一段他打算出资给她开个小饭店,专卖早点,也就是路边的小摊。谁知那女人还不愿意:“俺一个堂堂的国家工人,能干那个,丢脸。”这女人就在三乐城里当服务员,也就是做鸡。她宁愿当鸡也不愿意开早餐。因为开早餐要费劲儿,当鸡不费劲。这就是我对这女人的想法。

    后来他又gou搭上一个什么机关的公务员,我只见过照片,像是十八岁时照的,看照片她长得倒是不赖。他们很快如胶似漆了。机关给那女的分了一套房,她又是单身,幽会ting方便。我也想了,林义为什么会gou搭上公务员,原来他可是想都不敢想的,还不是到我的酒店后,我给他的副总经理的职位,还给了他一辆车,也就是桑塔纳。那年头,开桑塔纳也是很牛逼的事儿。这小子穿上了西装打起了领带,就是皮鞋脏的不行,怎么看都怎么不协调,我都说过他几次,他就是不改。习惯是一个人最厉害的表现,他就是习惯了穿脏皮鞋——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给成功人物了,或者在别人眼里像个成功人物了,或者就在这公务员眼里他也算是给成为人物了。

    林义说:“她不图钱,那她图什么呢?”

    “她做ai很勇猛,我们配合的也ting默契。”那一段,林义斌一有时间就过去幽会,第二天早上回来眼窝都是青的,那是累的。

    林义说:“她忽然说她的房子以后不允许我进了。我说那咱们去开fang间?她说不,咱们的关系到此结束,如果可以的话就作普通朋友,不能再有肉体的接触。我说为什么?她说女人干什么事儿都需要理由吗?”

    林义说:“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儿?事前没有一点征兆,我也没有得罪她,怎么会那么突然呢?”

    我说:“我怎么知道?我还没有你有经验呢。”

    林义说:“真biao子。”

    我说:“你的魅力大行了吧。”

    林义说:“现在的女人,真是……”

    我说:“那是你没有遇到好女人。”

    林义一口把酒喝了,瞪着血红的眼说:“你说的好女人是谁?是潘婷?你又不了解她。”

    又让这小子说对了,我确实对潘婷念念不忘。人呀,很容易在生活中迷失。我现在很牛逼,有车,有产业,房子吗,如果我愿意,随时都可以买,只不过觉得时机不成熟。我交往了很多有身份的人,满足的自尊渐渐的要把我淹没了。我甚至感谢汉田中那小子,要不是他,说不定我也像马而保一样当个片儿警,别说开车了,连个车轮子都玩不转。只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我的生活才有些后怕,才把那股遥远的仇恨捞起来,在对复仇的构思中失眠。说穿了我没有安全感,要不怎么连房子都不敢买?

    看我活成什么样子了,一半是人,一半是魔——如果把我构思过的复仇计划都实现的话,那肯定是一件轰动全世界的大事,没准儿美国那些好事儿的人还要来研究我的心理。好在在中国没人关注这些狗屁事儿,我可不愿意再丢人。

    林[u1] 义说起了他的伟大计划。他说他气不过,不能就这么被那个biao子给甩喽。他要我开着车去吊她,现在的女人都喜欢车,特别是高级车。“她肯定要跟别的男人鬼混,没有男人她受不了。”林义说,“最好咱们拍她鬼混时的照片,让她重新回到我的怀抱,然后再把她甩喽。”

    我说:“你真毒呀。”

    林义说:“这是被逼的。”

    又说:“你就帮帮我吧,算我求你。”

    [u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