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最毒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9-05 11:06:16本章字数:2006字

    细密的雨水不屈不饶地下着,就好像要将H市给彻底淹没了一般。

    而在墓园内,站着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人,这些人多数都是H市的权贵,今日之所以会来出席这个葬礼,纯粹是因为方齐盛在这座城市的影响力。

    对方家来说,今天,是个极其令人痛心的日子。

    因为方齐盛最疼爱的大女儿方颜若败诉后在狱中自杀。

    方齐盛脸色看起来糟糕极了,自己最疼爱的女儿,现在却如同凋零的落叶被埋在了墓地之下,然后腐朽、变成一杯黄土。

    他所能够看得到的一切美好,他的女儿都没有机会看见了!

    而这一切却都是拜他的小女儿方沐希所赐。

    站在方齐盛身旁的一个女人早已经哭晕在墓碑前了: “颜若啊,你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开妈妈呢?颜若啊……颜若……我的宝贝女儿!”女人撕心裂肺地痛哭着,仿佛能够将眼泪流光了一般。

    她趴在墓碑前,丝毫不再顾及自己那高贵的形象,却只是一念执着地趴着,然后嘶吼着。

    方齐盛走上前去,默默地将伞撑到了她的头上:“李然,起来吧。颜若如今已经彻底离开我们了。就算我们再伤心,这一切也都无法挽回了。”

    而这个时候,人群之中出现了碎碎的讨论声:“她怎么还好意思来啊?”

    “就是啊……”有人立刻这样应答道。

    “把自己姐姐害死了,现在居然还敢这样大摇大摆地来?是来落井下石的吗?”

    “她真的可以说是本市最毒的女人了!”

    “我看心机婊说的就是这种女人了吧?”

    “不仅仅害得姐姐入狱,现在居然还跟姐姐的未婚夫结婚了!真是令人不耻!她可真是方家的耻辱!”

    不堪入耳的一些言语,还有来自大家那怨毒并且不屑的眼神,都让从不远处徐徐走来的那个女人成为了焦点。

    这些人的目光就像是一颗又一颗尖锐的钉子,让她的心瞬间变得血淋淋。

    但是她早已经让自己可以做到平静面对,所以她无动于衷地行走在人群之中,高扬着下巴,然后走到了她的父亲面前。

    是啊,这个年过半百的男人,也是她的父亲啊!

    但是,她与他恐怕只存在血缘上的关系而已吧?对于她,这个男人从来都不上心。

    谁都知道方齐盛有两个女儿,方颜若还有方沐希。

    同样都是他的女儿,但是待遇却天差地别,任谁都知道,方齐盛所有的宠爱都给了方颜若,而方沐希不过是一个乞丐一般的存在,可怜而可悲。

    桀骜的脸上满是不屈与冷傲,方沐希从来都不会让自己表现出那卑亢的一面,自从母亲离开之后,她便什么都不是了,而李然这个小三还堂而皇之地带着自己的女儿方颜若登堂入室。

    而她就那样成为了家中空气一般的存在,甚至,可以说是垃圾一般碍眼的存在。

    最爱她的母亲几年前因病去世,母亲去世之前,她觉得自己还算是幸福的,毕竟父亲那个时候还是宠着她的。

    然而母亲去世之后,她便从天堂坠入了地狱。尤其是当她看见李然还有方颜若的时候,她真的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这就是她的父亲吗?她向来敬重的父亲吗?原来他一直在外面包养小三吗?就连他与小三所生的孩子都比她大……也就是说,可能与母亲结婚之前,父亲便与李然有了牵扯了。

    然而那个时候的她什么都不是,她不能骄傲地离开那个家。

    因为她还有要守护的东西。

    当李然回眸看见方沐希的那一刹那,她立刻就像是疯了一般地从墓碑上站了起来,然后冲到了方沐希的面前。

    李然就像是一个泼妇一般,她挥舞着拳爪,想要抬起手给方沐希一巴掌,然而却被方沐希一把给握住了。

    “你这个贱人!”李然嘶吼着,咆哮着,似乎这样就能将她的怒气尽数宣泄出去一般。

    “都是因为你!不然颜若怎么可能会在狱中自杀!方沐希!”李然就像是疯了一般地盯着方沐希,眼底满是仇怨与愤慨。

    与李然的激动和撒泼相比,方沐希则显得冷静淡定许多。

    方齐盛脸色深沉,他做不到原谅方沐希,但对方沐希仅存的一丝愧疚,让他也不好责怪,冷漠的说道:“沐希,从今往后你跟我们方家,还是断了吧……从今往后就别再来往了。”

    “把我像是东西一样卖掉了,现在跟我说,断了?别再来往了?”方沐希狠狠地松开了李然的手,然后难以置信地看着方齐盛。

    而李然因为方沐希过于用力,再加上最近身体虚弱,则一下子瘫倒在地上,身上便更湿了。

    旁人看了更是对方沐希嗤之以鼻,都觉得这方沐希下手也太重了,她对待长辈难道就只是这样的态度吗?实在太没教养!

    “沐希!你难道没看见你阿姨现在身体很虚弱吗?你怎么可以……”方齐盛的眼底满是责备,而他的脸上也是难掩的嫌恶。

    慌忙跑上前去扶住了李然,眼中立刻就被疼惜取而代之:“李然啊,没事吧?啊?来来来,慢慢起来。”

    “你能够看见的就只有她的身体虚弱吗?我也是你的亲生女儿啊!难道你就看不见我的心已经碎成什么模样了吗?”方沐希不由得勾唇,心底一片凄凉。

    这就是她的父亲!

    为了家族企业的繁荣而将她送给言家,却让她背负着抢走妹妹未婚夫的恶名。

    如果可以,方沐希宁愿从来不是他的女儿!

    “你还敢呆在这里吗?你还有什么颜面呆在这里!当时如果在法庭上你能够嘴下留情,颜若怎么可能会败诉?她也不可能会入狱!那么这样的悲剧又怎么可能发生!”在方齐盛的搀扶下,李然徐徐站了起来,而站起身后她便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责骂方沐希。

    方齐盛低垂着头,他无奈地叹息。

    方沐希微微勾唇,冷意直达心底,抿嘴,倔强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