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谁怕谁?(7)

    更新时间:2018-09-04 13:25:31本章字数:1520字

    7

    其实这次约会是个腻味的约会,简直腻味透ding。我是说这世界上秘密其实很多,我跟潘婷逛商场的时候,忽然想会不会有很多人在看我们,会不会都认为我们是幸福的夫妻?这想法简直要了我的命。我还想过拉一下她的手,她的胳膊很白,手很小。有时来回摆动,有时就放在胯骨那一块儿,那是一个美丽的圆弧。我知道我这想法很liu氓,可我只是想抓住她的小手。我还盼望要是下雪就好了,我可以借口路滑扶她一把,然后就紧紧地抓住她的小手,再也不放手。可这时候还是夏天。不过下一个台阶的时候我还是借机拉了一下她的手,可一下台阶,我又正人君子一样松开了。就这么逛了一个世纪,我鼓起勇气人模狗样地说:“我请你去喝咖啡吧。”

    潘婷说:“你不买衣服了?”

    我说:“不买了。”

    她就给了我一个微笑,我觉得那不是普通的一个微笑,应该是有其他意思的,反正我也说不好。

    我们就坐到了商厦附近的一个咖啡馆。说实在的,这个城市里的咖啡馆开得很多。我的意思是坐下后,我就开始整理她表露出来的信息。有利的一面是:我约她她爽快地出来了;她让我拉了她的小手――说实在的,我回忆拉她手的时候她的反应有一千遍了,她没有拒绝的意思,一点都没有;她还给我了一个微笑,肯定是会心一笑的那种;我借口买衣服却和她泡咖啡馆,她没有拒绝,肯定是心有灵犀了。可反过来一想又是另外一个样子:作为她老公的朋友(起码她可以这么认为)约她出来买衣服,按照常理她也不好意思拒绝吧;在下台阶的时候扶她一把也很正常呀;她那个微笑仅仅是对扶她一把表示感谢;喝个咖啡有什么了不起?难到一男一nv在一起喝咖啡就是在谈恋爱?我知道我想表白什么,很简单的三个字:我爱你。我知道爱这个字眼很肉麻,也很虚伪,不过只有这个字才能抓住她的心。可我也知道这三个字是不能随便说出口的,要是我说了,她骂我神经病怎么办?告诉了汉田中马而保陈永毅怎么办?说我非礼她怎么办?这想法真是要命,简直要把我弄疯了。我恨不得是那个孙猴子,变成苍蝇飞到她的肚子里,看看她的心里有没有我的一席之地,有一点地方都行。可是我不可能是那个孙猴子,可我还偏爱这么想,我就是这么一个人。

    潘婷忽然说:“文ge,当年你……你恨汉田中吗?”

    我一愣。

    潘婷说:“这事儿的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你也知道,我们那时两地分居,他对我又是什么都不说。不过我想肯定跟汉田中有关,你们那么好的朋友,怎么就这么多年不来往?我还问过他呢,他支吾过去了。”

    我说:“那你就别问了。”

    潘婷说:“就是说你还恨他?”

    我不能说我恨汉田中那小子,要那样的话,以潘婷的聪明劲儿不会窥探出我的秘密。我就像biao子一样哈哈一笑,说:“不,我从来不恨谁。恨谁了对我也没有好处不是?”

    潘婷放心了。她开始说现在正在学英语,要考研究生,考博士,出国,要离开这个伤心地,这个城市伤透了她的心,她想避开所有的人,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我都这样了她还说什么考研究生出国,我听都懒得听。不过她说这城市伤透了她的心,我觉得,城市不可能伤她的心,是城市里的某个人伤了她的心,那个人应该是汉田中。肯定不是我,我只是在她下台阶的生活拉了一下她的小手,无论如何也伤不透她的心。在派出所的时候,他们曾经疯狂地zo爱,――想起这档子事儿简直要了我的命――现在却好像很少zo爱,甚至面都很少见。

    反正这是个腻味透ding的约会。潘婷老说自己想出国。

    回到酒店,林义又报告我了一个坏消息:汉田中把钱还回来了。我屁股还没有坐稳,汉田中的电话又打来了,说什么心正才能身正,身正才能无忧无虑。他说他从来不收人家的钱,也从没有想过要赚这样的钱。还说大麻子的表弟被放出来也不用感谢他,那个狗屁表弟要是se魔,就是像刘秘书长那样大的官打招呼也救不了他。还说要我晚上跟他坐坐,我没好气儿地说没功夫。

    真是,倒霉的时候放屁都砸脚后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