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 乡下来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9-05 14:55:10本章字数:3225字

    第二天清晨,还在沉睡中的我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闹醒。我按下了接听键,恹恹地说道:“喂。”

    “佳亮,快过来,马上!”茂叔在那边显得很着急。

    “什么事啊,这么急?”

    “你过来就知道了,快点儿!”

    我简单洗漱之后,火速赶到了古玩市场茂叔的店铺。一推门,见屋里除了茂叔之外还有一个穿着朴素的女人,她梳着马尾辫,看年纪不过二十三岁左右,双颊通红,眼睛很大,目似秋水,虽然打扮一般,但也不失为一位美女。我想这位应该就是茂叔所说的那位乡下来的女人了。她见我进来,局促地站起身来,却低着头不敢看我,也不跟我说话。

    茂叔见我来了,向那女人介绍说:“这位就是我刚才跟你提及的我们古玩店的经理张佳亮。”一听这句话,我心里暗觉可笑。茂叔的古玩店不足十五平米大小,从开业到现在一直是他一个人打理,我什么时候成了这儿的经理了?但茂叔这么说一定有他的安排,因此我也没有道破。我主动伸出手去示好:“你好。”

    女人见我要握手,紧张地伸出手来说:“你……你好。”

    茂叔笑着拍拍我的肩膀,给我介绍:“这位女士叫沈晨雨,是从青龙县来的。来,大家都坐。”说着他转身从柜台上拿来一个四尺多长的锦盒走到我跟前,打开盖子让我看。

    我只看了一眼,大吃一惊。锦盒里用黄缎铺垫,一挂工艺非凡的朝珠静卧其间。我对古玩知之甚少,但明眼人一看就知这挂朝珠绝非凡品。尤其是朝珠上面有四颗东珠莹莹耀眼,以明黄色绦编制穿过,似乎向世人昭示着它们主人的尊贵地位。

    茂叔看到我目瞪口呆的样子,得意地合上盖子,说:“这是沈小姐刚带过来的,请经理开个价儿吧。”

    我抬眼看看茂叔,见他满脸堆笑地看着我,我在心里暗暗咒骂:“好你个老狐狸,你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忽然我灵机一动,转而去问沈晨雨:“不知沈小姐出什么价位呢?”

    沈晨雨显然没经历过这种场面,忸怩地说:“我……我也不知道,要不你看着给。”

    我和茂叔对望了一眼,他暗暗给我打了一个手势,伸出手来亮出了一个食指一个大拇指。我心领神会,说道:“沈小姐,我看你也挺不容易的,这样吧。”我故意停了一下:“八千,怎么样?”

    沈晨雨听到价钱一怔,然后激动地说道:“八千,太好了,太好了!”

    茂叔笑着对她说:“沈小姐,你好福气啊,遇到了我们经理。这要是换一家儿,说出大天儿去也没人会出这么高的价钱啊!”

    沈晨雨连说“谢谢”。

    茂叔又对我说:“经理,咱们现在没有这么多的现金,我马上去旁边的银行取一趟。你在这儿和沈小姐聊会儿天。”说完,急匆匆出去了。

    我倒了一杯水给沈晨雨,问道:“沈小姐是做什么工作的?”

    她双手接过水杯,说:“我……我在对面的酒店当服务员。我们家有两亩地,我父亲在建筑队帮工,母亲平日就是下地做农活。我还有一个弟弟。”

    我应酬似的说道:“哦,那你弟弟一定是在上学了,他一定学习很好吧?”

    听到我说的话,沈晨雨眼圈微红,略带哭腔地说:“他……他在北京的医院里。”

    我微微一愣,显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沈晨雨低着头,抽泣着说:“他得的是白血病,要想治好的话得花一大笔钱。为了给弟弟治病,家里把牲口、地都卖了,但还是不够。亲戚们嫌我们借的太多,也不肯借钱给我们了。”

    我听到这些,心里也很酸楚,急忙转移了话题,指着锦盒问:“沈小姐,这个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沈晨雨擦擦眼泪:“我弟弟病后,村里的文大爷得知了情况,将东西送到我们家,说让我拿到城里能卖个好价钱。”

    我心里明白了,这东西并不是这个女人的,于是追问道:“这个文大爷……是什么人?”

    “他是我们村的一个老寿星,听说他都有一百多岁了。文大爷人很好,最喜欢帮助人了。”

    “那他还有没有这样的东西?”

    沈晨雨摇摇头:“不知道。”

    我还想问一些问题,却被一声“我回来了!”打断了。扭脸一看,茂叔意气风发地推门而进,将手里的纸袋子递到沈晨雨手里:“一共是八千,你数数。”

    沈晨雨从纸袋子里面拿出钱,十分仔细地数了起来。在她数钱的同时,茂叔冲我挤眉弄眼。我没什么心思看他,心中反倒是对沈晨雨提起的文大爷挺感兴趣的。

    前后一共数了三遍,沈晨雨说道:“对,是八千。”才放心地把钱放进包里,然后离开了。

    见沈晨雨走远,茂叔激动地直拍手:“哈哈,哎呀,发财喽!”他走到柜台前,打开锦盒,小心翼翼地双手捧出这挂朝珠,以贪婪的眼光欣赏着上面的每一个地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看一位美女。他不断地说:“发财了,发财了!佳亮,你知道这挂朝珠能卖多少钱吗?”

    我坐下来,翘起二郎腿说:“多少钱?”

    茂叔笑着:“无价,无价啊!你来看,你看这上面有四颗东珠,都是上品!其余一百颗珠子都是玛瑙,玛瑙啊!真是好东西啊!而且还是用明黄色绦搭配,这是皇上用过的东西,是御用之物啊!”

    我问道:“你知道这东西是怎么来的吗?”

    茂叔听我这么一问,不禁侧过身来:“什么意思?”

    “我刚才问过沈晨雨了,她说他们村里有一位百岁老人,姓文,这挂朝珠就是文大爷给她的。”我叹了一口气:“是为了给她弟弟治病。”

    “治病?”茂叔放下朝珠:“治什么病?”

    “她弟弟得了白血病,现在住在了北京的一家医院。家里人为了治好孩子的病,牲口和地都卖了,还欠了一身的债。那个文大爷听说后,主动将这个东西送给了沈晨雨,并叮嘱她说来到城里会卖一个好价钱。”

    茂叔没想到会是这么一种情况,他摸着下巴沉思许久,最后问我:“你打算怎么办?”

    我说道:“我想咱们能不能再给沈晨雨一笔钱,顺便去看看那个文大爷。”

    “什么,还给她钱?”一听说要掏钱,茂叔声音提高了一百八十度。

    “茂叔,人家毕竟是有困难才才卖这东西的。咱们把价格压这么低,这不是趁火打劫吗?”

    茂叔辩解说道:“干咱们这行的本来就是心狠手黑,咱们愿意买,她愿意卖。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怪得了谁?说白了,有的时候咱们跟强盗没什么区别。”

    “可是强盗也讲求‘盗亦有道’,我觉得咱们现在的做法还不如强盗呢!”我看着茂叔坚定地说。

    茂叔见我态度如此坚决,想了一下,咬牙说道:“好,就听你的,我再给沈晨雨两千,这是最高的了,再要我也没有了。”

    “谢谢茂叔。”

    “唉,你小子,就知道联合外人来欺负我!”

    “对了,沈晨雨今天怎么来这儿了?”

    “不知道,我今天刚开门她进来了,你给我的办法根本就没来得及用。”

    我笑了:“你看,我还给你省两千呢!”

    “拉倒吧,你差点儿害我赔出两千五去!”

    我暗暗忖道:“五百块钱不用说是乡下,便是城里的人家也够几天开销了。可沈晨雨前天才来的,今天又来,看来她弟弟的病情已经开始恶化了。”

    茂叔收拾了一下店里的东西,说:“我只知道这个沈晨雨是青龙县人,家住哪里都不知道。咱们上赶着给她送钱,也未必能找到她。我看,过两天我去趟北京,那里大买主多,这挂朝珠还是趁早出手的好,要不然夜长梦多啊!”

    茂叔说的话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老是想着沈晨雨和那个文大爷了。

    茂叔推了推我:“嗨,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啊?”

    “啊,你说什么?”

    “嘿,合着我说了半天,你一个字都没听啊。我是说过两天我去趟北京,把这挂朝珠转手。”

    “我觉得这个事没必要这么着急,眼下最要紧的是先要找到沈晨雨。”

    茂叔一阵奸笑:“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小姑娘了?”

    我分析给他听:“茂叔,你想啊。咱们只有通过沈晨雨才能找到文大爷,如果能找到文大爷,说不定就能找到更多的古玩。想发大财,就得舍得下本儿,你说呢?”

    茂叔一拍大腿:“嘿,还是你小子有招儿!你说吧,咱们该怎么办?”

    我沉吟道:“如果我猜的没错,过不了几天,这个沈晨雨还会再来的。”

    但我这次真猜错了,一转眼过了一星期,沈晨雨连面儿都没露。茂叔整天拿这事来揶揄我,学着我的强调:“如果我猜的没错,过不了几天,这个沈晨雨还会再来的。”接着会叹口气:“唉,连人影儿都没见着。我看也别等了,我现在就去买车票,明天我就去北京。”

    我不以为然:“行,那你去吧!事先声明啊,万一到时候我见到了那个文大爷,他手里的货我可随便开价儿了!”

    茂叔有苦难言:“行,你小子真行!那就再等等吧!”

    我盯着窗外,忽然见到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对面的店铺走出来,我惊奇叫道:“沈晨雨!”

    “哪儿呢?”茂叔一听,一下子跳到门口,让人丝毫看不出他已是一位年逾六旬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