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谁怕谁?(3)

    更新时间:2018-09-04 13:25:31本章字数:1501字

    3

    我的想法是这样的:我准备5000块钱,让林义给汉田中送去。林义肯定听我的话,并且他同时是我和汉田中的治安员,这是最合适不过的了。给他送钱,按说当然是要理由的,不过你准备给他捅刀子,有没有理由都无所谓,当然,首先要和大麻子说好。

    我对大麻子说:“你非管你表弟的事儿?”

    大麻子:“是呀,俺姨天天找俺娘,哭得鼻子一把泪一把,非让我管不可,我哪有这个能力?可我娘说我跟着你这个有本事大本事的人就没有办不到的事儿,非让我来找你。再说了,我就这一个表弟……”

    我说:“知道你表弟犯的什么事儿吗?”

    大麻子:“不就是……偷看女厕所?”

    我说:“不是那么简单。这是耍liu氓知道吗?”

    大麻子:“哪咋办那咋办那咋办?俺姨还等着他回去相亲呢,跟女方都约好了日子……”

    我说:“你少扯淡了,公安局管你相亲不相亲?”

    大麻子:“那咋办那咋办那咋办……”

    说着说着就要哭。我知道他这种人最会装可怜,老是想用可怜相打动人。我看见他的眼泪在打转,就不理他。等他的眼泪流出来以后,我才说:“你也不容易。这样吧,人呢,我不会去找,你也知道我跟那个汉田中有过节,钱我可以出一点,你自己看着办吧。”

    大麻子:“真的?谢谢谢谢谢谢谢谢,李老板,你就是我的,不,俺全家的再生父母。”

    我说:“你别直接去找汉田中,让林义去,他们也熟。钱我已经给他。”

    大麻子千恩万谢地走了。

    其实我还没把钱给林义。大麻子走后,我就叫林义到我办公室来。我办公室位于饭店的最高层,四楼。林义曾劝我把这套房子让出来,出去卖一套房子住,或租一套房子住都行,这房子如果做一个包间,每天就会有3000-5000甚至10000的收入。我拒绝了。他问为什么?我说:“你不懂。”他就没再问。林义这一点算是太好了,只要你不想说的,他肯定不问。他不知道我跟牛春会的过节有多大,不知道我离开饭店有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我能买得起房子但我不敢买房子的原因在哪里。就这也听我的。真是给好兄弟。真的。

    林义来到我的办公室,我说:“你给汉田中送点钱去吧。”

    林义说:“行。”

    林义接过钱,又问:“为什么要给他送钱?你不是最恨他吗?”

    我说:“我知道你们的感情还不错,你给他送了,才算名正言顺。”

    林义说:“嗯,包我身上了。”

    又说:“你不是最恨他吗?怎给他送钱?”

    我说:“你先说他会不会收吧。”

    林义说:这可有点难说。要是兄弟给他钱,多少他都感收,因为不找他办事儿;要是有其他想法给他送钱,估计送去了也不收。”

    又说:“像你这样无缘无故就给人送钱,人家不收是百分之百的。”

    我一愣,又说到:“这事儿你打不打算干吧。”

    林义嬉笑了一下:“我没说不干呀?可你也要告诉我到底为什么吧。”

    我抽了一支烟,把烟头摁灭,清清嗓子对他说了原委。

    你给他送钱,可以装在袋子里面,也可以装在盒子里面,反正怎么不起眼就怎么办。你到他办公室后,把东西放到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随便跟他聊几句。你们不是老朋友吗!聊天会很愉快的。聊一会儿你就走。

    林义说:“聊什么内容?”

    我说:“聊什么内容都可以,诸如你跟女人的事儿了,他跟女人的事儿了——现在不是都这样吗?”

    林义说:“行行行,我知道。你说聊完就走?”

    我说:“对呀。”

    林义看着我不吭声。我tmd最烦有人看着我不吭声,看得我心烦。我就说:“对呀对呀,你聊完就走,完了再去检察院举报,他纳了你的贿赂。”

    最后这句话把林义吓了一跳,他说:“什么什么什么什么什么?还要去检察院举报?”

    又说:“举报了我怎么办,我该怎么面对他们?”

    我说:“匿名的。我都写好了。”

    林义说:“匿名的也不行呀,汉田中可不会这么傻,他要是知道了就是我举报的,他肯定知道就是我举报的,你说该怎么办?”

    我盯着林义,狠狠地盯着他,让他在我的眼神下逐渐wei缩下来,就是那谁谁谁说的,把棱角烫平了,才好继续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