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节上班报到

    更新时间:2018-09-04 13:25:32本章字数:1644字

    有诗云:

    美妙天堂人人想,以为扬城是香港。

    到了城里进了厂,机器开得嗡嗡响。

    工资不但不理想,吃饭就像上战场。

    打工生活真不好,菜里可以吃出草。

    汤里苍蝇在洗澡,桌上蚂蚁在赛跑。

    菜里本来油就少,桌下还有蚊子咬。

    ……

    我,崔来宝,是个地地道道的苏北男孩;有些黝黑的面部轮廓依然清晰,被风沙吹过的和酒刺留下的毛孔深深刻在脸上,粗野中还透出一丝文质彬彬的模样;浓黑的眉毛,单眼皮,两只小眼睛格外有神,颧骨微高,鼻梁高大挺拔;不胖不瘦的标准身材;海拔不高不低,给地球的压力稍微有点偏大。

    我相貌不丑不俊,才能不华不丽,整个儿一个庸加俗,走在人群中绝对没人轻易认出我来。

    今年刚从一个不出名的三类院校毕业,一般人我是不告诉他的,所学专业是文秘,但也不透不彻,半瓶子醋而已,反正上街购物也不用之乎者也。

    我家是世代做维修工程的——修理地球的;到了我这一代,才稍微有点小出息,出了一个上大专的,可惜还得自己找工作。

    就是我这样的庸加俗的一个人,竟福星高照般一不留神、阴阳差错、莫名其妙地进入了扬城的一家电子厂工作。

    不是有句话叫做“工作着就是美丽的!”吗,于是我就去报名参家工作了。

    我这次来报道,在网上看这个电子厂还不错,惹得几个没有找到好工作的同学直骂我走了狗屎运。

    这让老衲结结实实地高兴了一大把,兴奋了好几个昼夜,经常在镜子面前做着迷人的鬼脸。

    报到的时候,我心里顿时凉了大半截,犹如醍醐灌顶,和想象的美好状况大相庭径。

    那些掌握我命运的人,竟将我分了好几次,几个铿锵有力的落差,最终将我分成了人力资源部里的一个小职员,唉!

    当面试的时候,我一再强调,是学文秘的,并神吹海侃了几番,差点把三皇五帝搬出来。那几个考究我的好傻叉均都默默地点了点,表示很欣赏我的。

    我百分之一百零一地认为,最起码得把我分到大部门之类的舞台才较为适合嘛。没想到是这样,哎……,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口水直飞三尺,老衲气馁地直摇头。

    气馁归气馁,想想自己是从农村走出来的新生代,在这么一个大城市里,无亲无又没什么大树来乘凉,只能靠自己打拼,分配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我只能阿Q般地自想自我安慰。

    我心灰意冷地到了人力资源部去报到。

    接待我的是一个分管人事的副经理,是个老家伙,有点秃顶,一脸横肉,满脸的因为青春疙瘩痘留下的坑坑洼洼有点像麻子。

    这个副经理,先是郑重其事地将这个核桃大小的人力资源部的整体状况简明扼要地罗嗦了一番。又严肃认真地给我上了一堂政治课,说什么思想要积极进步呀,工作要努力踏实肯干等等之类冠冕堂皇的官话儿。

    我极力装出虔诚肃穆的认真神态,非常耐心听完了他那些废语话,最后才终于听到了自己最最关心的话语,那就是把我分到什么部门什么岗位,这才是最现实的嘛。

    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又不是什么国企、事业单位什么的。

    还好,没有费了我的专业,把我分配到了这个人力资源部的小办公室里,这又使我那凉了大半截的心犹如被春风吹过一样略微暖和了些。

    虽然我的文秘专业不很精通,但总比站公司厂里开机器强得多嘛,我竟没有志气般地小喜了一下。

    为啥还要喜?为什么才是那么一小喜?我这人没有鸿鹄之志,给个小窝窝头就很容易满足,和那些有远大志向的人相比,自己就是扶不起来的小阿斗。

    副经理和我谈完话后,一点儿也没有请客的意思,就直截了当地问:“那个,你出来吧!是否可以接着班工作呢?”

    没有搞错吧?报到的当天就接着班,也太会剥削了,这可是社会主义社会呢,一般公司可不带这样的!要知道在一般公司,上半天班的待遇一般都是林黛玉(零待遇)的。

    我心中暗暗地发着牢骚,但表面装出极其高兴的神态,并很不情愿地狠狠地看着他,铿锵有力地点了下头,表示我心甘情愿地被剥削。

    不答应能行吗?不答应今后还好混吗?要是过段时间拉一拉的清单,说不定就得乌龟四爪朝天,还是乖一点的好啊,同志们,要记住啊,到单位上班一定要老实啊!这可不是闹得玩的!

    那个副经理又让我稍等,他拿起电话来,拨了个内部号码,哼哈了一阵让某个人来一下。

    不一会,当当地响起了柔和而又清脆的敲门声。

    接着,从外边进来了一个女的。我的小眼面前登时雪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