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二 暗语

    更新时间:2018-09-05 14:55:11本章字数:3046字

    原以为找到了线索,可孙进家偏偏这个时候着火。经过了消防人员和村民的努力,大火总算是扑灭了。现场每并没有发现人员伤亡,孙进家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待消防人员撤离后,我和三光走进了已经被烧为灰烬的孙家。到处都是残垣断壁,破砖乱瓦。三光边走边扫视四周:“四处看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断木上还冒着青烟,所有的家当都被烧成灰烬,也不知道这孙进家里都摆的什么东西,都烧成焦炭了还发出一阵阵恶臭。我问三光怎么看这场火灾。

    三光头也不抬,捡起了一根木炭,吹了吹使它燃烧起来,然后用这根木炭点着了两支烟,给了我一支说:“我觉得这事不简单,我刚才问了一下村民,说已经三天没见着孙进了。他们家就他一个人,人不在家都三天了,就连引起火灾的火种都没有。平常的火灾可以说是吸烟、做饭引起的,可这场火没有火种携带者,未免太蹊跷了。”他伸脚踩灭了木炭。

    我说道:“别那么大惊小怪的,也许是小孩子隔墙扔过来的火种,也许是邻居无意引起的。你太神经质了。”

    三光忽然用一种陌生的眼神看着我:“佳亮,你和以前不一样了。你就不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我故作轻松地一笑:“能发生什么事情啊,我不是好好地站在这儿吗?”

    三光吐出来烟雾,说道:“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场火是怎么回事,你还不跟我说实话?”

    我扭头看着别处。我不说出来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从心底觉得背后有一双无形的黑手紧紧扼住了我的喉咙,让我不能呼吸,这种感觉——太压抑了,我不能让我的兄弟、朋友也卷进来。

    三光声音不觉大了起来:“是兄弟你就说出来,有什么问题咱们一块儿解决。你一个人不可能扛下来,如果可能的话你早就扛了!”

    我吸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头儿仍在地上,踩灭后说道:“行,既然你想听,那我就说。”

    于是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点一滴地全部说了出来。

    三光听完了这件事后,整个人都愣住了。良久,他才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这场火是有人故意阻止我们找国宝?”

    我点点头,说:“而且我觉得肯定是小林那伙人干的!”

    “他妈的!”三光使劲地把烟头扔到地上踩灭后说道:“狗日的小日本儿,佳亮放心,我们一起干!他妈的,宁可咱们找不到国宝,也不能让小日本儿得手!”

    三光这么激动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人们都说八零后都是愤青。然而,愤青也要有愤青的原因,长久的民族积怨使大部分八零后痛恨日本。加之留学日本的同学受到的种种不公平的待遇,更使得大家有了种他日打下日本,改为日本村的想法。何况当前是为了保护国宝?退一万步来讲,即使不是日本,我们也决不能坐视国宝落入他国之手。

    三光我们回到旅店分析了一下事情的发展,他对我说道:“首先,文丙义老人临终前所说的‘苏超,邯郸’这四个字,我们暂时可以理解为是让你来邯郸找苏超。但是有一点你不觉得很奇怪吗?老人离开陌村的时候只带了一把猎枪、一条狗,随身并没有金银珠宝,那么他会把金银珠宝放在哪里?放下陌村?这说不通,如果真放在陌村的话,那么小林他们返回陌村的时候,老人就应该让你们赶紧回陌村了。但是他没有,他还在继续讲故事,所以,国宝肯定不在陌村。”

    我沉思说道:“文大爷临终前的意思如果真是让我来邯郸找国宝,那他之前送给沈晨雨让她变卖的那些东西是从哪儿来的呢?”

    三光一拍桌子:“关键就在于此。国宝在邯郸,朝珠哪里来的,难道是让这里的人送过去的?这不可能!”

    的确,虽然大石村在武安不算偏远,但是陌村在青龙县偏僻得很,即便本地人也没几个知道的。如果仅仅是为了捐助一个同村的女孩儿就大费周章的叫人从大石村往陌村运东西,这也太不值了。

    三光喝了一口水,接着说:“刚才说的是一个疑点,第二个疑点就是这场火。你之前说,你到达陌村的时候就被小林盯上了,那么现在呢?谁也不能排除小林不在咱们身边。这场火着得太是时候了,让我们的努力付之一炬了,照我看,百分之九十九是小林他们干的。”

    我苦笑着说:“真是阴魂不散啊!”我叹了口气,接着说:“不管怎么说,咱们还是要继续查下去的,坐以待毙不是上策。现在咱们在明,小林在暗,以后凡事都得多个心眼儿了。”

    三光点了点头,说:“的确,这事还不能报警,因为我们也没有证据,还是靠我们自己来吧。”

    我笑了笑:“不好意思啊光哥,害你也卷进来了。”

    “你说这话可就见外了,咱们是兄弟嘛!”

    没过多久,茂叔打着呵欠推门进来了,揉着惺忪的睡眼问我们:“走吧,咱们去找孙进。”

    我和三光这才知道,原来不知不觉天都亮了。我关了灯,把昨晚发生的事告诉了茂叔。

    茂叔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是吧,好好地怎么还着火了?”

    我们俩谁都没有回答茂叔的问题。

    茂叔只好问道:“那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我说道:“我觉得咱们得先找到孙进。村民说他已经三天没有回来了,这三天他去哪儿了,干什么去了?我认为咱们都应该查一查。”

    三光和茂叔都表示同意:“就这么办。”

    经过我们一天的走访,得知三天前孙进曾经抱着一个木匣子进城了。于是我们又回到了邯郸市,在古玩市场打听到“尚古斋”的老板赵坤三天前见过孙进。于是我们来到了“尚古斋”。

    尚古斋的店面很大,约有三百多平米,所列古玩琳琅满目。一个谢顶的中年人见来了顾客急忙迎上:“几位,请请请,请进。请问三位有什么需要吗?”

    三光递给他一支烟,问道:“请问赵老板在吗?”

    “我就是。”

    “赵老板,我想跟你打听个事,听说前不久你见过孙进。”

    赵坤很警惕地看了看我们,然后笑着说:“我知道了,你们是找他要帐的吧?”他说道:“这小子就知道赌钱。”又对我们说:“来,给你们看样儿东西。”他领我们到了柜台后边,打开了一扇门。

    这扇门一打开,我和三光没有在意,因为在我们看来这只不过是一间普通的储物间。倒是茂叔张大了嘴巴一直合不上。满屋子的古玩字画,能让茂叔吃惊的肯定不是便宜货了。赵坤在一个柜子里抱出了一个木匣子。茂叔上前看了看,又摸了摸,然后又敲了敲,很肯定地说道:“是楠木的,好东西!”

    赵坤翘起大拇指:“老先生,真识货!这是三天前赵坤卖给我的,我给了他六百块钱。”

    茂叔狡黠地笑道:“赵老板生财有道啊!”

    三光问道:“孙进后来去哪儿了?”

    “那我就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当时来的时候很高兴。要是平时,我给他带来的东西定个价钱,他肯定会讨价还价,但是这次居然没有。他反而很高兴地说:‘赵老板,这可是我最后一次来你这儿卖东西了。’我问道:‘怎么,你家里没东西可卖了?’孙进笑了:‘哪儿啊,过两天我就发财了,就是百万富翁了!’谁信呀,穷得都快当裤衩了,还百万富翁呢!”

    “他那天还有没有说什么?”

    “让我想想……”赵坤突然说道:“我想起来了!他还拿出了一张纸给我看,纸上面写着一句话,像是一句诗,还问我是什么意思。”

    “什么诗?”我、三光、茂叔异口同声地大声问道。

    吓了赵坤一大跳:“我……忘了……”

    “咳……”我们顿感失望。

    “我想起来了!”赵坤突然说道:“那纸条上写的是‘一丁二重甲,桃木刺鬼哗’。”说着他还拿笔替我们写到了纸上。放下笔,把纸给我们,说:“我觉得就是算命的。”

    我和三光看了一下这句话,说道:“谢谢赵老板。”然后就告辞了。

    回去后,我们反复看着写有这句话的这张纸,百思不得其解。茂叔急了:“你们两个人还大学生呢,怎么笨得跟木头似的?这还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是一个人穿着两层盔甲,拿着桃木剑刺得小鬼儿嗷嗷叫。”

    三光问我:“你的意思呢?”

    我轻轻摇头说道:“应该没这么简单,茂叔所说的是字面的意思,如果真是孙进去算命的话,算命先生就直接告诉他了,为什么还要去问赵坤呢?”

    三光说道:“嗯,我和你看法一样。一丁二重甲,桃木刺鬼哗……我觉得……像是暗语。”

    “什么暗语?”

    “好像是……指引我们去找国宝的暗语……”