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 又见沈晨雨

    更新时间:2018-09-05 14:55:10本章字数:3432字

    大家吃过了东西继续赶路,晚上,吴定国又把我们安排在了他的一个亲戚家休息,自然少不了住宿费。“每人二百!”吴定国提着尖嗓叫道。我听了这个语调,感觉他像极了过去宫中的太监。大家现在唯有打落牙齿吞进肚子里了。好歹将就了一夜,第二天匆忙赶路。

    马车晃晃悠悠地前进,举目四望,我们已经进了山区。周周高山巍峨,怪石嶙峋,层错有致。远处的深山好似一条墨带,耸立天际。如此颠簸了一上午,赵平极为受不了这种憋屈的旅程,他吼着问吴定国:“你不是说上午就能到吗,这都中午了怎么还不见有村子?”

    吴定国摇着马鞭,晃着脑袋说:“我说的是最快也得上午到。咱们路上耽误了一点儿行程,我看哪,得下午到了。”说完,轻声哼起了京剧:“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

    茂叔笑呵呵地问道:“小吴啊,你不会是故意绕远儿呢吧?”

    吴定国也笑着回答:“那哪儿能啊?陌村在黑龙头呢,我们现在正往那边走呢。放心吧,下午肯定能到。咱们今天中午就不休息了,这袋子里面有吃的。”他转过身来把袋子丢给我们:“你们要吃什么就随便拿。”

    茂叔高兴地小声对我说:“听到没有,随便拿,这孩子终于良心发现了。”

    哪知吴定国随后又说了一句:“一会儿记得结账就行。”

    我对茂叔说:“你高兴的太早了!”

    小林这一路都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在翻看一个黑皮笔记本,不时地海记下些什么。

    茂叔笑着说:“林老板,你写什么呢,给我看看?”

    小林听到这话,慌忙合上了本,说道:“没什么,就是写写这一天的见闻。我特别喜欢中国的这些山水风光,所以要将他们都记下来。”

    茂叔称赞道:“林老板的爱国情绪就是高!”然后推推我的肩膀:“哎,你跟人家学学!”

    我瞪了茂叔一眼:“我不爱国吗?”

    茂叔正要与我辩解,就听吴定国一声吆喝:“吁。”将马车停住,他跳下车来说道:“到了。”

    “到了?”我们对此甚是怀疑。

    大家下了车。胡学明手搭凉棚看看四周,只见大山绵延四周,便问道:“这里哪有村子啊?”

    吴定国指指我们南边的一座黑漆漆的大山:“这座山叫黑龙头山,翻过这座山就能看见陌村了。”

    刘彪虽然话语不多,但很有心眼儿,掏出手机问吴定国:“你手机号多少,我们回去的时候还找你。”尽管一路上受尽了窝囊气,但大家也都知道,要回去的话除了这个人还真没人能找到这个地方。

    吴定国自己上了马车,笑道:“记下我手机号也没用,你先看看自己的手机。”

    刘彪低头一看,手机居然没有信号,骂道:“他妈的,这什么鬼地方,手机都没信号。”

    听他这么一说,我们大家都本能性的掏出自己的手机,一看果然没信号,顿时都骂了起来。

    只有小林说了一句:“算了,山里本来就这样,我们还是先找到陌村吧。”

    茂叔说道:“哎,对对对。我同意林老板的话,咱们这样儿,从现在开始都听林老板的安排,直到到达陌村为止。”

    大家对于这个提议并无异议。我也表示赞同,因为我觉得赵平他们三个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儿,只有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林老板可以镇住他们。

    吴定国驾着马车,一声长喝扬长而去。而我们也开始了艰难的跋涉,奔往我们的目的地——陌村。

    茂叔年纪大了,没走几步路就气喘吁吁的,他问我:“我说,佳……佳亮,姓吴的……一走,我们要回去的时候可咋办啊?”

    我拉了他一把,帮他跃过一道沟,说:“没关系,沈晨雨既然能从这里走出去,就一定有办法。我们到时候问问当地人就知道了。”

    “还是你小子鬼点子多!”

    经过了近一个小时的攀登,我们到了山顶,不用说是茂叔这样年纪的人了,就连赵平、胡学明和刘彪这三个大个子都是双手扶着膝盖,身子弯着,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小林自己靠着一块大石坐下来,用本子扇着凉风。我也累得够呛,心里开始苦叹:“我这真成了自讨苦吃了。”

    胡学明点了一颗烟,望了一眼山下,立即破口大骂起来:“他妈的,上了姓吴的当了!这山下根本没村子!”

    “不是吧?!”茂叔手脚并用,几乎是爬到了崖边,伸长了脖子向下看去,顿时变成了苦瓜脸:“老天爷啊,你杀了我吧!佳亮,这山下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啊!”

    我也向山下眺望,虽然什么都没有看到,但远处移动的一个小黑点儿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指着远处说:“我眼神儿不好,你们看看那是什么?”

    大家闻声望去,眼睛都觑成了一条缝也看不清。“什么东西啊,看不出来?”“会是人吗?”“不会,人哪是这样儿的?”

    小林听到了大家的议论,打开了那个一直携带的黑皮箱,拿出了一个望远镜,看到后说道:“像是一条狼。”我很诧异,小林的装备竟然如此齐全。

    “狼,我的妈呀!”茂叔身子如筛糠一般抖了起来:“想不到我都活到这岁数了,竟然要命丧狼口。”

    我从小林手里拿过望远镜看了一下:“不是,是条狗。”

    茂叔抓着我胳膊说:“佳亮,你可得看清楚一点儿啊,是狼还是狗啊?”

    我很肯定地说:“是狗,它还会摇尾巴呢,狼哪儿会摇尾巴啊!”

    小林听到我的分析后,激动地说:“找到了,下面有村子。”

    茂叔皱着眉头说:“下面只有一条狗,哪有村子啊?”

    我说道:“林老板说的不错,陌村应该就在山下。我想我们走段儿路应该就能找到了。”

    茂叔似乎明白了:“噢。”但他又说道:“那要是只野狗呢?”

    “就算是野狗,也只会在有食物来源的地方转悠,下面一定有村子。”

    大家又重新振作精神。果然,下了山又走了半个小时,一座不大的村落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但眼前这个村子的落后程度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我们看到了一个年轻人赶着一辆牛车过来,车上还放着一个犁。我问茂叔:“这东西你收不收?”

    茂叔认真地说道:“你别说,这东西得有三四十年我没见过了。”

    小林上前问道:“你好,请问这里是陌村吗?”

    那年轻人看看我们几个,点点头说:“对,是陌村。”

    知道自己终于到了目的地,我们激动地差点儿相拥而泣。

    小林上来跟我说:“张先生,既然我们都到了,那就在此拜别吧,回去的时候希望还可以与你同路。”说完和我握了握手。他们一行四人先行离开了。

    这个村子果然像吴定国说的那样,村子太小了,总共二十来户人家。我和茂叔一路打听找到了沈晨雨的家,一进家门我们都被这个破落的家境震惊了。院子比古逸轩大不了多少,堆着一些破烂的家具,还有一些烂了的瓷盆儿。一口早已干涸的井无力地张着嘴,落叶积满了整个院落,房子的窗户都是用废报纸糊上的,还有几处都破了窟窿,寒风呼呼地往里面灌着。枯井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坐在矮凳上洗着衣服。我礼貌地敲了敲门板,“咚咚”两声。

    那人扭过头来,很意外地说:“张经理、茂叔,你们怎么来了?快,快请进。”此人正是沈晨雨,她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把我们迎进了屋里。

    进了屋,她显得很尴尬:“张经理,我这儿连杯热水都没有,对不住。”

    这我知道,她两只手冻得通红,很明显是在用冷水洗衣服,如果有热水的话就不会这样儿了。“不用客气,我们这次来是想看看你,家里没别人吗?”

    她招呼我们坐下,她自己从院里搬来那个矮凳坐在了对面,说:“我爸妈去北京照看弟弟了。”

    我点了一颗烟,问:“你弟弟的病情怎么样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强忍着没流眼泪,咬着嘴唇摇了摇头。

    看到她这副可怜相,一向铁石心肠的茂叔都于心不忍了,安慰她说:“放心吧,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弟弟的病一定能治好的。”

    我掐灭了烟,心想:“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人家现在缺的是钱!“于是说:“我想我可以帮你!”

    茂叔瞪了我一眼,他的意思我明白,他是怕又让他掏钱。

    沈晨雨听到我能帮她,眼睛一下子又恢复了先前的光彩。

    我说:“我有个同学在北京报社工作,我打个电话,让他帮忙想想办法呼吁社会好心人士募集一下捐款。毕竟我们几个人的力量还是有限的。”

    茂叔一下子松了一口气,不用他出钱他当然高兴了。

    这个村子并没有手机,有手机也不通信号。只有村长家有一部电话。

    我们马上行动,到村长家给北京的同学打了电话:“喂,笑,我,四哥。”笑是我对同学的简称,他叫韩笑,我们平时开玩笑都叫“含笑九泉”。而我那时在十五个男生中排行老四,所以常常以四哥自居。我对他说明了这儿情况。

    “对……对……肯定的,这女孩儿家里特困难……行啦,你别瞎说了。”然后我又问沈晨雨她弟弟住在哪家医院,然后转达给了老同学韩笑。“好……好……行,那就拜托啦,干得漂亮点儿!”

    挂了电话,茂叔问我:“怎么样怎么样,搞定啦?”

    我扶了一下眼睛:“一切OK,但是我同学也交给了我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

    “他让我找一下秦皇岛的百岁老人,全国要举行一次百岁寿星的评比。”

    “百岁老人?”茂叔不明白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给他使了一个眼神他才恍然大悟:“咳,百岁老人这不这儿就有一个现成的吗,对吧小沈?”

    但沈晨雨听到我的话后先是吃惊,后又迟疑,迟迟不肯开口。

    我看看茂叔,心想:“难道我哪里说得不对,露出了马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