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脆弱(8)

    更新时间:2018-09-04 13:25:32本章字数:4073字

    8

    我再次找潘婷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儿。

    我的意思是说我得把我的事情想清楚。我倒不在乎汉田中那小子,我绝对不怕他。虽然我对他的恨在一天天减少(这真不可逆转,很让我丧气),可我不会在乎他的。绝对不。我担心潘婷。我是说我要是被牛春会那混蛋干掉了,现在终止我们感情潘婷也不至于过分的悲伤。我们毕竟没有发展到如胶似漆的地步,她很快就会忘掉我是怎么死的。不过我还是想给她打电话。又觉得不应该给她打电话,就是这么回事儿。后来一见刘秘书长这样一说,张大康又再三保证,我这可心才落了地。就这样还是迟疑了一个多月,这电话才打出去,没想到潘婷的态度冷得像爱斯基摩人的鼻子。她明明听出我是谁了还偏装作不知道。她肯定知道,手机都有来电显示,她总不会这么快就忘了我的号码吧,我还没死呢就这么忘了?她还问:“你是谁?”

    我说:“我呀,wen革,李wen革。”

    电话啪地一声挂掉了。再打,她听都不听就挂了。这该死的来电显示。我要了大麻子的IC卡,到大街上用公共电话打,她接了,可一听是我的声音就挂。我真是想不通。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女人。女人是不是都这样,都喜欢让人发疯?我敢打赌,你要是遇到这样的女人非发疯不可。

    我可不想让自己疯掉,就开车去了她的医院。把车停在门诊大楼前,等她下班,杀人不过头点地,非得说个清楚不可。大约快过了一个世纪,快七点了,下午七点,她终于出来了,还和一帮同事说说笑笑地出来了。她竟然说说笑笑,好像她根本就没有挂过我的电话一样,好像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似的。不过说实在的她这个样子倒是ting好看的,一点都不骗你。远远地看见我的车,她还想躲开。我肯定不会就这么放她走,急忙下车喊道:“潘婷。”这下她没处躲了,和她那帮同事娘们儿站到了大楼的过道里。

    我说:“潘婷,我找你有事儿。”

    她想拒绝可又不知道当着同事的面儿该怎么说,那神情可笑死了。那几个娘们儿倒是有眼色,一个个借故离开了。说真的,她们真是太懂事儿了。剩下了我们两个。

    潘婷说:“你以后不要再找我了。”

    又说:“我不想见你。”

    说完就想走,我当然不会放她走,要是放她走了我不疯掉才怪。我拉住她的手。

    她说:“你放开。这可是在单位。”

    我说:“跟我上车。”

    她说:“你给我点面子好不好,算我求你。在单位里拉拉扯扯算什么?”

    我说:“你要是要面子的话就跟我上车。”

    她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赖皮呀。”

    我说:“你才知道呀。”

    她就上了我的车。这一次我们没有去咖啡馆,我把车开到了河边。我是说省城的边上有一条河,大河。很多年以前这河里有好多鱼,河岸上还住着渔民。这河还老发洪水,一不留神就要冲走好多人,当然了,还冲走好多牲畜家具什么的。不过现在快干了。你要是对北方的环境比较熟悉的话就知道,没有一条河不是干的,要是不干才奇怪呢。偶尔也有那么一两条河咕咕地流着水,不过是工业废水,别说长鱼了,连杂草都不长。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你要是见到一条满满地流着清水的河那才叫奇怪呢。不过这条河确实流着清水,河上还有几只鸭子,白色的那种。你要是坐的时间久了,还会看得见几条小鱼。这是那帮官们的杰作。他们在上游建了个污水处理场,这个上游指的是jin入城市的一端。下游修了个拦水坝,这个下游当然是指流出城市的一端了。你要是顺着拦水坝往下走就知道这一切有多假了。拦水坝的后面,大河里一滴水都没有,河道里还住上了人,都是挖沙的人。光秃秃黄土土的。在城市的河边,那帮官僚还种了草,听说是从外国进口的,真假透了。听听,种一棵杂草也地进口,中国的杂草也不如外国的草杂得好。什么时候放个屁也进口那才叫修成正果了呢,进口的屁就是比国产屁臭,臭也洋气。不过这地方倒是真不赖,没事儿的时候我就喜欢自己到这里坐坐。Benz600的后备箱很大,里面吃的喝的地下垫的一应俱全。等到一切收拾停当,我和潘婷席地坐好了之后,我也就没什么气了。也真怪了,我怎么会不生气了呢?她不接听我的电话呀,这是多恶劣的事儿!

    我笑着――是真笑,我心里高兴得要死――说:“你们女人是不是都这样?”

    潘婷都不正眼看我。

    我继续说:“那天晚上还好好的……”

    潘婷说:“你别提什么晚上不晚上的,我忘了。”

    我说:“不会吧,那种事儿你也会忘?”

    潘婷说:“我喝酒喝多了。谁知道你什么目的,让我喝那么多酒。”

    我说:“我什么目的你难道不知道?”

    又说:“你真的不知道吗?”

    她不说话了,眼睛直愣愣地看着河面。当然,也可能看着河里的那几只鸭子,也可能什么都没看。那谁谁谁不是说了,女人心,似海深,你要是能猜透女人在想些什么那你肯定是神仙。那一阵儿我真希望是风,因为那风在吹过她的白脸,是轻抚的那种,也可以说是ai抚。那风还挑逗似的吹起了她的一绺长发,一飘一摇的。她留的是披肩长发,正是我喜欢的发型。我羡慕死那风了。我特别想ai抚她的白脸,撩起她的长发。不过这当儿我要是那么做了才傻瓜透ding呢,她正在生我的气。说实在的,我一伸手就能ai抚她的白脸了,我们离得很近,主要是她那态度就不想让我爱抚。尽管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耍这种烦人的态度。

    这草地上有很多人。离我们不远就有一个小男孩,大约二岁,也可能三岁,说不准。谁知道他什么时候来到了我们身边,他那双小短腿还不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他正在拔草,拔得很细心不过老拔不好。半天拔下来一根儿,兴奋地怪叫着想把草抛起来。离他不远还有一个女人,大概是他的妈妈了。那女人很耐心地看着儿子,她脸颊上竟然还有酒窝。这时候天已经基本上暗了下来,不过有路灯。那女人的面部表情我也看不清了,可她的眼睛还是贼亮,嗯,亮里还有点温柔。当然了,她那眼睛是因为温柔才亮的。我是这么想的。这多少让我有点感动。我不知道为什么感动,反正我感动地要死。我再看潘婷,那绺头发还在飘。我忍不住说:“我是不想伤害你。”

    她说:“你说什么?”

    我说:“我真的不想伤害你。”

    她说:“你已经伤害我了。”

    说着就哭了。谁知道她为什么哭。不过女人的哭和男人的哭不一样,干咧嘴流泪就是不出声。她要是嚎啕大哭那真要把人吓死。我想了想――谢天谢地,我还能想――估计她说我伤害了她可能是指我这么长时间不找她。反正我是这么想的。我是有苦衷的,不过我肯定不能把这苦衷给她说吧。这处境真是难受。你要是有相同的经历肯定就知道我有多难受了。我的鼻子也就酸了,只是酸,我的泪可没那么容易掉下来。我伸手抱住了她的肩,这动作很自然,就像我哭的时候她抱住我的头一样。她挣了挣,又顺势倒在了我的怀里。可敢肯定,她的眼泪把我的金利来衬衣都打湿了。

    她说:“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样?把女人当成wan偶?”

    我没听明白。这话实在太深奥了。

    她又说:“心血来潮了拿来逗一逗,过后就无视她的存在?我也是个人呀,也需要尊重。”

    还说:“我只是个小女人,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好好地守着一个小家,好好地过日子。可我怎么那么倒霉呢,遇到的男人都这样?那个……”

    我猜她该说汉田中那小子了。那小子对她肯定不好,肯定把她当成那个什么――wan偶了,想起来了拿来逗一逗,逗完了就无视她的存在。可她打住了,没说。可能是怕场面太尴尬了吧。其实我什么都知道,在派出所他们刚结婚时的欢腾劲儿我都听见了,什么都听到了,我还看到过他们上个街都手挽手,好像每一秒钟都得有肉体的接触。我要是在乎能跟她坐在这个假模假式的河边?不过她提都没提汉田中,每次一到该提到汉田中时她就打住。

    她说:“你们男人都是怎么想的?是不是都这样?”

    我说:“我不是。”

    又说:“绝对不是。”

    按照常理(这是林义教我的),男人和女人的关系一旦有了突破性进展,就是说到了又亲又mo的地步,就该穷追猛打,我却一个月连一个电话都没有给她打过。一个月,对于这种情况的女人比一个世纪都长。那谁谁谁不是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三秋就是三年,一个月相当于多少年。这就是她生气的理由。我是这么想的。

    我说:“我是真的爱你。一开始就喜欢你。”

    潘婷止住了哭,抬起头看着我。

    我说:“是真的。”

    我知道这话很肉麻,可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溜出来了。我从来没有这么对谁说过,主要是这话太肉麻了,还有点假模假式。爱说这话的人大多是骗子,不是想骗钱就是想骗色,那些混蛋老是把爱了什么的像招牌一样挂在嘴边。我不想跟那些骗子一样。话说出来我就后悔了,是真的后悔。我真的不想跟那帮骗子一个德行。我自己都朝不保夕还爱个什么劲儿。我gou引她是为了报复汉田中那小子,这倒是真的。可别人都觉得我是喜欢潘婷,连马而保都看出来了。他说你真的喜欢上了潘婷?他可是汉田中的老婆,朋友妻不可欺。我说我根本就没有汉田中这个朋友。在我的印象中,马而保只会改诗,没想到他的每句话都让我心跳的厉害。他说:“你嘴上不承认,你的眼神可骗不了人。”我说:“眼神算什么?”可他还是认为我真的喜欢潘婷。他要真这么想就非想到底不可,我也没有办法?我奇怪的是,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看出来我喜欢潘婷?真是搞不懂。我始终不认为我喜欢潘婷,因为那太可笑了。你要想一想我们认识的过程,实在是可笑死了。不过我似乎喜欢跟她在一起,并且她还会让我发疯,这倒是真的。

    潘婷看着我说:“你说什么?”

    我说:“你没听见?”

    潘婷说:“你再说一遍,我想确认一下。”

    我知道她要我说什么,可我说不出来。我讨厌把那话挂在嘴边当招牌。她的表情还很严肃,真是可笑死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看重这句宣言式的鬼话,可她爱听,她就喜欢听这种鬼话。眼睛盯着我恨不得伸出手来,从我的喉咙里把那句话掏出来。我是个大方的人,凌志车我都送给林义了,还在乎这一句鬼话?说不清楚,反正我也想再说一遍,再说一遍又不会死。

    我说:“我爱你。”

    我的话音还没落,潘婷激动得像发疟疾似的浑身发抖,然后就一扑――那绝对是扑,奋不顾身的一扑,,像饿虎扑食的一扑――全身压在了我身上。我是说我尽我的力量了,可还是支撑不了她这一扑的力量,她的劲儿大得惊人。好在下面是草坪什么的,倒下也无所谓,我刚倒下,她的嘴就找到了我的嘴,确实很准确。

    那一天我们还说了很多话。我对她说我是个没什么理想的人,就想当个住家男人,相妻教子,有空了和妻子一人一边,拉着孩子去看我老娘。我还想看我老娘看到我妻子时的满足,mo着我孩子的头时的爱怜。我就是这么想的。她说,她想找的就是你这样的男人。然后我们就接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