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谁怕谁?(4)

    更新时间:2018-09-04 13:25:31本章字数:1763字

    4

    我一直睡不好觉。自从跟牛春会那孙子捞世界之后老是睡不着。也就是说晚上该睡觉时睡不着,白天不该睡觉要见人的时候总瞌睡。你要是真把见的人支走躺到chuang上想睡一觉时,这tmd瞌睡又像风一样找不到了,眼里(闭着眼睛也能看到)是一片蓝天大地。最近更睡不好了。特别是给汉田中那小子摆那一道的计划出台后,我总是被自己吓醒。

    看看林义也不打算去找汉田中了,就把我写的匿名举报信给了他。匿名信说这样写的:

    尊敬的检察长:

    您好!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孩子,为了生活来到本市打工,一个月累死累活也就挣那几大块(当地方言,一块等于100元人民币。这是照花头的月工资来说的,一个月8大块,也就是800块,就这也比当公务员好多了,像他这个年龄的公务员月薪才400块左右——李wen革注),再累再苦我也不怕,怕的是那些贪官污吏对我的压榨呀青天大老爷。检察院就是青天,检察长就是青天大老爷,您可要为我做主呀,我要把我遇到的贪官污吏的事儿给您说一下。

    这个贪官污吏就是公安分局的刑警大队大队长汉田中。他把我表弟无端给抓去了,污蔑他偷看女厕所,说是还要治罪。我就去找了他,他张口就说要5000块钱,不然我表弟就要被关起来,被判刑。我为了不让我表弟判刑,就给了他5000块钱。这5000块钱,我得存多长时候呀青天大老爷。闻听人家说检察院是青天,检察长是青天大老爷,您是最喜欢断这种案子,我就给您寄了这封信,请您查查。

    此致

    敬礼

    举报人:匿名

    年月日

    林义看后说:“没准汉田中也能见着这封信。”

    我说:“不会吧”

    林义说:“不可能不会。你想,公检法都是一家人,人家还有什么不互通有无的?这封信你要让汉田中一看,准知道是大麻子写的,谁的表弟能偷看女厕所?谁的表弟又被抓了?让人家知道就不好了。”

    我想想也对,就说你准备去找汉田中,我把这封举报信弄好,保证不让他看出一点痕迹。——我整天都想些这些事儿,一直想到凌晨一点了还一点睡意没有。起chuang喝了杯水也没有睡意。这时我听到后院——饭店还有个后院,就是平房,我租之前是自行车库,我租之后就把车库改成了服务员睡觉的地方——响起了ji烈的扭打声,还有女孩子的尖叫声。我听了一会儿,这声音不但没有小下去的迹象,还有扩大的意思。我穿起衣服下楼了。

    打架是花头和一个叫什么花的女服务员。他和大麻子一样,在我的店里找到了爱人。花头已经跟人家tong居了。我敲开门,这俩孙子已经头破血流了。花头的脸上满脸都是血条,看来是花给他挖的。花脸上倒是什么血印都没有,花头的手都用来控制她的手了。这也是很有意思的事儿。我憋住笑,问:“你们怎么不睡觉,打架好玩吗?”

    花伶牙俐齿:“老板,你看看这花头,叫他给我买给lv都不愿意,你说我跟他干啥?我真是瞎了眼了,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呀!呜呜呜呜呜。”

    我盯着花头。花头辩解道:“没没没没没呀,我就说我想先买一辆车,跟你的车一样,跟你的旧车一样她上来就给我一下子,你看看我的脸?”

    花说:“一辆车多少钱,像李老板,一辆车少说也得100万吧;一个lv多少钱,最多才4万多块。到底是4万多,还是100万多?你识数不识数?叫你买套房子,你也不买,叫你买给lv,你也不买,自己去点击李老板的车了?你是人不是?”

    花头说:“为什么买lv包,那挎出去好到哪儿?满大街的男人都为你倾倒呀?真是的。我们都真农村人,本分点好不好?”

    花说:“你听你听李老板,我买给lv包,是我显摆了;他要买辆车呢?是不是显摆?

    我当即拦住了他们的对话,说:“你们发财了?又是房子又是车子又是lv包包的,怎么发的财?我怎么不知道?”

    花头说:“不不不不不是......”

    花打断了他的话,说到:“我们没发财。昨天他不是买了注彩票吗,我们俩在憧憬中奖后该怎么花这些钱,500万呀是不是李老板?我说先给你买件衣服,买一套衣服,从里到外都是新的。他也说给我买衣服,爱买什么衣服就买什么衣服,买完后风风光光地举行给婚礼。说的都好好的,我就说买给lv包包他就不愿意了......"

    花头说:“我说买辆车你不是也不愿意?”

    我说:“行了行了,你们都别说了。我说你们这叫什么事儿呀,一个头破血流一个还一个劲儿地挖?有意思没有?为着一张彩票打架?你们也真是奇怪了啊!你知道全国有多少人做着跟你们一样的彩票梦吗?可人家没有像你们一样打架!你们这事儿,要是让报社的人知道了,能登上十大新闻之首了。”

    “洗洗睡吧。”我说。没好气地说。饭店里整天遇到的都是这类事儿,为着不着边际的梦想大打出手,真tmd把我腻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