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 神秘的珠子

    更新时间:2018-09-05 14:55:10本章字数:3066字

    秦皇岛,位于中国河北省东北部。由于公元前215年秦始皇东巡至此,并派人入海求仙而得名,是中国唯一一个以帝王尊号命名的城市。而我,就暂时生活在了这里。

    初冬的瑟瑟寒风刺人脊骨,我不由得紧了紧外面的风衣,加快步伐走进了位于迎宾路的古玩市场。这里的古玩市场位于地下,过道仅容两人并肩而行,店铺分列两边。昏黄的灯光照射出不同时代的工艺品,使这些艺术水平高超的工艺品更增添了几分神秘感。但古玩市场历来龙蛇混杂,这里的藏品或真或假,就看各人的眼力了。

    我转了两个弯,来到了52号店铺前,推开门说道:“快冻死我啦!”然后快步走到电暖风前。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带着老花镜正在看报纸,岁月的刻痕已经爬满了他的额头,老年斑也多多少少的显现在他脸上。老人看起来很清瘦,下巴尖尖的,颧骨高高突出,但精神矍铄,给人一种饱学之士的钦敬感。他就是这家店铺的店主,我一直都叫他“茂叔”。茂叔往下拨了拨老花镜,见是我来了,就摘下老花镜倒了一杯热水递给我,说道:“最近天冷,你应该多穿点儿。”

    我喝了一口热水,笑着说:“没关系,我年轻人火力壮,就是要挑战一下秦皇岛的温度。”

    茂叔摇摇头,无奈地笑了。

    我将水杯放到桌上,问道:“茂叔,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茂叔听到我问的话,弯腰从货柜最底层拿出了一个丝绸包裹的东西。然后他左手拿着这个东西,右手将丝绸一层一层地打开。当最后一层遮盖的丝绸被打开的时候,一个晶莹剔透、圆润无比的珠子映入了我的眼帘。茂叔神秘地把手伸到我跟前:“你看看这个。”

    我拿过这颗珠子,在灯光的照射下仔细观瞧。这颗珠子入手觉得很有分量,外生一层光晕,而且中间还有一道孔从中间穿过。看了半晌,我笑道:“咳,这不就是珍珠吗?秦皇岛临海城市,这玩意儿多得是,假的更多。我说你老人家还跟个宝贝似的藏着掖着的,真是的!”

    茂叔轻轻打了我一下脑瓜,忙把珠子拿过去说:“你懂什么?这不是一般的珍珠,你看它圆润剔透、色泽纯正,我要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东珠。”

    “东珠,”我挠了挠头,“以前听说过东珠,但一直不明白什么叫东珠啊?”

    茂叔捏着那颗珠子对着灯光看,说道:“东珠是珍珠中的极品,它产自黑龙江流域的江河,是从淡水蚌身上采取的。因为它珍贵难得,所以历来是皇宫贡品。”

    我听了茂叔的话,不由地也对这颗珠子怀有三分崇敬了。“这颗东珠这么珍贵,那茂叔你是怎么得到的?”

    茂叔嘿嘿一笑,将东珠收好,坐下来说道:“昨天下午,店里来了一个女的。看她年纪也就是二十三四岁,穿着也很一般。你也知道,干我们这行的都是看人下菜碟儿。我以为她也就是随便看看呢。谁知道她忽然问我:‘我这儿我有颗珠子你收不收?’我说道:‘那要看是什么珠子了,一般的玻璃球儿我可不要。’然后就看她从包里拿出来这颗珠子,说:‘就是这个。’我仔细看了一下,大吃一惊。我看她穿着朴素,也没有化妆打扮,多半儿是从乡下来的,没想到她身上竟有这么名贵的东珠。我问她:‘你想卖什么价?’她竟然说了一句:‘我也不太懂,你看着给吧。’我权衡再三,说:‘我也不瞒你,这是一颗珍珠,很稀有。可惜中间穿了一个孔,应该是曾经用于悬挂的项链或者别的东西上了。问题是你只有这一颗珠子,如果是一挂的话应该会值很多钱。但现在……我只能给你五百块钱,你看行吗?’我说到这儿的时候,那女的很吃惊,我以为是这女的懂行,骗不了她。没想到那女的竟然说:‘好好好。’还一个劲儿地点头。”

    我重新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说道:“茂叔你真不愧是做古玩生意的,这都能让你赚到。”

    茂叔打断我的话:“你别着急,还有呢。我付了钱,那女的就要走。临走前她忽然转过身来问我:‘你刚才说如果是一挂的话会值很多钱?’我点点头:‘没错。’那女的又问:‘会值多少?’我说:‘那要看着一挂珍珠有多少颗了,还有他们的成色怎么样。’那女的说:‘像是佛珠,一挂上面有四颗这样的珠子,一百多颗别的样子的珠子。’”

    “什么,这……这是从佛珠上面摘下来的?不会吧,有哪个得到高僧这么有福气,用东珠穿制的佛珠啊?”

    茂叔说道:“我开始也很怀疑她的话,后来才明白了,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佛珠,而是朝珠。”

    “朝珠?”我想了半天:“哦,是不是就是电视里演的那些清朝的大臣们脖子上挂的那个东西?”

    “对,就是那个。朝珠在清朝的时候使用严格的等级划分的。一挂朝珠有一百零八颗珠子,每二十七颗珠子就会用一颗‘佛头’隔开。所谓的‘佛头’也就是指宝珠,色泽大小必须一致,直径要比朝珠大一倍。”

    我惊疑说道:“照这么说,那颗东珠难道就是‘佛头’?”

    茂叔轻笑两声:“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发财了!东珠是贡品,你想一想,有谁敢用贡品做成的朝珠?”

    “皇上!”我脱口而出,随之大惊!

    “不错,皇上!朝珠传世很多,不怎么值钱。但真正的御用朝珠,尤其是东珠朝珠,价值不菲呀!”

    我思索了片刻,说道:“一个乡下来的女的,怎么会有皇上的御用之物呢?”

    “这不新鲜,也许她祖上就是宫里当差的。一般的稀世珍宝,大多都流落在乡村,城市中反而很少。”

    我笑了笑:“茂叔,你今天叫我来不会是就叫我听你说发财了吧?”

    茂叔摆摆手:“那哪能呢?我估计那个女的是急着等钱用,要不然也不会临走前问我那么一句话。但我就怕……”

    “怕什么?”

    “唉,我怕她知道我骗了她,她扭脸去别的家了,再也不来我这儿了。那不鸡飞蛋打了吗?所以啊,你这孩子鬼点子多,帮我出出主意,怎么才能把财神爷请来?你放心,我不让你白忙活,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我摇头苦笑说:“茂叔啊,为什么每回这缺德事你都得拉上我呢?”

    “谁让你小子足智多谋啊,他们不都叫你‘小诸葛’吗?”

    我连忙摆手:“别介,‘小诸葛’那是白崇禧,我高攀不上。”

    茂叔见我推阻,故作生气地说:“好你个小王八蛋,跟着茂叔吃香的喝辣的时候你小子冲在前面,怎么一遇到有事的时候就往后躲呢?我告诉你,这忙你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要不然我就打电话告诉你父母,说你在外面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

    我一听这个,真害怕了,赶紧赔笑脸说:“嘿嘿,茂叔,我也就是那么一说,您大人有大量,何必当真呢?你看,我也没说不帮啊!”

    “哼,这还差不多。”

    我思量了许久,对茂叔说:“这样,那女的既然来这儿卖东珠,那她肯定就是秦皇岛附近的,估计不会出三区四县(秦皇岛分三个辖区,四个县,统称三区四县)。她急等着用钱一定会再来,等她再过来的时候你就主动给她贴补一笔钱。”

    “啊?”茂叔一听就急了:“我还倒贴钱,我这是发财还是破财啊?”

    “您别着急啊,听我把话说完。你想挣大钱就得舍得下本儿,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嘛。你得让那女的觉得你这人可靠、实诚。只有她信任你了,才会放心地把东西交给你,你说对吗?”

    茂叔听完后,恍然大悟,指着我晃着手指笑了,后来又一想,问道:“那我给她钱应该给多少,说些什么呢?”

    “你就说,上次看走眼了,那颗珍珠值一千,再给她五百就行了。”

    茂叔伸出五个手指头:“五百!给个两三百意思意思还不行?”

    我得意地喝了一口水:“哎,我只负责出主意,下本儿的是你。不过我可得提醒你,你给个两三百人家肯定会要。但以后来不来你这儿就很难说了,要是不来的话你这两三百可就白搭进去了。这才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呢!”

    茂叔点点头:“嗯,有道理。行,就按你说的办!”

    我回到租住的小屋,心中一直无法释然。茂叔所说的女的是何方神圣呢?她哪里来的皇宫御用朝珠呢?茂叔说可能是她的祖上在宫里当差,但就算是这样宫中也没人敢动御用之物啊!难道……我心中忽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难道这个女的是皇室后裔?脑海中不由地浮现出了古代公主的奢华生活及富贵打扮,可一想茂叔形容地那个女人的穿着及打扮,两幅画面一对比,不由地倍觉可笑。“怎么可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