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八 墓中奇宝

    更新时间:2018-09-05 14:55:11本章字数:3184字

    李德禄的话让孙殿英又想起了慈禧尸身发生变化的一幕,他也有些害怕了,回头看看慈禧。大家也都死死地盯着棺木,生怕慈禧会突然从棺木中蹦出来。过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见慈禧还是静静地躺在里面,顿时都松了一口气。当时大家并不知道,慈禧的尸身发生变化只是自然反应,并非是鬼神怪力所为。

    见慈禧并没有尸变,孙殿英又壮着胆子拿着手电筒走向棺内。很快,他内心的恐惧就被满棺木的珠宝所驱逐。慈禧头戴凤冠,身着霞帔,从头到脚都是宝贝。孙殿英颤抖着伸出手去,从慈禧的头顶捧出了一具翠玉荷叶,只见这只荷叶通体碧绿,晶莹剔透,入手就觉温凉,在手电筒光芒的照射下莹莹发光,让人啧啧称奇。孙殿英示意李德禄搬来一只箱子,亲手将翠玉荷叶放置进去。

    而后,他又从慈禧的脚底拿出了一只碧玺莲花,这只碧玺莲花的做工质地丝毫不比之前的翠玉莲花差,反而在它之上。

    然后,他又从慈禧的双臂上取出了蚌佛一十八尊,个个都是巧夺天工。其后,又拿出了金佛、玉佛、翠佛一百零八尊。碧玉西瓜两枚,而且做工令人拍案叫绝,绿玉瓜皮,紫玉瓜瓤,边口切开一角儿,西瓜子为黑色,真是鬼斧神工啊。还有一颗白玉白菜,是白玉与绿玉浑然一体,雕刻成的白菜竟如真的一样(其实我们现实生活中,好多商店都会在门口摆放一只这样的工艺品,意在取其谐音“百财”,假的都能如此*真,大家就可想而知真品会有多么的珍美),令人瞠目结舌,感叹世间竟有如此奇宝!

    余下的那些宝物更是不计其数,玉石雕刻的甜瓜四枚,或用翡翠或用宝石玉石等雕刻的桃、李、杏、枣大小物件二百件。玉藕一只,上面连有荷花荷叶,做工精良。珊瑚树一只,玉制八骏马一只,玉制十八罗汉……孙殿英越拿越疯狂,直到累得直不起腰了,才对文丙义和马前说道:“你们俩上来,把慈禧身上的龙袍扒了!”

    “啊?”

    “快扒!”孙殿英命令扒下慈禧的龙袍并不是真的看上了这个中国历史上作威作福的老佛爷,而是看上了她身上的东西。

    慈禧身上穿的是金丝串珠彩绣礼服,外罩绣花串珠挂,串珠九链从身后绕过来,头戴珠冠,尤其是珠冠上正前方那颗鸡蛋大小的珠子发出阵阵光芒,随便一样都价值不菲。

    文丙义从背后架起慈禧,对马倩说道:“你来吧!”说完,死死地闭上了眼。

    马倩看到他这个样子,差一点儿笑出来,但还是绷住了。死人,她见得多了。小时候,马福田没少在她面前杀人,所以,她虽然是女孩子,但胆子还是要比一般的男子大。但她并不知道,文丙义不是害怕,而是害羞,尽管慈禧死了,但终究是个女人,始终男女有别。

    两人拔下了慈禧的衣服后,遵照孙殿英的指示和之前的东西一起放入了箱子。每装满一箱就抬出去一箱,不一会儿,已经有几箱子珠宝都被抬了出去。

    孙殿英自己已经累得是筋疲力尽了,索性命令文丙义和马倩继续从棺木里往外拿宝贝。而慈禧的尸体就被扔到了一边。两人又先后从棺木里拿出了珠网被、陀罗金被、绣佛串珠薄褥、金花丝褥……每一条上面都穿有旷世奇宝。两个人都拿出来了,棺木里还剩了将近半棺木的珍珠、玛瑙、祖母绿、红宝石、绿宝石、蓝宝石……到最后孙殿英实在嫌麻烦了,命令在场的人全部用铁锹把这些宝石铲出来。负责记录的的梁郎先满头大汗,一个本子都快记不下了。

    说到这里,文丙义老人晃晃悠悠地伸出了四根手指:“四天,那些珠宝我们整整搬了四天,才全部搬走。当时箱子实在是太重了,一辆马车都被压坏了。”

    我惊异地望着茂叔和沈晨雨。关于慈禧墓中究竟有多少宝物,历来就有不同地说法。李成武所写的《爱月轩笔记》中所记录的慈禧下葬时的宝物,我也略知一二。但现在亲耳听到文大爷的话,才知道这些宝物是根本没办法去想象的。

    “然后呢?”茂叔急于知道下文,“你分到了什么,东西藏在哪儿了?”

    沈晨雨问道:“你和马倩在一起了吗?”

    “乾隆的墓中又有什么呢?”我只对这个问题感兴趣。

    文大爷轻轻地说道:“事后我们就进行了分赃,当然,那时候是叫论功行赏。值钱的宝物都被孙殿英和高级军官留下了,我分了十尊玉佛,还有五挂朝珠。”

    “五挂朝珠?”

    “没错,一挂是青金石的,一挂是蜜珀的,一挂是珊瑚的,一挂是绿松石的,还有一挂就是东珠的。最后离开的时候,我又在地上捡了一颗东珠,应该是被人争夺的时候抢断的吧。”

    “我的天呀!”茂叔惊叹道:“皇帝能用到五挂朝珠你全得到了,这五挂朝珠要是放在一起那能卖出个天文数字呀!”

    我问道:“文大爷,慈禧只是一个太后,怎么能用皇帝的朝珠呢?”

    文大爷吃力地笑了笑:“那是我和苏超换的,你想知道盗裕陵的情况,得去问他了。唉,这么久了,也不知道他还在不在。”他又看着沈晨雨说道:“你想知道我和马倩的事,我就告诉你,我们分得了宝物,就逃跑了。那时候,拿了宝物就逃跑的士兵不再少数。当时孙殿英一再叮嘱部队不许将宝物卖给中国人,因为梁郎先告诉他,如果卖给中国人,这些东西就会很容易在市面上看见,到时候盗皇陵的罪名就会扣在十二军孙殿英的头上。但是谭温江极力反对,他说道:‘挖皇陵是革命,但是贩卖这些国宝到国外就是卖国。我谭温江头可断,但誓死不作卖国贼!’听说后来他去北平卖了一些珠宝,但很快就被北平警察局抓住了。我和马倩就跑到了乡下,开了一家店来维持生计。”说到这里,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初那个让他最幸福的一段儿时光。“我们后来结婚,还剩下了一个儿子。只可惜,过了几年小鬼子打了过来,我……我眼睁睁地看着她被……糟蹋了。我儿子也被小鬼子劈成了两段儿,我想拼命,却被他们打昏了……他妈的小日本儿,我跟他们势不两立!”

    茂叔也是咬牙切齿地说:“您放心,我跟他们也是势不两立!”

    这时,文大爷忽然抓住我的手,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你……你……一定要……找到国宝……千万……千万不能……落到……小鬼子……手里……”

    “文大爷,国宝在哪儿?”我问道。

    文大爷说的话我已经听不清了,只能俯下身子耳朵贴着他的嘴。只听文大爷吃力地说出来四个字:“苏……超……邯……郸……”说完,头一沉,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文大爷,文大爷!”沈晨雨凄厉地哭着,伏在文丙义老人的身上痛哭起来。

    茂叔连连摇头:“可惜他老人家就这么去了,刚才说了那么多是回光返照啊。”

    茂叔的话不假,是回光返照。但我更相信那是一种信念,是一位中国老人出于朴素而又崇高的爱国情怀,对后辈以重托,誓要护卫国宝的一种信念。我轻轻拭去了眼角的泪痕。

    茂叔问我:“他临走之前对你说什么了?”

    我不禁又泪眼模糊了,我点了一颗烟,唏嘘地说:“文大爷说‘苏超,邯郸’。”

    茂叔问我:“什么意思啊?”

    “看来文大爷是想让我们去邯郸找苏超。”

    “去邯郸?”茂叔诧异地说。

    “不管怎么说,文大爷临走前拼命说出了这四个字,我想邯郸和苏超一定跟国宝有重大的联系,说不定国宝就在苏超那里。何况我也想找到苏超,问问他当时盗裕陵的情况。”

    茂叔点点头。

    沈晨雨听到我的话,擦干眼泪站起来说:“我和你们一起去。”

    我说道:“你就不要去了,你弟弟那边不能没人照顾。我和茂叔去就行了。”其实,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我没告诉她,我总觉得这次的邯郸之行不会那么顺利,甚至有一种九死一生的强烈感觉,这种感觉总在我心头起伏,让我的神经绷得紧紧的。

    我们将文大爷抬到了山上,用山石草木草草掩埋了。然后我跪在文丙义老人的墓前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郑重地说道:“文大爷,男儿膝下有黄金,但是我今天还是要跪你,你是条汉子!您放心,我张佳亮就是豁出命去不要了,也要誓死保住咱们的国宝!”

    见我这么认真,茂叔也跪了下来:“您把心放肚子里,我会好好看住他的,保证他说到做到。”

    祭奠完文大爷后,我们就上路了,此时天都要黑了。在我的*下,沈晨雨同意和我们先返回秦皇岛,因为陌村发生了太多的变故,她已经不可能回去了。然后我和茂叔会兵发邯郸。在沈晨雨的领路下,我们很顺利地在大路上拦到了车。也难怪,我们一行人除了一个年轻还算不上是力壮的小伙子,剩下的是一个女孩儿和一个年逾六旬的老人,大晚上出来劫道却不可能会是这么一个组合。因此,司机很信任地拉上了我们。

    第二天早上,我们平安抵达秦皇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