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谁怕谁?(8)

    更新时间:2018-09-04 13:25:31本章字数:1779字

    潘婷现在基本不和汉田中这小子zo爱。这想法让我浑身激动的发冷,能感到一种重担卸下后的飞腾感。反正跟我以前的感受不一样。

    那是不是说明我有机会了?这事儿不能想,越想越tmd头疼,干脆不想了。我又想起张大康那个刘秘书长,能不能请张大康把他请过来,这次我做东呢?想想也不错,就给张大康打了个电话,没想到这孙子爽快地答应了。

    “请刘秘书长,没事,我说了就算了。”张大康这样说,以显示他和刘秘书长不同一般的关系。

    说到关系,我也在社会上沁淫了十多年了,当然知道关系是这个社会的最最最最关键的所在。比如说你要开给饭店吧,第一要开设酒店的钱,有钱之后就要跟政府相关部门打交道,工商局呀,税务局了,市政局了,卫生局了甚至街道办事处等等等,都要关系好。酒店开了之后事儿更多,每一个权力部门你香烧不到都不行。来饭店吃饭的,多是公款吃喝(不像2015年,党中央要求所有的机关干部工人都不得参加社会上的酒宴),你又得每个人都点头哈腰,递名片欢迎人家再来。遇到好的顾客,比如一个局的后勤科长,天天在我们这里记账,逢年过节,该送的东西一定要送。

    这些都是林义来做的,他原来不是三乐城的经理吗,又这方面的经验。

    当然,张大康这孙子,估计跟刘秘书长又更深的交往,这才这么颐指气使地跟我说的。

    一个市的秘书长有多大权力?我百度了一下是这样解释的:市委秘书长一般都是市委常委,市委常委会是地方党委的最高决策会议,秘书长参加该会议,对于副处以上干部的任免有说话权,在市委的排名主要看任副厅的时间,谁担任副厅早谁排在前面。主要职责保障市委(书记)的日常工作。

    要是从这里还看不出市委秘书长有多大权力,还有一个网友的解答:不能说是权力大,因为实际工作安排中并没有多少权力性的职能,倒是,如果下面各县区的一把手或各市职能部门一把手想面见书记的必须和秘书长要有很好的关系或希望通过他给领导传达某种意思,从而体现出秘书长似乎掌握大权,只不过这种权力不能摆明面上说。

    我光知道张大康在刘秘书长任职的市里,建了一个火力发电厂。张大康这孙子爱喷,——喷是地方方言,意思就是能添油加醋地说话,每句话你都不知道该信哪句——“也就投资了60个亿。”张大康吹着烟圈,翘着二郎腿不屑地说。

    陈永毅“乖乖”了一声。那意思是说张大康这孙子是做大生意的,就是按10%的利润,他在这个项目上赚的也有10个亿。10亿是什么概念?我tmd一年能赚个两三百万就感觉不错了。陈永毅说过他曾经在张大康最困难的时候帮过他,给了他些钱。这是十几年前了,那时我刚好进监狱,这都是年轻时的事情。

    我说:“那你赚很多钱了?”我说。

    张大康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我,然后用指头虚捣着我说:“你没这样做过生意吧?”

    我点头。

    张大康又点了一根烟。这孙子烟瘾真tmd大,抽起来一根接一根,把我的一盒大中华很快就吸完了。我感觉又让人拿一包。

    张大康说:“我跟你说道说道啊。做任何生意之前,都要跟领导搞好关系。我原来个装铝合金玻璃窗的,刚好那天他们家的新房子要装玻璃窗,装好后人家把钱一给,很爽快的!不像有些人,装完了还要挑你的毛病,扣你些钱。人家给你的比我应收的还多。那时候穷呀,是不是永毅,哪像咱们现在吸着烟喝着茶海阔天空地瞎喷。就是那个时候,永毅照顾我的生意,我也很感激,这才说的这些话——我就又去他家看,我一看,乖乖,每天都有送礼的人、车......”

    陈永毅说:“你赶紧说吧,你是怎么攀上他的。”

    张大康白了他一眼,说到:“我先到他家,说给他装的窗户不对,是厂家给我的劣质货,我得给他换。他当然不同意了,我就用永毅的钱,给他买了新型的防盗窗、防盗门给他装上。他也不是傻子,能不知道这要远远超过他付给我的钱吗。他就又拿钱给我,我能收吗?坚决不能收!就这么着我们一来二去的就好上了。”

    陈永毅说:“这就是他后来给你的60个亿的火电厂?怎么没听你说过呀?”

    张大康说:“兄弟,不是我这当哥哥的不想你,而是有好多关系都需要照顾,我说这个你们能明白吗?”

    陈永毅说:“不明白。”

    我倒是明白一点点,对陈永毅说:“像投资60个亿的工程,北京都有可能来人抢,但有刘秘书长在,一切都挡在外边了。不过该照顾的关系还是要照顾,比如北京的人,市委书记的人,哪个副市长的人,那个市委副书记、市委常委的人,都要照顾,没想到你是正常的。”

    我嘴上没说的是,这些所有人赚的钱,都要往自己的主子那边进贡。

    张大康说:“wen革说的对。不过我保证,以后再有什么工程,咱俩一起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