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嫡公主又死驸马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1:49本章字数:1247字

    嫡公主哭了。

    她穿着一身喜服,江南上好的绸缎红到妖治,凤冠还勾着红盖头,纯金凤冠很重,压得她的小脑袋摇摇欲坠,于是她哭得更厉害了。

    “殿下,是火化海葬还是完整下葬?”贴身宫女汤圆凑过来,忐忑地问。

    嫡公主接受不了这个残酷的现实,在兜里掏了一块手帕,摁了一下鼻涕,准备继续哭,但发现自己好像哭不出来了,吸吸鼻子摆摆手:“埋了吧。”

    于是来了一群人,抬着她的准驸马去埋了。

    “嘿嘿,还是我有先见之明,上次埋三号驸马的时候就抽空多挖了一个,现在这个刚好放入四号墓。”

    “总算是凑齐一桌,驸马们能在下面打马吊了。”

    嫡公主:“……”

    虽然他们走得很远、虽然他们说话很小声、虽然她先天性一只耳失聪……但她的另一只耳非常好用啊,能听到很远处很细微的声音,所以他们的对话,完全是一字不差地传到了她的左耳里!

    嫡公主悲呛了。

    今天是她及笄的日子,大顺国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女子及笄就要出嫁,所以早在一年前她父皇就给她安排相亲,本应该是件喜事,但谁知道至此便开始了她坎坷的纳夫之路。

    第一个准驸马还不是现在归西的这个,而是当时科举的榜首,有才有貌,虽然没什么钱,但她完全不在乎,反正都没她有钱,只是才刚刚下旨赐婚,特么人就骑马掉河里淹死了……

    至今她都没想明白一个渔民出身的武状元到底是怎么把马骑到河里淹死的。

    隔了一个月,第二个准驸马出现了,是邵远候的世子,选择他是因为他非常不羁,居然敢写诗直批当朝九皇叔是个渣,这简直大快她的心啊,她抚掌赞叹敲定他就是她的驸马了,但谁料就在赐婚后的第二个早上,他被人发现赤身裸体死在了青楼,说是纵欲而死……

    至今她都没想明白他的品位为何如此别致,那个陪他过夜的女人长相和身材都那么震撼,他居然还能纵欲而死。

    又隔了一个月,第三个准驸马又出现了,兴致缺缺的嫡公主都没去见一眼,只知道是个官员之子,大概是她的情路太不顺,她父皇都有点后怕了,这次还派了人一天十二个时辰都盯着他,总算是坚持到下聘,然而就在要和她正式见面的时候,喝水呛死了……

    想她堂堂嫡公主,大顺国未来的统治者,天下都是她的,怎么要找个人暖被窝就那么难?

    那!么!难!

    现在死了的这个是第四个准驸马,南衙十六卫的左卫上将军,非常彪悍非常强壮的一个人,就是那种看着能打死一头老虎的类型,从被赐婚起,就被一千禁卫军看着,吃喝拉撒都有专门人负责,总算是有惊无险活着到她及笄。

    穿上喜服的她才刚刚站在镜子面前握拳,一定要为东宫迎进来一个男主人!

    然后就听到准驸马突然倒地猝死了。

    她震惊了。

    轿子也没坐,直接骑马一路狂奔到统领府,一进门就看到穿着喜服盖着白布的准驸马。

    瞬间哭了,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殿下节哀。”汤圆也红着眼眶要扶她起来,嫡公主被搀扶着站起来,大概是哭太久,眼前有点发昏,脑袋空白了一下,脚下一软就往一边倒去。

    忽然有一双手从她腰侧穿过,将她拥入怀中,这个怀抱带着淡淡的檀香,也带着生铁的冰冷和风尘仆仆,并不算舒服。

    嫡公主被那冰凉冻得瞬间清醒,猛地抬起头,恰好撞入了男子眼角微微上挑的凤眸,似带着笑意,也似带着彻骨的阴寒。

    “你就那么伤心?还哭到昏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