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脆弱(6)

    更新时间:2018-09-04 13:25:32本章字数:2269字

    6

    我觉得和必须和张大康去一趟S市,就是刘秘书长供职的那个市。

    当然不会是为了马而保当什么狗屁分局长的事儿,而是为了我自己。

    去之前,张大康让我把好烟好酒拉了满满一后备箱,叮嘱我到哪儿之后该怎么说话,我听的都烦了。

    “好的,都听你的。”我说。

    S市里省城比较远,在高速上开车要走2个半小时。我们是中午在我的饭店里吃过饭出发的,看到S市的灯光已经是傍晚了。在省城还不觉得,一出市就觉得海阔天空,空气清凉,夕阳那个美呀,美得tmd跟什么似的,我一时语塞,想不起该用啥词儿来描述。我们开车直接到了市委市政府,这两个部门在一起办公。

    很豪华,很气派。这是给我的第一感觉。市委市政府在一栋楼上,高有30层左右。门前是一个大型的广场,还有喷泉。进去的时候,我看到门口写着“人民广场”四个字,在门口登记后开车进去又开了十几分钟——足以显示广场之大,门禁那么严,估计大娘们是不会在这里跳广场舞的——开到楼前。楼的前面是十几级台阶,有通道可直接上去开到门前。

    “你就停在这儿。”张大康对我说。

    我说:“上边不也能停吗,接刘秘书长出去吃饭也方便些。”

    张大康像不认识我一样看了我一会儿,才说:“你以为你是哪个级别的领导?上面都是方便领导用的,你就停在这儿!”这孙子从跟我上车后我就觉得不对劲,很tmd喝了鸡血一样,要是原来他敢?还不是看我求他来见刘秘书长,当然了,我还不会说是我自己的事儿,也不会说是牛春会这孙子的事儿,说是我朋友的事儿。“你这水平,真不知道你怎么赚那么多钱的!行了行了,你要看着我们,我们一出来你就开车上去,最好是我们一出门你的车刚好停在门口明白吧。”

    我只好点点头。

    我就座在我benz 600里,不一会儿好几个人都朝我的车看去,指指点点议论着什么。那年头在一个市里,像我这样的的benz 600还是很少见的,尽管这车只是一辆普通车,要像总统级别的防弹车估计来看的人更多。我的眼睛只是盯着台阶上的大门,没见到张大康和刘秘书长出来。慢慢的,我也懈怠了,开始看那些不断向我的车看来的人们。

    这时,张大康上来了,说声:“走。”其他的再也不说话,点了一根烟吸了起来。我也不说话,出了“人民广场”的大门,才问:“刘秘书长呢?”

    张大康说:“都怪你这车,太扎眼,刘秘书长说‘我可不敢座这个车,市委书记才座的奥迪200,这不是给我找难堪吗?’这是原话。”

    我说:“不是,那晚上怎么......”

    张大康说明天再跟他联系,又说,明天一定让他过来,让你见上面。又说,见面之后你自己跟他说,把你的礼物送上,还要送钱。他可是不见钱不说话的主儿。

    我说:“那咱们回去?换辆车?”

    张大康说:“回去干嘛,一来一回要7、8个小时,换车也搁不住吧,干脆住这儿吧,我知道一个地方,咱们去哪里。”

    我说:“行。”

    我开着车,东拐西拐,来到了一个门面并不怎么高大的地方,看上去跟跟这里普通的办公用房差不多。张大康熟悉地跟门卫打招呼,我把车开进去后才发现,里面面积很大,有专门的停车场,靠近四栋别墅的地方的亭台楼阁弄得很像样子。

    张大康选择了一栋别墅,和帮我们开门的女服务员打着情骂着俏进来了。后来我才知道,这跟别墅是这里最豪华的别墅。也就三层左右,在外面看着是不起眼的。

    进了二门,女服务员指导我们换了拖鞋,踏进踩下去软绵绵的地毯。客厅里有一个不高的方桌,周围的沙发上能坐十来位人员,正对着一个超大的电视。右侧是楼梯,可上二楼或三楼,边上还有电梯。

    我们坐定,服务员倒上水。张大康喝了一口水问道:“来了吗?”

    女服务员暧mei地锤了他一下,说到:“张大老板安排的,能不来吗?”随即对里面的房间拍拍手,走出来了两个老外!老外美女!一个黑人,一个白人,长得都ting得劲的,尤其是那身高,都tmd有一米七多,大长腿,圆屁股,尤其让人痴迷的是她们的xiong部,也就是说都很大,都很ting。事先说明一下,她们的衣服穿的都很少,让你很容易就能看到她们的肉体,很容易就受到了you惑,很容易就想到跟她们干那儿事儿。

    我这人一见美女就有点激动,连忙上前对她们说:“Hello,I come from shengcheng,You are beauty!”

    黑美人说:“你好,你不用说英语了,说汉语吧。”

    白美人说:“今天,哦,不,明天我就知道你要来。”

    黑美人说:“是昨天吧,她总是弄不清楚昨天、今天、明天。”

    我去,出来卖的也会说汉语了,老外还老说什么汉语难学,真tmd有意思。张大康向黑美人招招手,黑美人像个黑蝴蝶似的扑到了他怀里。这孙子的一只白手——相对于美女的黑——顺势mo到了她的ru房上,弄的那个女服务员醋意大发,不乐意地嗔怪道:“张老板,你也好意思。”

    张大康舔着脸说:“不行你也来,还有一只手空着呢。”

    女服务员扭头就走了。

    张大康对我说:“开始吧。”

    一会儿菜上来,都是山珍海味,喝的是我自己带来的茅台,抽的是我带的软中华。没想到那个黑美女那么能喝,跟灌牛似的,喝了还不会醉。我们喝到三瓶,反正我把黑美女和白美女身上的皮肤都给mo遍了——黑美女的皮肤细软,白美女的皮肤粗糙,这是李文ge定律之四——那黑美女还要喝。张大康说不能再喝了,再喝就干不了你了。

    我们就上楼到了一个房间里(以下删去872字)我们俩在一个房间里嫖娼,一会儿换换,两个老外美女倒是ting配合,那时艾滋病呀什么之类的脏病在国内还不流行,估计她们收费也会不菲,有了钱的刺激,哪有办不成的事儿。若干年后看了一个电视剧,里边的主人公说的一句话很经典:钱能解决的事儿都不叫事儿。反过来说,什么事儿都可以干,只要你有钱。

    张大康这小子就是这样的人,他的口头语就是有钱就好办事儿。我估计这一晚上得个小万把。这可是90年代,万元户还是大家羡慕的对象呢。zuo爱真是好,特别是跟你刚认识又长相奇美的女孩子zuo爱,能让你把什么事儿都忘了,把来S市的正事也忘了,把潘婷也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