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 开始行动

    更新时间:2018-09-05 14:55:11本章字数:3034字

    三光,邢台沙河人,和我身高一样,并不高,身材还略微发胖,但大学时在班里绝对算得上是元老级人物,女生都喜欢叫他“三光哥”,相对我们这些人来说,身为老大的他为人处事更为成熟稳重。而小崔,全名叫崔力升,邢台广宗县人,比我和三光这种三级残废的人要高出半头,带着眼镜斯斯文文的,一双小眼儿总是笑眯眯的,我们有时也叫他崔。他们虽然都是邢台人,但是离邯郸并不远,又加上大学时兄弟情深,我一个电话过去全给他们召唤过来了。

    晚上,选了一家火锅城就餐。冬天吃火锅想必是在外就餐的许多人士的选择。看着火锅中沸汤翻滚,佳肴美食上下浮游其间,宛如蛟龙戏海,伸一筷子夹起来,热气氤氲,蘸上调料一口咬下去,顿觉周身舒畅,热气游走全身。几个男生喝得脸红脖子粗。久闻邯郸邢台人多数都能喝酒,而且喝酒的花样儿多,骰子、扑克,甚至牙签都可以用作行酒令。加上我们大家一年多不见,所以每个人都多少面带红晕,就连几位女生脸上都是红扑扑的。

    我是从来不喝酒的,不夸张地说,半杯啤酒我就足以倒下。大家也都知道我这毛病,所以没人劝我酒。但不知是包间太热了还是我也被酒气熏染,我也觉得脸烫了起来。吃到中途,我因为想着正事,已然吃不下了,点了一颗烟说道:“其实我这次来邯郸是有目的的,本来我想托黄锐告诉大家,但是想一想,既然是我求大家帮忙,还是我亲口说出来比较好。”

    三光也点了一颗烟说道:“你小子别跟个老娘们儿似的婆婆妈妈,有话直说。”

    我看大家的眼睛都看着我,于是说道:“我想请你们大家帮我找一个人,他叫苏超,很可能就是邯郸人。”

    崔说道:“说话有点儿准儿,什么叫很可能啊?”

    我喝了口饮料,说:“我只知道这个人和邯郸一定有某种关联,但是邯郸这个地方我又不熟……”

    冯子叶问道:“他是男的吧,多大啊,长得帅不?”

    祝赫在旁边打趣说:“你都快有家室的人了,就别在这里凑热闹了。”这一席话惹得大家都笑了。

    但是我笑不出来,我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安静,很认真地说:“苏超是个老人,很可能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了。”

    申梓琳听后,吐了一下舌头:“那不是很难找吗?”

    申梓琳和崔是情侣关系,崔搂着她的肩膀说:“好找的话,佳亮自己就搞定了!”然后他又对我说:“亮兄你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

    申梓琳笑着打了他一下:“什么叫包在你身上,你又不是邯郸人。”

    “行行行,包在我媳妇儿身上行了吧?”

    三光低头抽着烟,沉思片刻后问我:“佳亮,还有什么其他的线索吗?”

    我说道:“苏超当过兵,是在民国的时候,当时的番号是国民革命军第十二军,他当时是在一个叫柴云升的师长身边当副官。”

    李晶问我:“你为什么要找这个人呢?”

    我说道:“是受人之托。”

    张皓问道:“那你有他的照片吗?”

    我茫然摇摇头。

    祝赫不满地抱怨:“你什么都没有,我们怎么找啊?”

    黄锐说道:“佳亮已经和我说过了,咱们每个人都有一定熟悉的区域,那么每个人就负责这块儿区域。我是大名的,所以我就负责大名县……”

    三光说道:“其实也不是没有线索,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这个老人姓苏,苏这个姓氏在邯郸并不多见。其次,老人参过军,在民国时就参军的老人生活在现在的也不多。最后,部队番号,我们查一查当地的文史资料说不定会找出这个人。”

    我点点头,由衷地赞叹:“侦探就是侦探,脑子都比我们好使!”

    大家听了三光的一番分析后,都没有异议。而我,接下来的任务就非常简单了,就是跟随三光去周边的几个县寻访走动。

    用罢了饭,我和三光回了宾馆,毕竟我们两个相互在一起能有个照应。一开门,却见茂叔瘫坐在地上,上半身紧贴着墙,脸上没有半点儿血色。我大吃一惊,急忙把他扶起来,叫着他的名字:“茂叔,茂叔!”三光倒来一杯水,我喂茂叔喝下去。

    茂叔被水呛着了,咳嗽了几声,幽幽地睁开眼睛:“佳亮,你可算回来了……”

    “茂叔,发生了什么事?”

    茂叔叹了口气:“唉,一天没吃东西,饿晕啦!”

    我一听这话,气得我差点儿没把这老东西摔死!我问道:“晚上我叫你和我一起去吃饭你不去。”

    “你们都是年轻人,我坐在那里不合适。”

    “你难道不会去买点儿吃的吗?”

    “我想去,可是房卡被你拿走了,我要是出去就回不来了,邯郸我又不熟,走丢了怎么办?”

    “你……”我被这老家伙气得无话可说了。

    茂叔直勾勾地看着三光:“这是谁?”

    “我大学时的老大三光,这就是茂叔。”

    茂叔冲三光打个招呼又扭过头来问我:“你们出去吃饭没打包回来?”

    我没好气地说:“我们吃的火锅,盘盘净,怎么打包啊?”

    三光走到房间的矮桌前,从上面拿下一包饼干,撕开了包装袋递给茂叔说:“茂叔,你就吃这个吧。”

    茂叔见状,一个劲儿摇手:“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败家啊?这饼干到外面不过两三块钱,这里要十块钱呢,快放回去,放回去!”

    我笑着说:“都打开了,还怎么放回去呀?你不吃也行,三光,把它扔了。”

    “别,别。”茂叔着急地说:“这不是糟蹋东西吗!”说着,一把抢过去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也不知道饼干放了多久,他咬起来“咯嘣咯嘣”的响。我也真佩服茂叔,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还这么好的牙口。

    茂叔嘴里嚼着饼干,解释说:“不是我不想吃,只是这东西太贵了。”

    三光说道:“没关系,全算我的帐上好了。”

    茂叔诧异地看着我。我对茂叔耸了耸肩膀,意思再明显不过,一切就听三光的。吃饱后,茂叔倒下就睡,我和三光又开了一个房间。晚上,许久不见的激动感还荡漾在我们心头不能散去,虽然躺着,但谁也没睡着。三光看着天花板问我:“这一年半你都干什么了?”

    我叹了口气:“还能干什么啊?找了几份工作都不如意,说实话吧,刚才在餐桌上我都没好意思说,兄弟现在是无业游民了……你呢?我听黄锐说你当上私家侦探了。”

    三光笑了:“混口饭吃而已,这挺好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我跟着他笑了笑就没再说话。

    过了许久,三光突然问我:“佳亮,你这次来邯郸找人,原因肯定没你说的那么简单吧?”

    我说道:“老大就是老大,什么都瞒不过你啊!但是你相信我,不是我不说,而是还没有到说的时候,放心,兄弟绝对不会害你!”

    三光又笑了:“你这么说咱们可就远了,早点儿睡吧,明天咱们就要开始找人了。”

    一觉醒来,太阳的晨曦透过窗帘中间的缝隙射进屋内,照的人脸上暖暖的。两只喜鹊落在了窗户正对着的一棵树上,正精心打理着自己的翎羽。我沏了一杯茶,坐在藤椅上看着两只喜鹊你追我赶,嬉戏打闹。明媚的阳光打在它们的身上,使喜鹊原本黑亮的羽毛镀上了一层金色,煞是可爱。三光带了一些必备的物品后就招呼我上路了,但是茂叔不听我们的劝阻,决意与我们同行,无奈,我们只好答应他了。三光拿出地图来给我们看,一一指给我们说:“你们看,目前我们要搜索的区域是临漳、成安、磁县、肥乡这四个地方,昨天我问了一下朋友,在这四个县中,姓苏的人一般都居住在这里,也就是我拿红笔勾出来的地方。”

    我看着地图,夸奖道:“还是老大做事让人放心啊,这样一来,咱们的搜索范围小多了。”

    茂叔说道:“那这些地方呢?”他的手指向了馆陶县、鸡泽县、曲周县等几个县。他说道:“这些地方你们也有同学吗?”

    三光说道:“我们同学的朋友在这些地方都有点儿人脉,所以我们不用去这些地方了。”

    茂叔蹙着眉头说:“那咱们如果转完了这四个县得花多少钱啊?”

    三光笑着说:“不用了,我开车来的。”

    我们下了楼,果然看到一辆白色的雪佛兰停在门口。

    我啧啧称赞:“可以啊三光,你应该是咱们班第一个凭自己能力买车的了。”

    等大家都坐了进去,三光发动了车子,奔向了我们寻找苏超的第一站,磁县的苏家沟。长久的颠簸使茂叔又是困意来袭,自己坐在车后沉沉地睡去了。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茂叔到了邯郸之后这么嗜睡,难道从秦皇岛到邯郸这么短的距离他也要捣时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