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九 兵发邯郸

    更新时间:2018-09-05 14:55:11本章字数:3217字

    这次真的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茂叔再次踏上秦皇岛的土地,激动地差点就要哭了。我们下车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报警,但是警察完全不相信我们所说的什么日本外商带枪伤人,而且说到既然是在青龙县境内发生的案子就应该去青龙县公安局报警。气得茂叔顿足捶胸破口大骂。我安抚茂叔说:“算啦,像这样的小警察肯定不会相信我们的话。”正在这时,我手机忽然响了,我一看,是韩笑来的,赶紧接通:“喂。”

    “喂,我已经到秦皇岛了,你在哪儿呢?”

    “我靠,你小子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呀?”

    “四哥呀,我想说,你听得到吗?我一直在给你打电话,你手机一直是‘不在服务区’,你是不是掉河里了?”

    “还真让你说着了,我刚从太平洋游泳回来!好了,不说笑了,你现在在哪儿呢?我去接你。”

    “火车站呢。”

    很快,我们三个就奔赴了火车站。秦皇岛市区面积不大,我们也就是花了十几分钟就到了那里。老远就看见一个人,高高瘦瘦,戴着眼镜,这就是我大学的好兄弟韩笑,当初被女生封为“全班最帅的男生”。我走上前去简单地给大家介绍了一下。茂叔小声对我说道:“你同学比你帅多了!”

    我说道:“你都这么大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色,男人你都不放过?”

    韩笑走过来对我说:“这次来主要是想了解一下沈晨雨的情况。”

    我赶紧说:“那太好了,四哥托你个事。”

    “有事尽管吩咐。”韩笑拍着胸脯说。

    “我最近会去邯郸一趟,沈晨雨无依无靠的,我想你能不能回北京的时候带上她一起回去。毕竟她弟弟在北京那边也需要人照顾。”

    韩笑苦笑说:“佳亮啊,好事你不想着我,怎么这事找我来了?”

    我拍着他肩膀:“是兄弟就别抱怨啦。”

    我们边走边说,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家小饭馆,一人一碗拉面吃了起来。细算起来,我们已经有一天一夜水米未进,一见拉面端上来,我和茂叔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只有沈晨雨眼圈发红,没有动筷。我问道:“你怎么不吃啊?”

    沈晨雨说道:“我们家还在陌村呢,这下不能回去了,以后连家都回不去了……”

    我和茂叔看了一眼,匆忙中竟连这个问题都忽略了。的确,沈晨雨的家在我们看来分文不值,但是在沈晨雨的眼中,那是一个家。家里所给的温暖温馨,远不是其他地方可以比拟的。我勉强一笑,说道:“没关系,你马上就要去北京了。韩笑是京城首都的大记者,找房子的话绝对没问题。而且你在那边也可以和你的家人团聚。”

    韩笑听到我这么说,也点头说道:“你放心吧,沈小姐,这一点我是绝对可以做到的。”

    茂叔插了一句嘴:“哎,那你也在北京帮我找套房呗!”

    我不耐烦地拿着筷子敲了一下茂叔的碗沿儿,说道:“你掏得起房租就给你找!哪儿都有你,吃你的饭吧。”

    韩笑问我:“佳亮,好端端的你们为什么要去邯郸啊?”

    我看了一眼茂叔,说:“没什么,想那边的同学了,过去看看他们。”

    韩笑也没有再问。

    事后,茂叔问我为什么不对韩笑说实话。我叹了一口气,对茂叔说出了我心中的忧虑:“茂叔,我心里一直有种感觉,总觉得咱们这次邯郸之行不会那么顺利。”

    “你赶紧给我呸呸呸,我这把老骨头可不想扔在邯郸。”

    “你不想,难道我就想?”

    茂叔把店铺托给了一个亲戚打理,好好休整了两天,而在这两天我则在网上将清东陵被盗的资料统统查阅了一遍,心中暂时有了个大概。两天后,我们送走了韩笑和沈晨雨,便乘晚上的火车直奔邯郸。在早上我们准时到达了邯郸车站,邯郸享有古城的美誉,春秋战国时便是赵国都城。而屹立于火车站“胡服骑射”的雕像更是将当年赵武灵王的英姿展现的淋漓尽致。车站内人来人往,大家都在为各自生活的精彩而忙碌着。我和茂叔挤出车站。茂叔看着眼前的邯郸城一脸的茫然:“佳亮,你以前来过邯郸吗?”

    “没有,这还是第一次来。”

    “啊?闹了半天敢情你也是人生地不熟啊,那咱们下一步去哪儿你都不知道!”

    我说:“哎,你错了。地不熟是真的,但人生是假的。”我话音刚落,一个人从对面走来,大眼睛,皮肤黝黑,厚厚的嘴唇仿佛刀刻的一样。

    茂叔看着这人直冲我们走来,问我:“你还有非洲同学?”

    我无奈地笑了:“什么呀,这是我的同学黄锐。”

    “你怎么哪里都有同学?”

    “生于斯长于斯,我在河北省出生,又在河北省成长,上大学也是在河北省,别的地方不敢说,最起码在河北省,我还是饿不死的。”

    黄锐走来说道:“佳亮啊,大半夜被你的短信振醒了,我还以为是领导又下达紧急任务了呢!”

    我笑道:“不错,就是我这位领导下达的紧急任务!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茂叔,古逸轩的老板。这位是我的大学同学,黄锐黄督察。”

    茂叔很热情地握着黄锐的手,似乎不敢相信地问我:“你还有当督察的同学?”

    我和黄锐都笑了:“这有什么新鲜的,我同学中藏龙卧虎者比比皆是。”

    黄锐说道:“别听他瞎说,我这督察不过就是混碗饭吃。走吧,咱们先回宾馆吧,这儿太冷了。”

    邯郸的天气不比秦皇岛,刮出来的寒风都是干冷的,吹在人的脸上像刀割一样。一进宾馆,茂叔倒头便睡,哪儿都不想去了。我和黄锐到下面的小餐馆吃了点儿东西。黄锐不停地咂摸嘴,问道:“这回来邯郸怎么这么急啊,之前也没听你说一声。”

    “咱们是兄弟,我也不好隐瞒什么。哥哥有件事托你办。”

    “你说。”

    “邯郸地面儿你比我熟,帮我查一查有没有叫苏超的人。”

    “苏超……是邯郸市里的吗?”

    我摇摇头。

    “那是下属县市的?”

    我还是摇头。

    “四哥呀,你说句话行吗,别一个劲儿地摇头。”

    我只好说:“说实话,我只知道这个苏超可能是邯郸人,具体是哪里的我还真不清楚。而且这个苏超还很可能不在人世了。因为你现在是督察,人脉比较广,所以,一切就拜托你啦!”

    黄锐听我这么一说,刚喝进嘴里的茶差点儿喷出来:“佳亮,你不是拿我开涮呢吧?邯郸总共有九百万人呢,我怎么找啊?”

    我故作生气地说道:“咱们毕业都这么久了,我就托你这么点儿事你都不办?那好,你继续当你的督察,四哥祝你步步高升,我去找别的同学帮忙,反正邯郸又不止你一个同学。”说完,我站起身就要走。

    黄锐急忙拉住我:“四哥,四哥。不是我不帮忙,你也知道邯郸地面有多大,要找起人来真是麻烦。我看这事你不如找三光。”

    “三光?”我很不理解为什么黄锐想起了他。三光是大学时我们男生的老大,原名张伟光,说起来也奇怪,他是第一个将自己的外号坦诚布公的告诉大家的人。那时大家还笑称“三光”的含义是小日本儿的“三光政策”。但是三光自己却诠释说:“三光的真正含义是月光、烛光、泪光。”于是我问黄锐:“三光是邢台人,我在邯郸找人,还用得着找他?”

    黄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慢慢说道:“光哥现在是私家侦探,找人那是小菜一碟儿。你找我,还不如找他。”

    我仔细想了一下,说道:“这样吧,咱们速战速决。你帮我联系一下咱们在邯郸的所有大学同学帮忙查一下这个人。你比如说,你是大名人,你就负责大名县;冯子叶是永年人,她就负责永年县;祝赫是武安人,她就负责武安市;申梓琳是涉县人,她就负责涉县;李晶和张皓是邯郸市里的,那她们就负责邯郸市区……”

    黄锐看着我半天说不出话,过了良久才说道:“四哥,出啥事了啊?你还给我们划分了作战区域。”

    我说道:“没啥大事,就是好久没见大家了,想让你们多折腾折腾,帮助你们减肥嘛。”

    黄锐想了一会儿说:“你这个办法还是行不通。”

    “为什么?”

    “邯郸下属县市多了去了,你就拿磁县来说。复汉就是磁县人,问题是他现在在北京读研呢,这块儿交给谁负责?”

    “废话,你们都把肉吃了,难道让三光啃骨头?”我伸出食指敲着桌子说:“总而言之,四哥很少求人办事,今儿就当哥哥求你们了,这个叫苏超的人事关重大,你们一定要帮我把他找出来。”

    黄锐若有所思地说道:“苏超究竟是什么人呐?”

    我点了一颗烟,狠狠地吸了一口,慢慢地吐出烟雾,说道:“保密。”

    “你都快把我们累成三孙子了,还保密?”

    我神色凝重地说道:“黄锐,不是我要保密,是还没有到说的时候,到时候我自然会说的。你就对大家说,我张佳亮谢谢他们了。”我看了看表:“这样吧,我联系一下三光和小崔,晚上咱们同学出来聚一下。”

    黄锐拍了一下桌子:“这就对了,求人办事最起码也得请客吃饭意思意思啊!”

    我轻轻地捶了一下黄锐:“你小子,少拿官僚主义来压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