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脆弱(2)

    更新时间:2018-09-04 13:25:32本章字数:2561字

    3

    陈永毅说要去歌厅唱歌喝酒,非拉我去,我也不得不去了。当然,张大康也在。我问张大康:“不行把刘秘书长也叫过来,咱们一起去喝酒唱歌好不好?”

    张大康显示出对我tmd不屑一顾的感觉,好像我挖了他老娘的祖坟一样。“刘秘书长能到这里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人家玩有自己的地方,吃有自己的地方,人家能到这儿来?真不知道你是咋想的。”

    陈永毅说:“wen革,孟浪了啊。”

    就这一句话挨俩个人怼,真是气死我了。真tmd是喝口凉水都塞牙。

    张大康进了应城一号歌舞厅,门卫认识他,门口的迎宾小姐认识他,专管小姐的妈妈桑也认识他。他一进门就想鱼儿入网一样,被一波一波的衣着很透很漏、身材环肥燕瘦的女人给包围起来。

    “张哥,你咋才来呀。”

    “张哥,想死我了都。”

    “张哥,你再不来我可就去你家找你了。”

    ......

    真不知道这孙子在这里有这么熟。陈永毅说:来的多了,花钱多了,就熟了。我想想,也是。

    张大康这孙子招呼我们两个,要围绕着他的小姐陪我们俩,我们这才翠绕红围地进了一个包间。

    歌厅的包间都这样,去过的都知道,没必要说的。张大康这孙子一进歌厅就如鱼得水,成了麦霸,抱住话筒就不松手。他还钦点了两个小姐围绕在身边,唱的得意的地方东掐一把,西mo一把,煞是高兴。

    我当然心里有事儿,不知道潘婷现在在干什么?呸,不想她,想她也不能帮我赶走牛春会。我的想法很简单,我在这里平静地生活,他在南方平静的生活,我们俩老死不相往来最好。可事实是,这孙子又要找上门来了。找上门后结果会如何,我也想了几个方案:

    第一,他来只是跟我叙叙旧,聊聊天,我请他吃好喝好,完了他走。这是最好的结果,但也是最不可能的结果。

    第二、我们俩一见面就武开场,当然,一个成年人只要不是运动员不是拳击手,想完全打到另一个人是不容易的,这是wen革定律之一。结果肯定要惊动我们俩见面的地方的人,惊动周围的人,甚至惊动警察。这是我最不愿看到的。我最不愿意惊动警察。你都不知道警察审起案子来,能把你一家从头到尾社会关系都给查的很清楚,包括你倒卖被盗车辆的瑕疵也能问清楚。

    第三、我们来见面后好好说话——这也是我千万叮嘱我自己的,别急,慢慢说。好好说话也就两种结果,也就是前面说过的。都tmd烦死我了,喝酒喝酒。

    不知不觉间我们都喝的盖住了脸。也就是喝了有2—3两白酒,大家都开始想怎么玩才开心,只想自己开心,不管别人开心不开心。我真的见过的,有一次我没喝酒看别人喝酒真是别扭死了,好在我们三个都喝了酒。

    张大康把一杯酒抽了,走上舞台——歌厅的包间都是这样——对大家(我们俩和四个小姐)说:“下面,我要让大家开开眼界好不啦?”

    我和陈永毅倒没有什么表示,那四个小姐想tmd吃了chun药一样大喊好。“好呀,老板。”真像个biao子,像个biao子养的。

    不一会儿进来了一个学生样子的女孩,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一看就让人怜爱。她不像歌厅小姐那样穿着暴露,而是上衣穿了白色的长袖衬衣,能看到她饱满的xiong和细细的腰,下面穿了一个裙裤,也是长及脚踝。进来后就站到舞台上,给我们三个各鞠了一躬,音乐响起,她开始扭摆自己的身子。

    一开始,我没有看出她是要来表演什么的,就说喝酒喝酒。

    我们几个就又干了一大杯酒,跟tmd喝水似的。我又张罗着倒酒,抽空看一下这女孩,她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了。估计是tuo衣舞,这在南方的歌厅里也到处都是,没什么新奇的。倒是另外的几个人,张大康陈永毅和四个女孩,想tmd喝醉酒了似的盯着这个女孩。

    我说:“喝酒喝酒。”

    我端起杯子,这六个人竟然tmd没听到似的,眼睛死盯着舞台上那跳舞的女孩。我也看了一下,这女孩竟然把自己脱了个jing光,我看到她的身材是那样的美,细腰,园鼓鼓的ru房,洁白的全身,没有一个瑕疵,一点瑕疵都没有。包括她的xia身应该长毛的地方竟然一根毛也没有,不是刮的,而是根本就没有。这场景原来都看太多了,在南方是几乎每天牛春会这孙子都要带我去歌厅潇洒,去看这样的tuo衣舞。

    我也知道类似应城一号这样的舞厅,必须要给相关部门的相关人——主要是主管这人——送钱,zf要查的时候就可以提前知道消息,把歌厅弄成一个干净的歌厅,没有tuo衣舞、没有陪唱小姐的歌厅,你来查就给你查。等查过以后再搞这些项目。这都是歌厅的玩的道道。

    我说:“喝酒。这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找了年轻的姑娘跳个tuo衣舞吗。”

    好像是听我这么一说,这六给人没反应,倒是舞台上的姑娘反应过来。她扭着屁股走到我坐的桌子前,上门已经摆好了三瓶啤酒,都是嘉士伯的。她走到啤酒旁边,往啤酒上送胯。老天爷,我亲眼看到那啤酒瓶子进了她yindao,............(以下删去93字)。

    “呯”的一声,啤酒瓶竟然开了。那六个孙子鼓掌大叫大笑。

    ......(以下删去570字)一下子喝了三瓶酒。

    “我还能喝呢。”女孩说。“我最多的时候能一次性喝四瓶啤酒。”

    张大康这孙子高喊:“你喝,喝,老子就是有钱。”说完掏出一叠钱甩在桌子上。好像有钱就能买到一切似的。不过也真是,这世界只要你有钱还真是没有卖不到的。我连忙制止了,我tmd还没有孩子呢。我赶紧劝着女孩穿上衣服。这女孩就当我们的面,一件一件穿上衣服,又恢复到貌美如花的女学生的样子。我把她拉到我身边,请她坐下,问了起来:“你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女孩满不在乎地说:“我?没有呀!”

    我说:“会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伤害?”

    女孩想了想说:“伤害?什么伤害?估计以后生孩子可能不行了,其他都正常。”

    我说:“怎么会?”

    女孩说:“你想呀,每天都要表演十次左右,得有30瓶啤酒进了子宫,子宫都被烧坏了,生不了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tmd很轻松,真tmd很轻松,跟说别人的事儿差不多。她不知道一个不会生养的女人,她的未来是怎么样的,估计她还想不到。像这样的女孩出来表演这个应该有一个头儿,这个头儿应该了解,可他(她)tmd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不告知她?唉,这就是这个世界,这是世界的阴暗面,估计刘秘书长永远都看不到的。他只是生活在安全明亮的阳光了里的,不肯能接触到这种阴暗面。

    后来张大康这孙子告诉我,他曾经请刘秘书长走某地某个歌厅——“地点不能说,你知道的。”张大康说。——看过类似的演出。“那次我找的是洋妞,两个,一黑一白,长相当然不错了。”张大康说。

    孙子!孙子!孙子!我在心里骂到。不知道是骂谁,骂刘秘书长?骂张大康?骂这个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小女孩?骂她的妈妈桑?谁知道呀。想想我自己,正受着牛春会这孙子的煎熬,还是算了吧。反正我这天晚上喝大了。

    喝的很大,我只记得最后一杯酒一喝,就断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