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谁怕谁?(6)

    更新时间:2018-09-04 13:25:31本章字数:1640字

    6

    这时,汉田中的电话响了,看他的脸色就知道是有急事儿。一个区公安分局的刑警队长就这么忙,让刘秘书长都笑了。刘秘书长双手抱腹,一手上戴一个shuo大的手表,金色的,脸上还有一种亲切,笑眯眯地说:“汉大队长,知道你们民警很不容易呀,这次我才真的见到了。行呀,你忙吧。”

    汉田中座上来接他的警车呼啸而去。刘秘书长一行跟我上了楼。

    刘秘书长看着我的办公室笑着说:“不错嘛,不错嘛,快赶上我的办公室大小了。(当时对领导办公室还没有要求,不像现在这么严。那年月,最能表现你实力的就是办公室,私人老板怎么地也就像个暴发户,关键是领导的办公室,表现了一种雅致、一种追求甚至是一种信仰——李文注)小李呀,你过来。”

    这是在叫我了。我往他身边凑了凑。刘秘书长说:“办公室,顾名思义就是办公的地方。办公室该怎么布置可关乎你的文化修养呀。初进你的办公室,看上去还不错,但要仔细看就要出点问题。要不要听呀,要是听我就给你说道说道。”

    到底是领导当惯了,本来就要说了,还这么谦虚,真tmd腻味。我嘴上说:“当然要听了呵呵。”

    刘秘书长说:“首先是你这办公室有大问题,知道什么大问题吗?破财的问题。这个破财可是和一般书上讲的破财可不一样,它预示着,你要是有点钱,这钱不属于你;你要是有仇人,这仇人最近就要寻上你;你要是有朋友当大官,这大官朋友也帮不了你......”

    陈永毅说:“问题这么大呀,您能不能说说主要问题在哪儿?”

    刘秘书长跟我们说“跟我来”,我们几个人都跟着他走到走廊上,在走廊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到我的老板台。刘秘书长说:“看到了没有?”

    陈永毅说:“看到了看到了,在走廊里能看到老板台,这不是显摆你有钱吗。”

    张大康说:“光显摆也没什么问题,人家有钱该怎么显摆就怎么显摆,关键是还能看到墙上孔雀开屏的画。这个不吉利。孔雀开屏什么意思,就是散财的意思。”

    刘秘书长说:“大康说的有道理呀!”

    然后大家七嘴八舌地说了怎么改进,桌子往后边挪0.8米,把门往东边开一些,最好在进门处再弄给屏风之类的东西,这样办公室里的东西就都看到了。如此等等,我站在一边抽烟,好像他们不是再给我办公室号脉诊断一样。我觉得吧,这些事儿都是小事儿。

    陈永毅曾经问我,攀上刘秘书长这个高枝就飞黄腾达了。“秘书长权力很大,又位在中枢,他要想帮你忙谁能拦的住?关键是要让他怎么帮你的问题。”陈永毅说。

    我当然也想有这么一个秘书长来做我的靠山。我进监狱前,公安部就是我靠山;进监狱后靠山一下子没有了;出狱后牛春会这孙子成了我的事实上的靠山;现在刘秘书长如果能成为我的靠山当然不赖,可关键是人家愿意让你靠吗?我冥冥当中想到汉田中这小子,用一句我们这里的老话说就是: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当心明天拉清单。不知道自己的靠山或不认识自己的靠山的人,无论如何都不能生活的好。这是李文定律第二。

    但是,等我5天后又给刘秘书长打电话说要请他吃饭时,他问到:我很忙的,没时间。又问:你是谁。

    去他大爷的吧。

    大麻子的表弟已经给放了出来,上午汉田中就专门把林义叫了过去,说那个狗屁表弟不是se魔,只是偷看了女厕所,根本够不上刑事处分。这当然是冠冕这词。这小子从小就会说话,见啥人说啥话,现在更炉火纯青了。就是说他不会让你知道他是在看面子,或者是收了那5000块钱才专门这样作的。不过他对那5000块钱只字不提,我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也没提。

    林义向我汇报的时候浑身激动得像发疟疾,好像是他要进监狱一样。

    我分析汉田中那小子不提那5000块钱有一下两个原因:

    一、他根本就没有发现那钱。

    二、他发现了那钱,但想据为己有。

    我当然倾向于第二个。现在见钱不眼开的人是越来越少,反正我没有见过。退一万步讲,就算没有发现钱,等大麻子一举报,检察院一搜查出来,他也有嘴说不清,尽是等着进监狱了。离胜利越近,我就越思考一些细节,我问林义那钱上做记号没有,林义说做了,在中间的七张钞票上各写一个字,连起来是:汉田中是王八蛋。我给林义倒了杯酒,这下,那小子插翅难逃了。

    这只是我计划的第一步。第二步当然是把潘婷泡过来。这是一个十分美妙是结果。反正当时我是这样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