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七 尸变

    更新时间:2018-09-05 14:55:11本章字数:3189字

    然而,炸开了古洞门的墙壁,大家还是一脸惊骇的表情,原来在墙壁后还有一面墙壁,孙殿英想起来,这就是姜石匠所说的“金刚墙”了。他毫不犹豫地命令颛孙子瑜炸开金刚墙,此时对旷世奇宝的渴求已使孙殿英丧失了理智,他现在只想尽快得到宝贝。

    颛孙子瑜引爆炸药,金刚墙在尘雾弥漫中轰然倒塌。

    果然如姜石匠所言,断壁残垣中露出了一个井口大的洞,想必这就是地宫的入口了。又有几人上来一起把洞口挖大,好方便进出。孙殿英和众人围上去向洞里望去。忽然一阵风呼啸而起,从入口处涌出,“呼呼”的风声宛如一个女人的哭泣。听得大家不寒而栗。胆小的士兵慌了手脚,大叫:“有鬼,有鬼呀!”有的士兵随着这一声惨叫开始四散奔逃。

    孙殿英虎着脸大喝一声:“都他妈给我站住!哪儿来的鬼呀,你,给我下去!”他竟然命令马倩第一个下去。

    马倩看了看文丙义,然后从文丙义的手中夺过马灯,坐在入口的边缘,缓缓下去。文丙义觉得自己太不爷们儿了,怎么能让一个女人去冒险呢?于是他没有丝毫犹豫紧随其后下了入口。大家看到他们两人都下去了,才谨小慎微,陆陆续续地下来了。地宫里面漆黑一片,大家只能凭借马灯或火把来照明。冷风从墓道吹来,刮在人的脸上,让人觉得凄冷,仿佛就像是在一个地下的冰窖里。甚至有的人都被冻得牙齿“格格”响了。文丙义举着火把照在两边的墙壁上,只见宽大的墙壁上刻得都是诸天神佛、西方极乐。看来,慈禧老佛爷死后还希望自己可以成仙成佛呢。墙壁上的每一处雕刻都栩栩如生,巧夺天工。就在大家惊叹不已的时候,发现前面竟然有一扇汉白玉砌成的石门紧紧关闭。

    冯养田提醒说:“军座,小心机关!”孙殿英示意马倩上前推门。

    马倩刚向前迈了一步,就被文丙义拉住了。文丙义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眼神,然后自己又把火把给她,走上前去推门。哪知道一推之下,门竟然纹丝不动。文丙义改为双手,咬紧牙关使出全身力气,却没有让汉白玉的门板动上分毫。

    孙殿英大骂:“真他妈废物,你们几个一起上!”

    七八个士兵一起上来,喊着号子推门,“一——二——三!一——二——三!”折腾了足足半个钟头,却没能打开石门。倒是包括文丙义在内,一个个累得筋疲力尽、东倒西歪。

    谭温江皱着眉头:“看起来这扇门除了做工精细,质地特殊之外,也没什么不同寻常之处,难道门后有玄机?”

    孙殿英可不耐烦了,说道:“马上命人砸开这道门,快点儿!他妈的,老子还就不信了,我他妈还打不开这道门啦?”

    士兵得令,抬来了一棵*的树干,七八个人抬着,一起喊道:“一二三!一二三!一二三!……”反复撞了几十下,只听“卡啦”一声,门开了!

    汉白玉制成的石门随着人们的惊疑声缓缓向后开启。等大门完全打开之后,大家才明白过来。门之所以打不开,是因为在两扇门板的合拢处和地面各有一道凹槽,而且有一块厚重的石板首位镶嵌其中,正好顶住了石门,所以任凭众人怎么推门都是无济于事。其实当时大家并不知道,这块石头就是人们常说的“自来石”,也叫顶门石。

    既然知道了其中的奥秘,孙殿英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他大手一挥命令众人继续前进。再前行不久,又有一扇石门挡在了前面。孙殿英这回学聪明了,在梁郎先的*下,命人一边用细铁圈套住门后的自来石,一边用木棒顶开石门,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打开了第二道石门。

    打开石门后,大家全都呆住了。原来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到达了一个完全由汉白玉铺砌的石室。石室正中是一个一尺来高的汉白玉石床,石床上停放着一具巨大的棺椁。石床的两侧是两个石墩,上面摆放着一些书籍。

    梁郎先快步走上前去,打开书籍看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恭喜军座,恭喜军座!这……这是慈禧的棺木啊!”梁郎先激动地话都说不清楚了。

    “这里面躺的就是慈禧?”

    “没错。”梁郎先晃着手里的书说:“这是记录慈禧谥号的香宝香册,这间屋子叫金券,这张石床叫宝床,慈禧就躺在棺材里面!”

    孙殿英听梁郎先如此激动,知道他的话错不了。于是孙殿英拿过一只马灯借着亮度围着慈禧的棺椁转了两圈。在棺椁外面都刻有描金的藏文满文蒙文的佛经,其精美程度程度令所有人咋舌。孙殿英满意地一笑:“来人,启开棺材。”

    大家上前沿着棺材盖找了半天,眼睛都盯疼了,也没找到一条缝隙。“报告军座,没有缝儿,我们怎么打开呀?”

    “什么?”孙殿英走上前仔细看了一下,的确是没有一丝缝隙,这可真是严丝合缝了。但他还是不肯承认是自己的错误,说道:“妈的,他妈没缝儿慈禧是怎么钻进去的?”

    “军座,别急。”梁郎先说道:“我听说,这种棺材是叫做棺椁。里面的叫做棺,外面的叫做椁。在最后下葬的时候会将棺木漆封,以防后世的盗墓贼找到可乘之机。眼下我们只好劈开外面的椁了,但是,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破坏里面的棺,那里可都是宝贝啊!”

    孙殿英点点头:“马上劈开它,都他妈小心着点儿!”

    士兵今夜早就受尽了煎熬,一听军长下达了劈棺的命令,一个个如同红了眼的饿狼,斧子、锯子、锤子等家伙一齐上阵。不一会儿,外面的椁已经是伤痕累累了。再补了几下子,椁被彻底毁坏,露出了里面的红漆填金的棺。

    孙殿英急忙叫道:“都给我仔细点儿,谁他妈敢妄动就先吃我的枪子!”说完,拔出枪“啪”的一声拍在了宝床上:“打开棺材!”

    棺不像是椁那样没有丝毫缝隙,因此士兵很容易地就打开了棺材。在抬起棺材盖的一霎那,华光四溢。就连抬起棺材盖的四名士兵都傻眼了。

    只见慈禧静静地躺在棺材里面,容貌与生前无二,竟如活着一般,只是交叠的两只手背上生出了些许白毛。然而,让人惊奇的不只是这个,满满一棺材的宝贝,将偌大的金券照得金碧辉煌。就连人们手上的火把、马灯的光芒都被珠光宝气所掩盖。大家低头看里面的宝物的时候,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金灿灿的。

    马倩的嘴都合不上了:“天呐,这得多少宝贝啊!”

    文丙义怔怔地说:“价值连城,价值连城啊!”

    忽然,有一个士兵扑进棺材里大把大把地开始往自己怀里装金银珠宝,他发疯似的大叫:“发财了,我发财啦!”结果,他这一动,所有的人都涌了上去,疯狂地扑向棺材:“这是我的,是我的!”“大哥,这是我的!”“什么他妈你的,爹死的时候,你都分了那么多家产了,你不能再要了!”……所有人都抢成了一团,场面混乱不堪,甚至火把掉在了地上都没人去捡。

    孙殿英脸色发青,拿起枪连开数枪,瞬间就有三名士兵应声倒在了血泊中。大家听到枪声,都安静了下来。孙殿英绷着脸看着他们,怒斥道:“瞧瞧你们他妈的那点儿出息。老子已经说过了,谁敢妄动就先吃我枪子!怎么了,见着了宝物是不是不拿老子的话当回事了?”

    “军……军座……”

    “都他妈把宝物放回去!”

    所有抢夺了宝物的人乖乖地都把东西放回了棺材里。

    孙殿英握着枪走到棺材前,看着仿佛就是睡着了慈禧,*笑着说:“看这老妖婆,都死了多久了,还他妈这么水灵!看得我孙麻子的心痒痒的!”

    听到军长的流氓话,大家都宽了心,知道孙殿英不会杀人了,于是都起哄似的笑了起来。

    大家的笑声未绝,突然慈禧的眼睛微睁,嘴唇下限,两只手也微微动了动。这副情景让一名士兵看得真切,他失声大叫:“诈……诈尸啦!”他这一喊,孙殿英也吓得直往后退。士兵们急忙蜂拥向墓道逃去。

    但孙殿英身为统军之将怎么能慌乱,他及时喝止:“谁他妈都不许跑。我们这么多人呢,又有这么多的枪,就算慈禧这老妖婆要尸变,咱们还打不过她吗?”

    听孙殿英这么一说,大家都安心了不少。这时,孙殿英忽然注意到慈禧的嘴中似乎发出了微弱的光芒。他从一名士兵的枪上卸下刺刀,一手扳着慈禧的下巴,一只手持刀撬开了慈禧的嘴,只见一颗巨大的宝珠从慈禧的嘴中滑落出来,分为了两半,立即光芒消失。孙殿英好奇地捏起宝珠,将两个半圆合拢在一起,宝珠立时又发出一圈光晕,百步之内可照见人的毛发。

    梁郎先惊喜地说道:“恭喜军座,贺喜军座,这是传说中的夜明珠啊!”

    “啊,这就是夜明珠?!”孙殿英爱不释手地仔细观瞧起来。

    这时军需处长李德禄却忽然上前恐惧地说道:“军座,这……这颗珠子拿不得的啊!”

    “为什么?”

    “这……这是镇尸宝珠,拿走了它,尸体会变成僵尸的!”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