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一 败家子

    更新时间:2018-09-05 14:55:11本章字数:3376字

    听着茂叔熟睡时此起彼伏的鼾声,三光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说:“你要困了也睡会儿。”

    我摆摆手,没有说话,扭头看向了窗外的景色。早晨的薄雾还没有散去,宛如一条轻柔的白纱笼罩在了远处的山带,若隐若现。偶有几只鸟儿飞过也被我们的车迅速甩在了后面。三光的驾驶技术很好,既快又稳,下午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位于邯郸市南面的磁县苏家沟。一下车,碰到了一位老农正赶着驴车往这边来。

    三光迎上去问:“大爷,我问一下,咱们这儿是苏家沟吗?”

    老农点点头:“对对,是苏家沟。”

    “那咱们这儿有一位叫苏超的老人吗?”

    老人不假思索地回答:“没有没有,叫苏超的年轻人不少,但是老人没叫这名字的。”

    邯郸当地的方言我也能听懂一二,只听三光又接着问:“那咱们村里有没有老人当过兵呢?”

    “这个就不知道了。”老农说:“你去村长家问问吧。”说着,将村长家的方向指给我们。

    苏家沟的村长叫苏爱国,听到我们的来意后拿出了一个很厚的都发了黄的本子说:“你们看看这个吧,这上面有一些老人的名字和他们的资料。”茂叔早就睡醒了,就和我们一起下车了。他翻开本子,一个一个看着上面的人名,忽然,他指着一个人名说:“找到了,就是这个!”

    我和三光伸过脑袋去看,果然没错,上面写的是苏超。但是一看出生年月标的是“1936年”,我高兴的劲头一扫而尽。我抱怨茂叔:“您老人家看清楚行不行啊?”

    三光不明白:“怎么,不是这个?”

    “我们要找的苏超应该比这位老人年纪还要大。”

    继续翻阅资料,上面记载的都是抗日和解放后的参军情况,我们顿生失望。

    从村长家无果而返,我们又在苏家沟四周寻访,大家都没有听说过苏超这么一个人。一个多星期下来,别说磁县了,成安、临漳、肥乡我们都转遍了,也没有找到苏超这么个人。而这几天,同学也都陆续打来电话,都说没有找到。刚刚燃起的希望瞬间就被浇灭了,这几天下来茂叔也是无精打采的,一副病恹恹的样子。三光也很少说话,都一直是一个人在沉思。而我则在想:“难道苏超不是邯郸人?文大爷临终前所说的‘苏超,邯郸’,会不会是另外一层意思?他是不是想说苏超知道盗掘裕陵的情况,但是国宝在邯郸?……”一连串的疑问涌上了我的心头。

    这一天,我们几个同学又聚到了一起,茂叔也在。连续一个多星期没有进展,大家的情绪都很低落。我说道:“没关系,辛苦大家了,我已经决定今天回秦皇岛了,谢谢大家帮忙。”

    黄锐递给我支烟,替我点着,说道:“佳亮,什么时候想我们了就回来看看。我有时间就去秦皇岛找你玩儿。”

    “嗯。”吃完了饭,黄锐和三光执意要送我。买好返程的火车票出了售票厅,茂叔问黄锐:“邯郸有古玩市场吗?”

    我不由地笑了一声,马上就要走了,茂叔还念念不忘要淘点儿东西。

    黄锐说道:“在中华北大街有一家。”

    茂叔说:“反正是晚上的火车,还有时间,你带我们过去看看吧。”

    三光驱车带我们到达了那里。可能是周末的缘故,古玩市场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我感慨地说:“邯郸身为古城,文化氛围就是比秦皇岛浓啊!”的确,秦皇岛的古玩市场很少有人去,即便有顾客光临,多半儿也是附庸风雅的俗人,很少有懂眼的行家。我对这些东西虽说喜欢,但向来外行。茂叔相对我而言就老练的多了,他自己时而停下脚步与摊主或店主讨价还价,时而背着双手边看边走。

    三光和黄锐对这些一向不太感冒,两个人一人叼着一支烟跟在我们后面聊得兴起。我也是边走边看,遇到喜欢的就把玩一下,买是绝对不敢买的,因为和茂叔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深知这里面的水深。忽然,我的目光被一张照片吸引了过去,那是一张已经发黄的黑白老照片,边角都已经破损了。照片中的两个人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穿着国民革命军的军装扶剑而立,另一个是一位清瘦矮小的人,站在了他旁边,也是一身军装,但是给人的感觉他身上的军装与他本人并不相称。如果单凭照片中的人是不足以吸引我的,最关键的是照片的上面字,黑底白字仿佛横幅似的拉在上面“国民革命军第十二军第六师师长柴云升”。我拿着照片怔住了:这个人是柴云升,那旁边这个人是谁,不会就是苏超吧?我赶紧仔细看照片,希望可以找到一点儿蛛丝马迹,在照片的背面我发现了一个“八”的字样,前面还有几个数字,只是年深日久,已经辨认不清了。

    我急忙叫他们都过来。茂叔看到这张照片眼睛都绿了,一把抢过去看了一遍,激动地小声对我们说:“这是真的!”

    我问摊主:“这张照片你是怎么来的?”

    摊主是个三十多岁,头发凌乱的男人。见我们是外地口音,他一咧嘴,露着满口的黄牙,用普通话说道:“这可是我花大价钱收来的,你们要想要的话就给你们一个底价——三百块,怎么样?”

    我、三光、黄锐都不是生意人,不知道怎么讨价还价,但是茂叔就不一样,古玩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他早就熟知了其中的猫腻。只见他摇头笑道:“你这个东西啊,不值钱。”说着,就扔到摊位上。

    听茂叔这么一说,摊主不干了:“哎,你这老头儿,你怎么知道这东西不值钱呢?再说了,买卖不成仁义在,哪儿有你这么买东西的?”

    三光对摊主说道:“你知道他是谁吗?全国古玩界的元老,中国古玩艺术联合会的高级顾问,秦皇岛最大的古玩店‘古逸轩’就是这位老先生的。”

    这摊主也真实在,一听三光这话,马上对茂叔肃然起敬,站起来说:“原来是老专家来了,久仰久仰!”

    我不禁在心里暗笑:“久仰什么呀,你连茂叔姓什么都不知道呢?”

    茂叔知道三光的意思是要唬住摊主,于是摆出了一副专家的样子,咳了两声清清嗓子,说道:“呃,不知先生尊姓大名呀?”

    摊主给茂叔递了一颗烟,笑着说:“我叫杨通才,老专家请抽支烟。”

    茂叔推却了,继续问:“在这儿干了多久了啊?”

    摊主转而给我们递烟:“干了十几年了,混口饭吃。”

    我们也都推却了,我咳嗽了一声,暗示茂叔赶紧切入正题。

    茂叔明白了我的意思,问摊主:“这张照片你是怎么得来的呀?”

    摊主笑了:“老专家在这儿呢我就说实话了,这是我们村的一个混混儿卖给我的。”

    “混混儿?”

    “对呀,他叫孙进,本来家里挺有钱的,听村里的老人讲,他们家早先的时候是地主,可是到了他这一代就没落了。时常拿着家里老一辈儿留下来的东西来这里变卖。”

    “这个孙进现在在哪儿?”

    “就在武安大石村。”

    “武安。”听到这两个字,我们四个人都互相看了一眼。

    在回来的路上,我们商量着这件事。黄锐说:“不可能啊,祝赫负责的武安地区,她不是说没有苏超的线索吗?”

    我说道:“要么是这个叫孙进的和苏超有莫大的关系,要么就是苏超到达邯郸后改了名字,孙进是他的后代,所以祝赫没有查出来。”

    三光低头沉思说道:“无缘无故地换名字,甚至连姓儿都改了,看来一定发生了什么变故。佳亮,虽然你不肯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我现在对这件事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我笑了笑,我之前上网查过关于清东陵被盗的始末。一九二八年八月,清东陵被盗的消息震惊世界,国民政府迫于压力全力督促侦破此案。当时盗墓元凶十二军军心涣散,惶惶不可终日,很多人都携宝私逃了,而苏超很有可能就是这里面的其中之一。在到达邯郸后,为了防止外面的追查就更名改姓。当然,我所想的这些没有告诉三光他们。

    茂叔有力地一挥手,说:“不管怎么说,现在有了新的进展,我们就应该一鼓作气拿下对手!毛主席说得好:‘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我们纷纷点头表示同意,退了火车票之后,我们驱车赶赴了武安。而黄锐因为工作繁忙,并没有与我们同行。

    武安是一个新兴的工业城市,处于河北、山西、河南、山东四省的交界地带,原属河南省,1949年划归河北省,其经济发展在河北的地级市中名列三甲。我们一路打听,天黑的时候才到达了大石村。找了一个村庄旅馆住下了。

    经过大家商议,决定先休整一天,第二天再去找孙进。当晚,我睡得正香,忽然听见外面喧哗声不断,有人大叫:“着火啦,快救火呀!”我一个骨碌爬起来,从窗外望去,只见村南一片火光,映红了夜空,浓烟滚滚,不少村民都拿着灭火工具奔赴那边。我急忙穿好衣服冲出门外,三光也跑了出来,唯有茂叔还睡得跟死人似的。

    到了火灾现场,但见火借风势,熊熊燃烧,仿佛一头要吞噬一切的猛兽,肆虐非常。我和三光从村民手里借来水桶等工具,加入到了大家的灭火队伍当中。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后,消防队赶来了,火势虽然被控制住了,但是三间瓦房已经被烧得所剩无几了。

    旁边一个老大爷惋惜地说:“可惜了,可惜了啊!孙家当初那么风光,现在却被一把火烧得什么都没有了!”

    我急忙问那位老大爷:“大爷,您说这是谁的家?”

    “孙家,现在当家的就是孙进那败家子!”

    我和三光顿时哑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