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 众矢之的

    更新时间:2018-09-05 14:55:10本章字数:3357字

    看到他们也在,我不禁怔然:这些人究竟是干什么的?小林他们也显然看到了我,但他们很快又把视线移到了文大爷身上,仿佛不认识我一般。

    文大爷浑身哆嗦着,大声说道:“老子只要有一口气,你们就别想把东西从我身边带走!”

    小林亲自站了出来:“文老先生,中国有句老话,‘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难道您也想让这些东西跟着你下葬吗?”说完,小林的眼睛突然瞪圆。

    文大爷哈哈大笑:“小鬼子,你给老子听着。这东西是我们中国的宝贝,老子从没想过再把它们埋回地下。但是,你给老子记住,我就是毁了这些东西,也绝不会让你们小日本儿夺去!”

    我一下子傻眼了:这个小林竟然是日本人?真是大意了,之前以为他姓林呢,原来是姓小林。那么村长说的外商多半儿就是他了。

    胡学明按捺不住脾气了,大骂道:“老家伙,你真他妈不识抬举!”

    “哈哈哈哈,小兔崽子,老子当初打鬼子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现在你敢骂我?你个小日本儿的走狗!”

    “你……”胡学明气得干瞪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钟村长见双方剑拔弩张,赶紧打圆场:“好了好了,这样儿,文大爷你也说了,这批东西是国宝。既然是国宝,那就不是你一个人的。我看不如这么办,咱们全村的乡亲表决一下,看看这批国宝究竟该作何处置。”

    众村民一齐呼喝,表示对这个提议的赞同。

    我暗忖:“不好,这些村民肯定会选择将东西卖给日本人!”想到这里,我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他们中间,身子挡住文大爷,对钟村长说道:“村长,我是局外人,但是我也是冲国宝来的。”众人听到我这话都吃了一惊,唯有小林不动声色。我斜眼看着小林说道:“既然这位日本的外商也想收购,不如我们就拍卖,国宝价高者得,怎么样?”

    钟村长回头看看小林,似乎在询问他的意见。

    我冲小林说道:“小林先生,空你其哇。你觉得我这个主意怎么样啊?”

    小林笑道:“张先生,我这只皮箱里装了二十万的现金啊,你应该知道,这村子没有银行,更别说取款机了,乡亲们只认现金的。”

    我一怔,没想到小林会来这么一招。很显然,我现在身上带的现金区区几百块,要和小林竞拍简直是天方夜谭。

    此时文大爷发话了:“你们不用说了,这东西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卖!都回去吧!”说罢,背着双手回屋去了。

    回到沈晨雨的家中,我将情况简单地告诉了茂叔。茂叔很不理解:“小林是日本人……那些东西是国宝……佳亮,你说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啊?”

    我狠狠地抽了一口烟,眉头紧锁:“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村民肯定会*着文大爷将东西卖给小林。陌村这个地方荒凉又落后,村民们都没见过什么大钱,做梦都想自己发达了。小林就是利用了大家这样的心理,吹嘘一番自己会在这里开设工厂带领村民脱贫,但条件是文大爷的东西必须卖给他。这样的话村民肯定会不顾一切指责文大爷了。”

    茂叔摊开两只手:“可,可那是国宝啊!”

    “陌村的情况你也看见啦,电视、收音机、书什么都没有,人们怎么知道国宝是什么啊,更不用说国宝的价值了。”

    茂叔躺在木板床上苦叹:“唉,误国误民啊!”

    我掐灭了烟头,说:“不行,我得去村长家,再找他谈谈。”

    我都出门了,茂叔还追在我后面喊:“哎,佳亮,你就跟村长说,说咱们愿意以高价收购那些东西,让村长给咱们留着,咱们回到秦皇岛就给他们送钱来。你一定要记着……”

    走在村里的羊肠小路上,路边都是三三两两的村民聚在一起,看到我走来。他们或窃窃私语,或指指点点。眼见到了村长家的门口,我刚要推门,就听院内有人大声争吵:“你还村长呢,连个马上就进棺材的老头儿都搞不定?”这是胡学明的声音。

    我暗暗吃惊,没有开门,而是静静听着他们的话。

    “这……这也不能怪我啊。你也看到了,乡亲们是站在咱们这边的,可是……可是那个文大爷他……他软硬不吃,我也没办法啊!”钟村长委屈地说。

    “钟村长,我知道你有你的难处,但我希望这件事能尽快解决,因为明天我就要回国了,所以我希望明天我能带着这些东西一起回去。”

    “小林老板……”

    “钟村长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那些东西对于文大爷来说不过是玩物,乡亲们也没用,不如就卖给我,这样你们还能挣一笔钱,而且我一回国就会让人来这里建设工厂,这可是咱们双方互利的好事啊。你好好想想吧!”说着,小林轻轻拍了拍村长的肩膀。

    村长没有说话,看来还是犹豫不决。

    刘彪很少开口说话,但这时他说道:“小林老板说的没错,村长,你要是还拿不定主意的话,我们只好告辞了。”然后就听到他们站起身的声音。

    “等一下。”钟村长拦住他们,然后大家都没有说话,过来一会儿,钟村长才咬牙说道:“好,我答应你们!小林老板,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要的东西弄到手!”然后他向门口走来。我急忙闪身躲在了门口草垛的后面。只见钟村长拉开门走了出来,走向文大爷的方向。

    我悄悄跟在了他的后面。

    钟村长到了文大爷的家门口,正要推门进去。就见一人拉开门出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沈晨雨。沈晨雨见了钟村长,先是一愣,然后讷讷地打了个招呼:“村长。”

    “嗯,文大爷在家吗?”

    “他在屋里呢。”

    “哦。”钟村长迈开步子走进去。

    沈晨雨疑惑地看着钟村长的背影,一脸不解的神色。我看看四周没人,急忙拉着沈晨雨躲到一边,轻声问她:“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文大爷出事儿了,就过来看看。张经理,你怎么在这儿?”

    “村长不怀好意,咱们得提醒文大爷注意。”

    “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竖起食指立在双唇间,示意沈晨雨不要出声,然后我们轻手轻脚地进了文大爷家的院子。那只叫大黄的狗一见到我,立马站了起来,“嗷嗷”地低声吼着,身子来回走动,但凶悍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我。我身后的沈晨雨手掌冲下,冲它做了一个“坐”的命令,大黄马上老老实实地坐在地上,摇起了尾巴。

    我和沈晨雨弯着腰,蹲在了文大爷的窗户下。只听屋里文大爷那高亢声音震彻屋内:“什么都不用说了,我没有私心,乡亲们需要,我可以捐出来,但是我绝不跟小日本儿做生意!”

    “文大爷,你让我怎么说才明白啊?乡亲们都苦了几辈子了,谁都想有一天咱们村能富起来。青龙县不想要咱们村,抚宁县也不想要咱们村,您知道为什么吗,还不是因为咱们村穷吗?”

    我听着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陌村在青龙县与抚宁县的交界处,又因为人们一直不和陌村的人往来,再加上村子的确是穷,所以连县政府的人都不知道。

    文大爷叹道:“我知道你身为村长有难处,可是咱们再怎么穷,也不能卖国宝啊!这是老祖宗留给咱们的宝贝呀!”

    钟村长声音也不觉提高了:“宝贝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要换成钱?现在换钱的机会来了,你还等什么呀?”

    文大爷“嚯”的站起身来:“我等什么?我等的是你们这些人什么时候才能明白!那小林是什么人,是小日本儿,那是日本鬼子!说什么我都不会把东西卖给他们!”

    “文丙义!”钟村长突然大声骂道:“你个老顽固!你平时总是口口声声地说为乡亲们着想,为乡亲们着想,谁家有困难你都会帮一把,现在你怎么怂了?”

    “钟孝全!你给我记住,老子一辈子没怂过,以前是,现在还是!说破大天儿去我也不会卖!”文大爷显然也急了,直接叫出了村长的名字!

    钟村长半晌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才撂下了一句话:“你自己看着办吧!”就出来了。

    我和沈晨雨急忙躲起来。

    一直到村长出了院门,沈晨雨问我:“发生什么事了?”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因为我心里一直有种直觉,这个钟村长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我对沈晨雨说道:“你进去看看文大爷,劝劝他不要着急,我去看看村长。”

    钟村长背着双手往前走,不住地摇头叹气。我一声不吭地远远地跟在后面。

    这时候,最前面有个年轻人走过来,长得又黑又瘦,两只小眼儿一直滴溜溜地乱转。他看见钟村长主动打招呼:“哟,村长!”我急忙躲在了一棵大树后面。

    钟村长没好气地问:“三儿,你小子是不是又干偷鸡摸狗的事了?”

    三儿一副无辜的样子:“天地良心啊,我绝对没有。你想啊,文大爷家里那么多的好东西我都不去偷,为什么啊?还不是因为你钟村长领导有方吗?”

    “少给我嬉皮笑脸的。”钟村长随之一愣:“你刚才说什么,文大爷家有好东西你怎么知道?”

    “咳,这事咱们全村都知道了。日本外商想出二十万买下来,给咱们村建厂。”

    钟村长思索了一会儿,忽然问道:“三儿,你小子做了好几年的缺德事,现在想不想做回好事?”

    “什么好事?”

    钟村长警惕地看看四周,把三儿拉到了一边耳语起来,我丝毫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我敢肯定,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我赶紧跑回了文大爷的家里,也不管大黄声嘶力竭地狂吠,进屋就对文大爷说道:“文大爷,不好了,村长可能憋着什么坏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