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谁怕谁(?)

    更新时间:2018-09-04 13:25:31本章字数:1872字

    9

    刘秘书长果然就来了。

    他大腹便便,浑身上下都穿着名牌,我也看不懂,看上去就很美的。张大康曾经说过,市委领导也是人,也需要和人交流,也有三朋四友。“你,以后也是他的三朋四友。”张大康郑重地说。

    晚上说话最多的当然是刘秘书长。他天南海北,天上地下什么事儿都懂。张大康跟给傻逼似的一会儿问为什么,刘秘书长当当当讲了一通。一会儿又问为什么,刘秘书长又tmd当当当讲了一通,我和陈永毅成了tmd摆设。刘秘书长讲到benz600很一般,但做工很好,质量很好。他这样讲的意思就是比benz600高级的车还有很多,讲了宾利、讲了劳斯莱斯。

    “好车都有一个特点,静,这是第一位的;第二位的就是加速快;第三位的就是安全。”刘秘书长说。

    张大康这孙子又tmd问:“这是为什么呀?为什么好车就静?我可是没座过。”

    刘秘书长一句话就把张大康给打蔫了:“为什么?因为贵。”

    可张大康这孙子真像个孙子,凭刘秘书长怎么说他就是不生气,嘻嘻哈哈,吃菜喝酒。

    我仔细看了刘秘书长的眼睛,发现这孙子的眼睛里有一堵墙,任谁人都不可逾越的一堵墙。当然了,他可能看到的大多是有求于他的人,有目的性的人,他也喜欢这样的人来求他。

    他还说了他同事的一件事儿。他的一个部下——现在这个级别,有好多部下——有一天喝醉了酒开车把一个小姑娘给撞倒了,回来找他哭诉。“那可真是痛心疾首。”刘秘书长说。“后悔自己酒后开车(当时还没出酒驾入刑的规定),后悔撞死那个小姑娘。”

    只有说小姑娘时我才发现他眼里的墙虚弱了一下。刘秘书长接着说:“人死不能复生,我就安排个人帮他ding缸。他已经是副处级干部了,可别为了这个小错误把自己的前程给葬送了。”

    这些事儿刘秘书长手到擒来,看来他的确干过不少这样的事儿。既然这样,我的思想就开始抛锚了,想到潘婷现在的生活,想到他和汉田中的夫妻生活,最后想到一个老电影《十二怒汉》。

    这老电影讲的是这么个故事。一个老汉,跟他的养子吵了一架后,被人捅死在家里。他的尸体旁边是一把刀。马路对面一个老太太证实,她看到这个养子在老汉被捅死前回到家里,警方的证据这养子在老汉出事的前一天买了一把这样的刀。证据目前对这个老汉的养子不利。

    审判养子的法院开庭了。

    按照美国的法律,这样的审判需要找12个陪审员。我想,这可能就是12怒汉得名的原因。这12个陪审员,需要对养子谋杀养父的罪名是否成立做出一致判断后,再由法官判决他的刑期。需要注意的是,罪名成立也是十二个人的投票;罪名不成立也是十二个人的投票,缺一票都不行。

    这十二个人,有贩夫、有商人、有牧师、有走卒,反正不是法律从业者都可参与。我记得好像是这样。为了更好地表述,我把这些人从A开始一直到G。这些人都有自己的职业,但作为陪审员也是光荣的事儿。但也有几个人很忙,比如贩夫老想着再去贩个什么东西,商人老想着到拉斯维加斯——我现在也只记得这个城市——再怎么赚点钱;走卒也想着要接孩子;牧师也老想着该给谁做弥撒了,如此等等。这些人老想着这事儿快点结束,也好早点去干自己的事儿。

    美国的法庭制度为什么要交给这些人,我实在是搞不懂。

    庭审很快结束了,大家都投票养子谋杀养父罪名成立,可只有一位G不认同,投了反对票。

    庭长很恼火,让他们再投。这次一投,除了这个G,又多了个F。两票不投谋杀罪名成立,只能jin入法庭再调查阶段。

    调查结果是这样的:那个指正养子在养父回家后跟着回家的老太太,住在隔条马路的隔壁。美国的住宅大家在电影上都看到过,一栋楼和一栋楼的距离有点远,中间还隔条马路。并且陪审员G早先调查过,她说他看到养子jin入家里的时间,刚好有一辆公交车停在了她家门口。美国的公交车是不是准时的咱也说不清楚,关键是那个公交车司机出具的证言,就在养子进屋的时间他刚好把车停在门口,刚好挡住了这个老太太的视线。也就是说这老太太说慌。因为实验过,陪审员门把一辆公交车停在门口,是看不到对面的。可老太太一口咬定:我就是看见了。老太太目测年龄已经80多岁,为什么说谎我是搞不清楚,也可能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存在感,也就是说:我还活着。

    警方的证据也表明,养子的确在前一天买了一把刀,但买同型号到了也有几千人——这刀设计的太tmd好了——而杀死老汉的那把刀上也没有指纹,可在养子买的那把刀上有他的指纹,警方后来在养子的卧室里找到的。

    这说明这个养子杀死养父的证据存在致命缺陷。反正整个片子都是这些狗屁事儿,翻来覆去也说不清这老汉为什么死的,到底是谁狂手杀了他。我看不明白这电影到底说的啥事儿,一般般都应该有个案件,案件应该有个结果,这电影连tmd结果是啥都搞不清楚,算tmd什么的狗屁电影!

    这电影要是让刘秘书长看了,他可能会说:要在我市,这样的电影我就不让它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