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养大你我需要一点回报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2:44本章字数:2106字

    夜,黑色的幕帘盈盈合上,无数的星闪耀在幕帘之上,刚刚下过大雨的潮湿空气慢慢浸没在鼻腔之中,扩散着一股伤感的味道。

    仰望天空,星格外的澄净,闪耀着独特的光芒,却仿若是稀碎的泪花。

    婶婶的一个电话,温雅便赶快打的来到了魅色。

    魅色是西城区人人皆知的标志性的场所之一,会员制,没有身份的根本无法进入,简而言之便是西城区有钱人的聚集地。

    保安看见温雅之后,立刻将其拦了下来:“小姐,请出示身份。”

    “啊,抱歉……我没有这里的会员证。”温家也算是西城区富饶的家庭,住在温家的温雅自然是知道这里的规矩的。

    但是这样的地方她从来没有来过,如果不是因为在里面喝醉酒的温晴晴,她也不会特意来一趟。

    柔软的发在肩膀上披着,温雅身侧的小手中紧紧握着自己的手机,脸上呈现出紧张的表情,语气带着一分的请求:“保安大哥,我堂姐在里面喝醉了,婶婶让我过来将她带走,还麻烦你让我进去。”

    保安的脸上立刻呈现出了尴尬的表情,摆了摆手:“抱歉,这样的事情我们也做不了主。”

    里面那么多大人物,他们放一个没有会员证的人进去,出了事情,谁人负责?

    他虽然是个保安,但是他还没有傻到那种地步。

    温雅实在没有办法了,一脸的颓废,洁白的齿贝咬上嫣红的唇瓣,透着丝丝的傻气。

    她掏出手机,纤细的手指按上了温晴晴的电话,很快电话便接通了:“喂,堂姐。”

    嗓音温软可人,听着特别舒服。

    电话那头的温晴晴听声音明显喝醉了,咿咿呀呀而含糊的说着一些话,让温雅听着渐渐松开了自己紧蹙着的眉头,小脸舒展开来,显得格外的娇俏。

    顿了顿,温雅伸手将手机递给了面前的保安,嘴角上扬着,软着嗓子道:“保安大哥,我堂姐的电话,给你。”

    保安蹙着眉,一脸的不乐意,但是看着温雅那一脸的笑意,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手机放在耳边,明亮的屏幕照亮了他的侧脸。

    ……

    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的瓷砖,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

    黑色与白色的搭配,黑色罗马帘搭配具有垂坠感的窗帘,突显出了古典气质,窗帘上系着的金色丝带,点亮了整个卧室空间,更加彰显着低调的奢华。黑白色相间的墙纸,搭配黑色的家具,没有多余的装饰物。复古的黑色铁艺床架,古典而华丽的黑色水晶吊顶霸气的悬挂在头顶上,让人有一丝丝的压迫感。

    突然,房间门被打开了,一个挺拔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高大的身材莫名的给人一种压迫感。

    强壮的胳膊反手将门关上,转身,笔直的西裤下皮鞋便朝着浴室走去。

    房间的灯没有开,有的只是落地窗外霓虹灯的色彩,打进房间里隐隐约约多了一抹迷蒙。男人的身形就隐藏在黑暗之中徐徐前进,沉重的脚步声在死寂的空间之中回荡着,如同敲击到心房上一般。

    但如果你仔细看的话,却能够发现那挺拔而沉稳的步伐中多了那么一抹慌张,古铜色的肌肤上也多了一抹红晕。

    男人额间早已湿了一层,汗渍粘着他鬓角的头发,太阳穴处青筋凸显,隐隐的在跳动着。

    身上的药性让他不舒服极了。

    衣服尽褪,将自己整个人泡在冰冷的水中,男人这才舒服的长舒了一口气,眼神中迸射出浓重的墨色。

    混蛋,如果不是那群已经老到足以放手的老家伙不肯放手,自己怎么可能一不小心中了他们的计,今晚差点让他们得手。

    对于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这样诱惑的手段虽然下三滥,但却非常有用。

    想着,男人英俊的容颜已经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眸中迸射着气息森森的暗色,唇瓣凌冽着不声不响的寒芒。

    深邃的目光藏在浴室的水汽之中,染上了一抹狠决。

    半个小时之后,男人从浴池里走了出来,脸上的红晕未退,冰冷的水珠依旧覆在身上,一双眸子越发的阴鸷。

    伸手,男人随意拿过挂在一旁的浴巾,裹在腰间,抬脚便朝着主卧走去。

    进入主卧,大掌摸到墙上找到灯的开关,灯打开了。

    橘色的灯光瞬间爬上男人古铜色挺拔的脊梁,给那刀工神斧的侧脸晕染了一层暖意,却依旧掩盖不住他轮廓处处蓬勃着的戾气。

    抬眸朝着床上看去,此时,那张原本应该除了被褥之外什么都没有的床上,多出了一个穿着薄纱的小女人。

    那具白皙柔软玲珑的身体让原本就中了计的男人更是狠狠一震,冷漠的脸上再一次被热潮蕴红,他闭眸,再次睁开,幽暗的眸子中已然覆盖上了一层雾气。

    床上的小女人仿佛是被人打晕了一般,静静的躺在那里,就算是灯光通明,她也丝毫没有动静。

    可从男人的视角看过去,只需要微微一低头便能够看见她锁骨下方起伏的柔软,在粉红色薄纱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娇软,勾引着男人的视线。

    对上那张姣好的容貌,男人的神经神经一阵火烧,竟然是她!

    两年前玩弄了自己感情的女人,没想到阴差阳错她竟然被那群老家伙送上了你自己的床。

    小女人有些不舒服,姣好的身材在纯白色的床单上蠕动了一下,将男人原本最引以为豪的自控能力彻底击垮,荡然无存。

    他伸手想要扯掉束缚脖子的领结,伸手摸到的却是一片空荡的胸膛。

    动了动腿,男人的目光投向了床上的女人身上,女人的身子白净玲珑,柔软的像是没有骨头一般。

    喉结滚了滚,有些紧绷和发干。

    男人如同水墨般描绘的眉眼中满满都是嘲讽的味道,呵,这女人还真是可怜的紧,也不知道那群老家伙是怎么将她整到自己床上来的。

    下一刻身子处再一次涌起一股热潮,男人低头看着兀自沉睡的女人,薄唇划出了轻薄的笑意,声音越发的沙哑低沉,喃喃的,他低声道:“呵,既然是你,我就不忍了。”

    说罢,火辣带着侵犯性的目光落在床上小女人的身上,随即身子覆上,冰冷而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